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02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本文譯者神殿羊(korinaga@巴哈姆特電玩資訊站),如欲轉載請註明作者與出處。

洛克‧亞當斯
Rock Adams

年齡:42。
出身:英格蘭王國/倫敦,
   在新大陸成長。
身高:176cm。
體重:85kg。
生日:12月14日。
血型:不明。
武器:巨釘錘,
   「突擊」
流派:自有流派
家族:雙親行蹤不明、
   養子‧邦古(日前成人)

 
安靜無怨怖,是名為智者。
--釋迦牟尼《法句經》


  數年前,洛克自邪教集團的手中平安救出被綁架的邦古。那場戰鬥的代價是洛克心愛的斧頭毀壞,但他並不後悔。

  重獲自由的兩人,並未立即返回新大陸。越洋遠行是相當辛苦的一件事,洛克認為這對年幼的邦古而言負荷太大,他決定等到邦古成年後再重返家園。

      他們沿著海岸線北上,最後落腳在北歐定居。那裡有著嚴寒的冬天,以及與新大陸大相徑庭的自然風貌。

  大自然是最好的老師,蘊藏著無限的智慧,懷抱著虔誠的心接觸,就一定可以學到東西。除此之外,如果有必要的話,還會給予嚴正的教訓。洛克期望邦古能在這森羅萬象中學習並鍛鍊自己。

  然而面對嚴酷的大自然,卻常伴隨著相當的危險。幼童的身體並不能承受凜烈的寒風或激烈的暴風雨。這段時期,洛克總會扶持著邦古度過。

  偶爾他們也會和在地的獵人和漁夫交流,這麼的生活就在那兒持續下去。

  什麼是堅固可信的,什麼又是脆弱危險的。生活中最重要的一課,就是要辨別事物的本質,並不是單靠眼睛看就足夠。

  在一個暴風雪的夜晚,邦古在跨過積雪的山谷途中踩到薄冰,冰層破裂而身陷縫隙中,度過一整晚無法取暖的黑夜。夜盡天明,被洛克救出來的邦古神情憔悴,但雙眼的光采並未消褪。

  大自然,很可怕吧?洛克問著邦古。邦古語帶靦腆地答道:「嗯,是很可怕。但是,也不能這樣就討厭它……」

  聽到邦古這番回答,洛克心底明白,那個時刻就快到了。

  邦古選擇了一項先前尚未完成的行動作為成年禮──「單獨游過大洋」。對於邦古的獨行,洛克百感交集,對他而言,邦古已經是被他稱為「我的孩子」這樣的人了。

  ……又一次,要只剩自己孤獨一人。洛克閉上眼睛沈思。

  邦古回到自己的出生地,而我……。

  在看著邦古的成長期間,曾經些些許許思考過,自己真正的故鄉,並不是眼前這片遼闊大海對岸的廣大褐色平原,而是現在在他腳下這塊大陸的某處。連繫他和雙親的唯一線索就是「刀魂」。他曾為了尋找刀魂的所在而旅行,但結果是功敗垂成……。

  想到這裡,洛克輕輕地搖了搖頭。

  現在已和邦古分別了,當年的未竟之憾是否會再次重現?……不。

  ──我也是,要成為讓邦古誇耀的男人。

  為了「證明」,他也給了自己一個功課。先前探索刀魂卻半途而廢,要是有朝一日完成了,他就能挺起胸膛地宣稱自己是邦古的父親。

  自己和以前不一樣了,已經不是還在尋找刀魂時,對自己身分不安而動搖的自己了。歷經北國嚴苛的生活,洛克也同樣成長。這一趟,是為了確認自己的力量和意志而行。

  另外……。現在,自己也有該回去的地方了。

  少年的身影飛過心頭,洛克看了眼前汪洋最後一眼,便靜靜轉身離去。



補註:
  本篇引用句出自《法句經》第十九章「法住品」第258條,
  譯文出自了參法師之文言版譯本,
  全句原意為:
   人不會因為講得多就代表他是智者,
   唯有心境平和、無怨恨、無恐懼,才能稱作智者。

