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03 (1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本文譯者神殿羊(korinaga@巴哈姆特電玩資訊站),如欲轉載請註明作者與出處。


  奧林帕斯諸神已被遺忘久遠,至今也不再有人信奉。但是,仍殘留相當的事蹟證實祂們確實存在過,這座浮現在雲海中的神殿便是其一。相傳這座佇立在山頂的圓形神殿是由鍛冶之神赫淮斯托斯親手建造,在山腹周圍則蓋有螺旋形的巨大階梯相連。

  人們為了至山頂的神殿參拜,在眾神的階梯旁建造了供人類使用的回廊,在階梯的最下段前又蓋了一座神殿作為入口。為了讓眾神造訪而建造的這座神殿至今也歷經好長一段時間,但它對現今來訪的人來說依舊具有壓倒性的絕倫之美。


關聯人物:蘇菲緹雅



源考
  尤麗狄絲(Eurydice)出自希臘悲劇《奧菲斯和尤麗狄絲》,奧菲斯彈得一首好琴,他娶了森林中美麗的水之女神尤麗狄絲為妻,然而某一天,尤麗狄絲被毒蛇咬死,奧菲斯為了救回尤麗狄絲,深入冥府,並用琴聲感動了冥王和冥后,迷惑守門的地獄三頭犬。但在帶領尤麗狄絲重返陽世的途中,奧菲斯卻禁不起誘惑犯了禁忌--回頭看了尤麗狄絲一眼,最後功虧一簣。



備註
  Eurydice在希臘文的原形是Ευρώπη,
  發音是Ef-ro-pi,
  和英語形態的發音相差蠻多的。XD

 

soullegen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本文譯者征世(masayo@巴哈姆特電玩資訊站),如欲轉載請註明作者與出處。


Soul History chap.VI
「邪惡種子」


當齊格飛觸碰到刀魂劍柄之時,
他不成熟的魂並無法控制即將暴走的強大邪氣。

滿溢出來的邪惡之力,
化為一道衝破天際的白色光柱,
飛散向世界各地。

這便是之後於世間引起眾多災禍的「邪惡種子」的真相。

「邪惡種子」的影響在世界各地都可目睹,
且其帶來的災害都擁有相似的特徵。

遭受邪惡波動影響的人們失去了理智,
凶暴化並受制於強烈的破壞慾望。

許多人為這邪惡的意識所憑依,
終成為狂戰士。

先前提及的臨勝寺,
也受到了「邪惡之種」的直接襲擊,
而陷於壞滅。

然而,在那時有受了「邪惡種子」的影響、卻仍保留了理性的人存在。

那人便是『滅法棍』的繼承者──
年輕的修行僧‧齊力克。

被他如同姊姊般仰慕的女性所託付的『末法鏡』,
在邪惡之力中以淨化之力保護了他。

這名青年亦受到命運的引導,
在之後邪劍與靈劍的爭戰中擔任了重大的角色。



soullegen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本文譯者征世(masayo@巴哈姆特電玩資訊站),如欲轉載請註明作者與出處。


