本文譯者征世(masayo@巴哈姆特電玩資訊站),如欲轉載請註明作者與出處。

齊格飛‧胥陶芬
Siegfried Schtauffen

年齡:23。
出身:神聖羅馬帝國/奧柏格阡堡
身高:168cm。
體重:50kg。
生日:2月6日。
血型:A型。
武器:雙手大劍,
   「鎮魂歌」
流派:自有流派
家族:母‧瑪格麗特、
   父‧腓特烈遭己弒殺

 
單槍匹馬的時候,強者更有力量。
--席勒《威廉泰爾》


  奪取強勁之魂、蒐集四散的邪劍碎片……如此不斷重複之下,縱橫於邪劍表面的裂痕一點、又一點地被治癒。
  
  夢魘的最終目的「刀魂的復活」,慢慢地,即將達成了。

  蒼色鎧甲的騎士,回到了他的根據地奧斯特蘭堡城,在過去曾沾染了無數鮮血的此地,正是邪劍取回真正力量最適合的舞台。

  在那裡,一名男人單獨前來。

  左手操著細身長劍的男人,為求取刀魂而來到這座廢城。在傾頹的禮拜堂相遇的兩人,不可避免地演出了死鬥,飛散的火花與鮮血、替著兩位決鬥者著上了色彩。


  激鬥的最終獲得勝利的是夢魘。被冑甲所包覆的惡夢走向目標,準備予其最後一擊,倒下的男人則像是在訴說什麼似地呢喃著……

  看著這一切、那從被封閉的兜甲黑色的陰影之中、透過縫細窺視外界的眼睛深處,棲宿著與殺戮者不同的、微弱的魂之光--那是被邪劍所憑依的男人‧齊格飛的意識;邪劍的意念嘲笑著他與惡夢對抗所作的努力。

  --真是微不足道的劍啊,脆弱、渺小,就跟人的心一樣。

  閉嘴……。不會再屈服於你了。贖罪……得贖罪……

  --人類的慾望深重真是超乎想像,在犯下了這一切後,你居然還想得到原諒?

  不!但在反省罪孽之中踏出腳步,是人該走的道路!

  --即使是前方為黑暗所覆蓋的道路?在漫長的步途與疲憊的盡頭,所等著的只有「死亡」而已。

  因為有限....所以人才會依戀生時的喜悅。

  --聽到了嗎?在你手下為惡夢所吞噬的靈魂們所發出的苦悶哀嚎?

  我將永遠為我所作的感到愧疚……但聽著!

  --期望著死亡、為死亡所吸引,死亡的美麗,你的父親,也很了解它的魅力。

  啊啊……如果可以回到那時候的話……

  --已經腐朽了。他的身體拋棄在黑暗的深淵,在其中腐敗、沉澱,浸泡在絕望之中,就在你從他的肺中擠出最後一聲慘叫的時候!

  胡扯!那是幻覺!我所看到的,是帶著驕傲逝去者的勇姿!


  在精神世界深層蔓延著的戰鬥,使得蒼色鎧甲的騎士佇立而不動;在他身旁,已倒下的男子負傷的身體顫抖著--令他重傷的身體作出行動的,只能說是強烈的執著吧--他使出最後的力氣,給予面前敵人必死的一擊,劍的閃光準確的刺穿了刀魂的中心……

  「喔喔喔喔!!」

  夢魘發出不屬於人類的哀嚎聲,在其體內,受創而瘋狂的邪劍意念撕咬著齊格飛的意識,然而他以鋼鐵的意志對抗住逆捲的風暴。

  然後,時機到了。

  為邪惡的深紅所染的瞳眸被洗淨,生命的燈火再度被點燃。長期作為邪劍宿主的他,終於再度主導自己的身體。與急速減弱的邪氣相呼應似的,曙光般的光芒放射而出。

  全部終結的時候,齊格飛恍惚回想起自己的所為……那是無意識的行動……伴隨著光芒忽然出現的那柄劍……就像是被什麼所引導一般他伸手接下了劍,用它刺穿了身為邪劍核心的邪眼。

  那劍,正是被邪劍之力所囚困的靈劍‧劍魂。

  然而,這一擊亦無法徹底毀滅邪劍。

  刀魂的邪氣是被鎮住了,但貫穿其中的靈劍也如同失去力量般地沉默著。

  (這樣下去不行……)

  他勉強他那殘留著麻痺感的頭腦去思考。

  將所唾棄的蒼色鎧甲脫下,並將之粉碎後,齊格飛帶著邪劍和靈劍離開了受詛咒的此地。

  (我發誓,必將邪劍永遠封印,作為贖罪……)

  但染血的命運並沒有如此輕易地放過他,不時從記憶底層湧上來、當擁有那隻異形右腕時的感覺,耳朵深處則殘留著邪劍細語的回音,惡夢的殘渣依然折磨著他。由於對夢魘的仇恨而前來的狙擊者們,時時擋在他前方;每當他被迫與之兵刃相接時,深重的罪業總是苛責著他的精神。

  然而齊格飛還未能察知另一項不吉預兆的出現。

  的確,他還無從得知,那與邪惡的咆哮聲一起、即將甦醒的蒼之惡夢的事情……


補註:
  引用句《威廉泰爾》為桂冠出版社的譯本。

  和夜魔激鬥戰敗的男子是拉菲爾。


歷代劇情
。齊格飛@SE
夜魔/齊格飛/地獄火@SC
。夜魔(齊格飛)@SC2
齊格飛@SC3
齊格飛@SC4

soullegen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