  洛克在SC3劇情用了許多SE、SC時的設定。
  所謂「相繫洛克和雙親的唯一線索『刀魂』」指的是作為航海貿易的亞當斯夫婦,
  在一次運送刀魂的途中遭受大海盜塞凡堤斯襲擊身亡,
  因此洛克認為藉由刀魂能找出自己的父母。

  「曾在探索刀魂半途而廢、對自己身分感到不安而動搖」一事,
  是在SE時洛克與蘇菲緹雅的交戰時,
  蘇菲緹雅說道:「你的刀刃在迷惑,是在守護什麼嗎?」讓洛克想到自己的身世。
歷代劇情
。洛克@SE
。洛克@SC
。洛克@SC2
洛克@SC3
洛克@SC4

soullegen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本文譯者神殿羊(korinaga@巴哈姆特電玩資訊站),如欲轉載請註明作者與出處。

洪潤星
Hong Yun-seong

年齡:18。
出身:朝鮮/智異山
身高:176cm。
體重:72kg。
生日:4月16日。
血型:O型。
武器:中華刀,
   「白露」
流派:成家式大刀術+天生的足技
家族:父親病死、
   母親行蹤不明、
   恩師‧成漢明

 
生命中最讓人開心的,就是去做別人說不能做的事。
--華特‧白芝浩


  在離開故國數月後,潤星持續進行探索「救國之劍」刀魂的旅行。但是,也有聽到刀魂是邪惡之劍的傳言,讓他感到思緒複雜。

  在大河的對岸,一座城塞都市為了「刀魂的碎片」和鄰近各國交戰,最終遭到滅亡──。得知這件事的潤星,聽聞生還孩童所說的話,來到河的上游。在巨大水車並立的河川上溯行,他旋即發現到要尋找的那座水車小屋。潤星向住在此處的孩童表示自己「正在尋找刀魂」,而孩童們也天真無邪地歡迎他。

  然而,在這裡生活的孩童裡,一名叫做塔琳姆的少女,以堅毅的表情警告潤星,刀魂是危險的。

  潤星被女孩的危言正色震懾到,但很快地就回過神來,接著他注意到一名少年,他是孩童們的頭領,這個臥病在床的少年,在聽到「刀魂」這個名字時,身體震動了一下。

  (他應該知道些什麼!)潤星揣測著。他決定留宿在這間小屋裡,等待機會向少年詢問些相關的事。

  在其他孩童們很快就喜歡上潤星的時候,那名少年卻迴避著他,這樣的情形日復一日的持續著。

  塔琳姆對少年進行獻身式的治療,卻仍未見起色。看到她臉上浮現憂愁的神情,潤星覺得自己也該有所做為。他告訴她只要幫得上忙的地方都願意去做,但沮喪的塔琳姆僅是報以淺淺的微笑。

  看著少年的病況逐漸惡化,塔琳姆表示她將施展大規模的治療。但是,雖然她願意承擔風險,少年仍斷然拒絕。「太痛苦了……不只是這樣的身體,還有我對你們所造成的負擔也是……」

  我只想一了百了……。少年吐露出他的苦惱。

  潤星制止了塔琳姆和其他孩童的反對聲浪,他表示由他來說服這名少年。

  當屋內只剩他們兩人獨處時,少年對著靜默的潤星哀傷微笑,開始訴說過往發生在他身上的事。

  「……我想要把所有的話都告訴你。」少年說。

  這名少年是城塞都市領主的兒子。領主得到了邪劍碎片,為了取出碎片中的力量,他進行了一項恐怖的人體實驗,並且把自己的孩子也拿來當作試驗品……。而脫離常軌的生體實驗結果是,少年的身體被邪惡能量侵宿。