Soul History chap.V
「被破壞的邪劍」


毅然對抗刀魂所帶來的可咒命運之人出現了。

那便是受到鍛冶之神赫淮斯托斯加護的聖戰士‧蘇菲緹雅。

在她與塞凡堤斯的激烈戰鬥之後,
成功地粉碎了雙劍中的一把。

但同時,
她也因沐浴在邪劍的碎片中而受了重傷。

阻止了想給予對方最後一擊的塞凡堤斯、救了蘇菲緹雅的,
是「闇之獵人」多喜。

因失去了雙劍之一而狂怒的塞凡堤斯,
與多喜展開死鬥。

兩人之間極其壯烈的戰鬥,
以多喜的勝利作為終結。

獲得了刀魂的碎片、達成了目標的多喜,
抱著命懸一線的蘇菲緹雅離去。

然而,
與屍體一同被留下來的另一把邪劍,
並沒有完全失去它的力量……。

當年輕的騎士來到這座西班牙的港灣都市時,
已是一切理當結束的時候了,
留下的只有倒在地上、似乎是海盜船長的屍體。

而邪劍正是在等待這個時機。
刀魂操縱塞凡堤斯的亡骸,
向年輕的騎士齊格飛挑起戰鬥。

但齊格飛染滿瘋狂氣息的劍刃,
勝過了邪劍的意念。

面對失去了宿主、瀕臨暴走邊緣的刀魂,
年輕的騎士被與其業火同樣旺盛的邪氣所誘惑,
向邪劍伸出了手……。

世人皆無法知曉,
這便是新的惡夢誕生的瞬間……。


soullegen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本文譯者征世(masayo@巴哈姆特電玩資訊站),如欲轉載請註明作者與出處。


Soul History chap.IV
「邪劍覺醒」


十六世紀的時候,
刀魂自長眠中覺醒,
現身於歷史的舞台。

根據謠傳,事情起源於一名古董商從私人拍賣中標得的兩柄劍。

為何當時刀魂已經變成了雙劍型態,
其原因無人能夠知曉。

但能確定的是,
拿起了那對劍、令邪劍本性覺醒的人出現了。
令諸國船隻聞之喪膽的大海盜--里昂的塞凡堤斯,
便是那個男人的名字。

原是受到武器商人依託而尋找刀魂的塞凡堤斯,
在那一天襲擊了古董商所搭乘的船隻,奪取了刀魂。

 但,奪取了邪劍的塞凡堤斯,
反被邪劍篡奪了意識,
引發了無差別的大屠殺。

從船隻的乘客到自己的部下、
甚至是原本被塞凡堤斯作為據點的港灣都市的居民們,
無一差別的成為了犧牲品。

吞噬了諸多的靈魂,
扭曲的慾望一時得到飽足的刀魂,
在海賊團作為根據地的酒館廢墟裡,
進入了暫時的休眠……。

在那之後過了二十餘年,
邪劍的傳聞化為各種樣貌在世間流轉。

在有的國家是「救國之劍」、
在有的國家又是「最強的武器」。
以不同的形式,
為了求得傳說中的刀魂,
許多人踏上了旅途。

……但,
等待著那些少數終能接觸刀魂的人們的,
是殘酷的命運。

矗立在他們之前的是成為邪劍僕役的塞凡堤斯,
而他們的魂全為那對兇刄吞噬殆盡。

打破這種受詛咒命運之人的出現,
則是好一陣子之後的事了。


soullegen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本文譯者小釘(Mranan@巴哈姆特電玩資訊站),如欲轉載請註明作者與出處。

真喜志
Maxi

年齡:28。
出身:琉球王國/首里
身高:174cm。
體重:57kg。
生日:5月1日。
血型:O型。
武器:雙節棍
   「蘇龍集」
流派:七閃架裏破手
家族:雙親已故、
   親如家人的部下全數死於
   亞斯塔羅斯之手。

 
陌生人健步而行,伴隨他的
是一顆比風浪還要狂野的心
--亨利希‧海涅《海邊之夜》


  為了給他的同伴們報仇,真喜志繼續踏上了他追蹤亞斯塔羅斯的旅程。

  「我來找你了,你這個怪物!」他追尋斧頭巨人的傳說,來到了一處被沙漠半掩埋著的遺跡前。遺跡看起來年代很久遠,但是作為某種神廟的這裡似乎是最近才被毀壞掉的。

  很多瓦礫都顯示出被巨大的力量摧毀的痕跡,幾乎可以確定就是他要找的那個人幹的。真喜志再次見識到了亞斯塔羅斯力量的危險性,但是他無法允許自己打退堂鼓。

  他繼續搜尋線索,找到了一個衣衫襤褸,孤獨地抱著膝蓋坐在廢墟中的人。那人手裏握著某樣東西,喃喃自語著。真喜志看到這個人落魄的景象,罵了一聲,又再次搜查了周圍。

  四周很安靜。天空一直連到沙漠的盡頭,萬里無雲,看起來他的死敵已經離開了這個地方。任何蛛絲馬跡都能對他有所幫助--他沒抱著太大希望地詢問了那個災難的倖存者,問他知不知道怪物到哪裏去了。在那之前,該人完全忽略了真喜志的存在,但是當被問到亞斯塔羅斯的時候,一連串的咒罵就破口而出。

  「一個被詛咒的失敗品,沒用的廢物,該死的泥巴人偶……」

  真喜志在腦中打了一個寒顫。「失敗品?」他俯視著這個邋遢的人,感覺到自己體內燃起了無法壓抑的殺意。

  「你製造了……那個東西?」真喜志意識到自己那遠在憤怒之上的,冷漠又平靜的心情。那個人沒有回答。當真喜志拔出武器的時候,那人手中的物品開始透出微弱的紅光來。注意到了光,此人頭一次正眼看了真喜志,眼中滿是瘋狂的神色。

  「你的體內有刀魂?太棒了!多麼棒的實驗體啊,我……」

  兩道鈍器的打擊聲截斷了他的話尾。

  邪劍的碎片從那人的屍體上掉下來,叮噹作響地落到了石頭地面上。
  真喜志看著碎片發出的紅光,自言自語道:

  「我的身體裏有刀魂?」

  他的確感覺到了一種震撼,似乎是一種從他體內傳來的共振。然後他發覺到心臟在難受地抽搐著,那是股從他想殺死亞斯塔羅斯的創造者那時而生的,黑暗又邪惡的情緒。 令人顫慄的感覺侵襲了他,好像要把他整個人都淹沒到黑暗中去一樣。

  他感受到莫名的恐懼,踢走了地面上的碎片。碎片滑入瓦礫中的裂縫裏,消失在地球深處,從空蕩蕩的天際傳來遺憾的回響。

  真喜志全身冒出了冷汗,他開始害怕地發抖,感覺好像自己的意志要喪失掉了。某個人的身影出現在他的腦海裏。有個人喪失了自我,在失去一切之後墮入了黑暗……真喜志記得那個人在恢復意識之後飽受艱熬的身影,但是他現在想不起來是誰了。

  不是他的家人,卻肯定是個對他而言非常重要的人。

  只有那段記憶找不回來的感覺是非常令人煩惱的。不管他如何努力去想,卻老是想不起來。他忘記了什麼非常重要的事嗎?真喜志有一絲不安,不過很快就揚起了頭--他知道自己當前需要去做什麼。

  真喜志把寂靜的廢墟放到了腦後,再次出發去尋找亞斯塔羅斯,不久就消失在了地平線上。



soullegen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本文譯者征世(masayo@巴哈姆特電玩資訊站),如欲轉載請註明作者與出處。


Soul History chap.III
「臨勝寺與三寶」


真行山臨勝寺--
身為出名武門的這座寺院,
代代保管著被稱為「三寶」的神聖武器:

『滅法棍』、
『護法劍』、
以及『末法鏡』。

三寶被寺院的僧侶們嚴密保管在一個固定的地方。
然而,寺院是為了什麼而供奉著它們的呢?
經過數百年的歲月,
相關的傳說在寺廟的僧侶之間已經佚失了。

但,三寶以三位一體的武器形式被保護著,
這的確有著重大的理由。

『護法劍』,
雖然有著不同的名字,
但事實上便是靈劍‧劍魂。

而『滅法棍』與『末法鏡』,
也同樣與靈劍有著深刻的關係。

遠古時被托負守護劍魂的人們,
其第一任務便是增強才剛誕生的靈劍的力量。

但是,起源於刀魂的這把劍若是被負之力所浸染,
便有可能再度回歸於邪劍,
對於這種可能性是不能大意的。

為此他們製造了:
能夠吸收各式各樣的力量、而令靈劍增強的棍,
以及能夠淨化邪氣的、保持靈劍的純粹的鏡。
這就是後來被稱為「三寶」之物的由來。

不過,是經過了怎樣的事件讓三寶被帶到了遙遠的臨勝寺呢?
此外,將三寶帶到臨勝寺的到底是何方人士呢?