  從城塞都市的動向嗅到危險的鄰近各國決定對其發動攻擊。領主終於發狂,展開一場濫殺,整起事件直到領主自己被某個人刺殺告終。

  「這些現在和我一起生活的孩子們,都是當時被抓去實驗的。能拯救他們我很高興,但是為此,我做了……」少年握緊他的拳頭,貼伏在自己的臉上。

  聽完少年的故事後,潤星靜靜地起身,他將他的刀交到少年的手上。

  「這把刀是我師父家的寶物,據說它能映照出持刀者內心深處的形象。」少年凝視著映射在刀身中的自己。「看到什麼嗎?會是瀰漫著歪曲力量的惡魔之姿嗎?我可不這麼認為。你得一直戰到最後一刻,你所做的並沒有錯。」

  潤星的一番話,少年聽了後沈默不語,只輕輕吐出一句細微的聲音:「謝謝你……」

  ……歷經一段漫長的儀式,少年的身體重返健康。

  潤星對於少年和執行儀式的塔琳姆都安然無恙感到欣喜,然而塔琳姆卻不停思索與疑慮。在這之後的某一天,她突然出門遠行。

  (有些事她還沒跟我說哪!)潤星倉促地準備行李。

  在告別的時刻,少年對他說:「關於邪劍的事……我把我所知的全部都告訴你了。但是,你要答應我,你會用自己的雙眼看清楚那把你想追求的劍,我相信你。」潤星向少年用力地點頭允諾。

  依據傳聞,一名橫掃西方的巨劍騎士,手中所握的武器正是刀魂。得知目標後,潤星啟程朝往西方。這趟旅行的終點,將測試自己真正的力量。心底構築著這樣的預感,他望向展開在眼前的旅程。




歷代劇情
洪潤星@SC2
洪潤星@SC3
洪潤星@SC4

soullegen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本文譯者神殿羊(korinaga@巴哈姆特電玩資訊站),如欲轉載請註明作者與出處。

伊莎貝拉「艾薇」‧華倫泰
Isabella 'Ivy' Valentine

年齡:32。
出身:英格蘭王國/倫敦
身高:179cm。
體重:58kg。
生日:12月10日。
血型:不明。
武器:蛇腹劍,
   「華倫泰(艾薇劍)」
流派:非鏈之連結
家族:養育自己的雙親死別、
   生父確定是塞凡堤斯、
   母親早已亡故。

 
怯懦的靈魂不屬於我!
--愛蜜莉‧白朗特


  刀魂的痕跡自地上永久消失──。胸中懷抱著壯烈的決定,艾薇持續她的旅程。

  被邪劍迷魅的人啊,唯一的救贖就是「死」。

  抱持這樣想法的艾薇決意血濺四方,雖然偶爾會錯殺無辜,但她的決心從未動搖過。

  旅途中,她的愛劍產生異變,它先前從未如此不安定,見到這種情形的艾薇,決定調查異變的原因,為此,她返回住所華倫泰邸,在那棟房子的鍊金室內,配有研究用途的設備。

  歸途,她行經一座英格蘭學術城,便落腳在該處,並選購古今寰宇的秘術書籍。在返回華倫泰邸前,艾薇對其中一本書感到強烈興趣。

  那是一本明顯比其他書籍年代更久遠的古書……。書中對於邪劍的性質和成因,有著極為詳細的記載。這是艾薇所知關於邪劍的書籍中,記錄最為詳盡的一本。

  隨著解讀書中古文,艾薇感到情緒激昂,她看到一段記述,關於一把和邪劍相對立的存在──靈劍「劍魂」,擁有抑制邪劍的力量,並能授予這份力量給和邪劍對抗的戰士。這段內容讓人難以置信,但縝密的文章又讓人不覺得它是信口開河。

  歷經一個月對於靈劍記載的訪查,她確信了那段文章的真實性。

  ……艾薇閉上眼睛,陷入沈思,各種思緒在她腦海裡來回奔馳。
  房門的開啟聲將她拉回現實,一名身著白袍的高大男子出現在眼前。深褐色的肌膚、魁悟的身材……是生活於南方的民族樣貌。

  「什麼人?」被突然侵入的人驚動,艾薇語帶威嚇地質問。

  「失禮了……你已經讀了那本書了嗎?」男子以沈著冷靜的語調回問。

  接續一段時間的沈默,對於各自的問題解答,雙方已是心裡有數。

  艾薇迅速攫起書本,拔劍擺開架勢。白衣男子也舉起他那異常巨大的鐮刀。

  戰鬥一觸即發。男子使用鐮刀擊往要害,艾薇則在她那把變化自如的劍上釋出雷霆風暴,電光火石激烈碰撞,但每一記直搗男子心窩的致命攻擊全被架開。

  「可惡……」艾薇氣憤得咬牙切齒,為了壓制住劍的自身意志,她花費比平時更多的精神力。由於心生焦躁而露出可乘之隙,她遭受強力一擊而翻倒在地。

  ……在重整態勢應戰時,書本已不在她手上。持著鐮刀的男子悠然地從地上拾起書本。

  「這個啊……是我以前的過錯,如今世上已不再需要這種東西了……」男子沈靜地說完,手中的書突然冒火燃燒。

  艾薇訝異地吞了口氣,男子相當自然地將被火焰包覆的書本從手中放落到地面,火焰異常地擴展成一面牆,將艾薇和轉身離去的男子阻隔開來。

  「站住!」她叫喊,男子的背影做出回應。
  「如果還想知道邪劍和靈劍的全部,就去問那名你也知道的巨劍騎士。」語畢,男子消失在火焰圍成的帳幕中。

  火焰阻擋住艾薇的追擊,這種程度的火勢並不算什麼,但艾薇不能冒著丟下鍊金室而讓它被火焰吞沒的可能性。片刻思考後,她決定不去追問男子。

  望著外頭天色已暗,艾薇來回跺步思索著。
  雖然失去了那本書,但在記憶中的紀錄是燒不掉的。擁有和邪劍相對力量的靈劍,要是運用它的力量,那麼將邪劍完全破壞並非不可能。愛劍近來的異常情況,或許和靈劍有什麼關聯也說不定。

  對於輕慢自己的那個男人不能原諒,卻又奇怪地認為他所言不假。於是,她下了決定,她要追查出真相。倘若靈劍「劍魂」確實存在,那麼她要將它拿到手!



歷代劇情
艾薇@SC
。艾薇@SC2
艾薇@SC3
艾薇@SC4

soullegen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本文譯者神殿羊(korinaga@巴哈姆特電玩資訊站),如欲轉載請註明作者與出處。

蜥蜴人(艾昂‧卡爾各斯)
Lizardman (Aeon Calcos)

年齡:36。
   維持此姿態已歷七年。
出身:鄂圖曼土耳其帝國/斯巴達
身高:180cm。
體重:86kg。
生日:6月23日。
血型:無。
武器:手斧&小型盾,
   「忌恨斧&艾亞盾」
流派:捷阿雷斯流
家族:他的家鄉那有他的家人,
   但對他而言已不再重要。