傳聞,有名一直擔任著臨勝寺武術顧問的老人,
知道這一切的詳細。

然而,這位被稱為劍聖的人物,
將一切真相隱藏在沉默之牆後,
什麼也不願意透露……。

soullegen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本文譯者神殿羊(korinaga@巴哈姆特電玩資訊站),如欲轉載請註明作者與出處。

齊力克
Kilik

年齡:23。
出身:不明。
   育於明帝國/真行山臨勝寺
身高:167cm。
體重:63kg。
生日:2月9日。
血型:A型。
武器:棍。
   「滅法棍」
流派:真行山臨勝寺棍法奧傳
家族:包括一同在臨勝寺被撫養的
   香蓮等人皆被自己殺害、
   師父‧劍聖


吾道一以貫之。
--孔子《論語》


  淨化邪劍。齊力克懷抱著這樣的崇高志向前往西方,在旅途中和香華相會。兩人雖然因意見不合而有所爭執,但仍結伴一同尋找刀魂。

  在見到通往不祥之地奧斯特蘭堡城的那天,齊力克感受到一股和刀魂不同的強大邪氣。為了追溯源頭,他們來到一座已被瘴氣包覆的城鎮。究竟是誰?為什麼要這麼做?……抱著這樣的疑慮,齊力克和香華利用末法鏡碎片的力量,協力將失去心神的居民淨化。

  接著,一名攜帶巨大鐮刀的男子現身在面前。

  「靈劍近前者哪!你們還是離開此地為妙,這個地方吹散著惡劣的氣息。少了鏡子,你無法將那股力量注於棍中。」男子身上散發一股不尋常的威壓感,然而齊力克不能就此退卻。必然地,雙方以武器相會,結局是──齊力克敗陣。

  「你雖擁有將邪氣淨化的術力,但別低估那把劍的力量,半調子就想挑戰的話,必會成為黑暗的階下囚。」

  這是在他失去意識前聽到的話。

  齊力克在一處熟悉的草舍中清醒過來。那是他的師父--劍聖的住所。他從師父那裡聽到了事情始末。在那場戰鬥後,香華將倒地的齊力克帶來此地。劍聖自齊力克身上的傷察覺到不尋常的氣息,便施展一場秘術以治療齊力克。如今,距離那場戰鬥後已過了一個月的時間……。

  以自己現在的力量,難以將邪劍封印……。自己卻仍技藝不精,齊力克對此感到心痛。此時,鐮刀男子所說的話語飛掠腦海。

  僅靠修練淨化之術是行不通的。不更強化自身能力,是無法對抗日益壯大的邪惡力量。在他思考此事的同時,突然從放在胸前的手上查覺一件事。

  ……不見了。不曾離身的末法鏡碎片不見了。

  「香蓮姊……」他回想起那名捨命守護自己的女性容顏。是的,為了那位將末法鏡掛到他身上而犧牲自己性命的女性,也為了臨勝寺的人們,他不能就這樣放棄。但是,到底該怎麼做……?

  從西方過來的邪氣依舊未被平定。不只,它和以前一樣仍在擴散中!沒有時間再耗下去了。察知齊力克心中想法的劍聖,靜靜地給了齊力克一個考驗。他刻意讓自己練成邪化狀態,而齊力克必須以他為對手,且非得使用那把棍來對抗不可。這真是前所未見的難題。但是,他必須克服,這是為了引導他更為高強的試練!