光愈強,影愈深。
--歌德《鐵手騎士》


  在當時、在那個地方究竟發生什麼事?雖然回復了意識,但他卻毫無記憶。唯一記得的,就是從黑暗深淵中突然被推出的感覺。

  這是發生在奧斯特蘭堡一場激鬥的尾聲,當邪劍「刀魂」被靈劍「劍魂」一擊刺穿時,從靈劍放出的波動,搖醒了他長久沈眠的自我。

  清醒後察覺到的第一件事,就是已經成為怪物的自己。

  似真似假的記憶片段自腦海湧現。在那場惡夢裡,他供一名潛藏在黑暗神殿的邪惡大神官差使,而他自己,手刃了無數條無辜的生命。

  「不!我是人類啊!」

  從他醜陋的嘴型發出不是人類應有的低吼聲,粉碎了他的想法。他的記憶一片混亂,無法清醒的惡夢,讓人恐懼的現實正在侵襲他。

  還是說,他曾經是人類的記憶才是個夢?握在手中的劍和盾,將他從這戰慄的想法中守護住。他確實曾是人類沒錯。

   「我是艾昂‧卡爾各斯。是鍛冶之神赫淮斯托斯授予使命的神之使徒!」

  他開始尋找讓身體回復原狀的方法,他隱藏住自己被鱗片包覆的怪物之姿持續旅行著。他曾一度回到故鄉。

  但是當他站立在這片土地上時,他意會到自己已經不是家人焦急等待歸來的那個人了。要他在他們面前暴露出嚇人的身軀,從異形的嘴裡發出聽不懂的話語?他陷入絕望之中。

  「神啊,你降在我身上的命運也太過殘酷了吧!」仰望天空,一股自己沒查覺到的質疑正從心中升起。

  又持續一段長時間的旅行,他仍然找不到讓身體回復原狀的方法。

  也許,「那裡」會是唯一可以找到答案的地方。當他有這樣的想法時,代表他幾乎快要放棄了,因為那個地方一直是他刻意迴避的場所,那裡是他惡夢的元兇──昆佩特克神殿。

  那裡對他而言和監牢沒什麼不同。如果他回去了,恐怕會再次被奪去心志,再度成為如同傀儡的存在。不過這樣的不安,在他得面臨終其一生都是怪物模樣的想法前煙消雲散。

  去就去吧,也許到那可以知道些什麼,也許吧……。

  但是,當他懷抱著混雜焦慮和期待的心情前往,映在他眼前的,既非自由的曙光,也非困縛的黑暗。那座神殿已經崩壞,在他抵達時,已經沒有任何的可供尋找的線索留下。

  當最後的希望也破滅時,在他心底,某個微弱的,但也重要的什麼也跟著崩解掉。他無法阻止疑惑在他心中根生蔓延開來。

  為什麼神在信徒危難時不伸出援手?為什麼祂要保持沈默?

  不是了。他已經不再是信徒了。他的神就和他的家人一樣,已經不再需要成為醜惡存在的他了。受到詛咒,步向黑暗,他除了怪物以外什麼也不是。

  「神背棄了我。」埋藏在胸中絕望的感情,轉化為對遺棄自己的神明的憤怒。曾讓他心安的劍和盾,如今僅存卑劣背叛的象徵。他將武器扔進廢墟,棄之離去。

  要挑戰神,相應的力量是必要的。在他的記憶中,確實有那樣的東西存在,那是凌駕在神的力量上的究極武器──刀魂。

  他要用那把讓神也顧忌,因而命令他去破壞的那把刀魂,去斬殺那傢伙自己。這就是最大的復仇!無盡的怒火中,殘忍的衝動自異形身體深處湧上,他再也不怕自己將成為冷血怪獸。


歷代劇情
蜥蜴人@SC
蜥蜴人@SC3
蜥蜴人@SC4

soullegen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本文譯者神殿羊(korinaga@巴哈姆特電玩資訊站),如欲轉載請註明作者與出處。


櫻花飄若雪,何勞清風吹?
--凡河內躬恒


  這首詠嘆著對櫻花飄落飛逝,感到憐惜之情的詩歌,寫作於以華美貴族文化繁盛的時代,當時的京都,名字尚喚做「平安京」。

   時代推移,現今是武士的世代,天下由豐臣秀吉統治。安土桃山的絢麗文化,正是花開璀璨時。

   秀吉在宮殿遺跡裡建造了他的豪華城廓。這座別邸也是,以當代極盡奢華的風氣,融合自古喜愛的櫻花之美,其壯麗的景緻,引領著觀賞者進入綺幻夢境。 

  這座象徵豐臣氏權勢的宅邸,在未來十年面臨了崩壞的命運,而櫻花也似知情似不知情的,靜靜飛舞飄散……。 


關聯人物:雪華



後記

  開頭那段,出自凡河內躬恒的詩句,

雪とのみ降るだにあるを桜花
いかに散れとか風の吹くらむ


  意思是:櫻花自己就會像雪一樣降下了,何須再給風去吹落呢?
  由於原文是詩,所以我的翻譯也寫成詩的型式,
  但若是問我對這句翻譯的感想如何,
  我會說不甚滿意 ,文學造詣終究仍是不行。

soullegen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