  環繞著暗黑之氣的劍聖超乎想像地強大。如同閃電般的快速,如同猛獸般的強力,以及如同狂暴烈風般的霸氣,齊力克在師父的身影中看到鬼神之姿。

  正面交戰是沒有勝算的。他要對抗的,不是他的師父……。齊力克領悟到這點,他所要做的,是專注於驅散師父體內的邪惡力量。

  三個月之後,齊力克成功地以注有淨化之力的一擊擊潰劍聖。這一擊發出時,心未被烏雲籠罩,精神未被動搖,使得這擊能成功取回師父的心神,然而也同時因此使師父身負重傷。

  「還是不太行哪,真正純淨的力量能夠只將邪氣逼出而不會損及命脈。……不過,在這麼短的時間,你表現得相當不錯。」

  在傷勢穩定後,劍聖將末法鏡的碎片以及香華轉託的書信交給齊力克。懷抱著她的話語,齊力克再度啟程前往那股邪氣渦漩的西方之地。

--對不起,齊力克,我什麼也做不成。
  我……會再砥礪自己,讓自己更強,並重拾勇氣。
  所以,現在請你先走一步。
  我們一定會再相見的。下次,就讓一切都結束掉吧。
  我相信,只要我們一起的話……。




歷代劇情
。齊力克@SC
。齊力克@SC2
齊力克@SC3
齊力克@SC4

soullegen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本文譯者神殿羊(korinaga@巴哈姆特電玩資訊站),如欲轉載請註明作者與出處。

黃星京
Hwang Seong-gyeong

年齡:32。
出身:朝鮮/智異山
身高:171cm。
體重:62kg。
生日:8月8日。
血型:AB型。
武器:中華刀,
   「蒼霹」
流派:黃式大刀術
家族:兩親死別、
   恩師‧成漢明



  在第二度搜索刀魂任務後歸國的黃星京,返回沿岸警備隊,繼續為對抗鄰國侵略的防備效力。然而,因為他呈上了刀魂並非救國之劍反而是亡國之劍的報告,遭到國內執迷刀魂能救國一派的人白眼,成了他們非難的標靶。沿岸警備隊提督──李舜臣將軍盡力庇護他,但仍得將他禁閉一個月。於是,黃星京將提督授予他的劍「蒼霹」繳回,去職警備隊。他不認為自己的報告有誤,只是自覺辜負了最尊敬的將軍的期望。

  這段期間,黃星京待在師父的道場裡。一日,他察覺到道場內有人潛入的氣息,在逮捕到嫌犯並經過審問後,他得知這名嫌犯是來自日本的間諜。次日,黃星京接獲高層的召見,日本方面似乎正意圖謀取刀魂。只是,僅僅派譴一名密探實在很難說得過去,倒不如說,他們早已得到我國的情報──刀魂被朝鮮稱為救國之劍,準備拿來對抗日本。

  高層懼怕日本得到刀魂後攻打過來,那天,黃星京得到一份新的使命。這是考量過去的經驗而拔擢他的原因,雖然在前兩次的搜尋都沒有實質成果,而且有部分人士認為黃星京不能勝任,但除了他以外,也沒有別的像他那麼熟稔國外情勢的人了。

  「到世界各地去,揪出那些搜索刀魂的日本間諜並除掉他們,確信刀魂尚未落入敵人手中。還有,如果可以的話,把刀魂帶回來。」

  李舜臣將軍告訴黃星京他的使命,並再度將蒼霹交付到他手中。黃星京頓時領悟其中的意義:將軍是信任他的。同時這也是個為了保家衛國的使命。

  確信刀魂是邪惡存在的黃星京,在啟程前來到首都。那些深信刀魂是救國之劍的人收集了一些邪劍碎片,黃星京成功摧毀了那些碎片。雖然做出偷盜這種事讓他感到痛心,但要把這些讓人擔心的東西留在國內更是萬萬不可。在騷動擴大前,他離開國都,邁向西邊國境,前往廣大的大陸。

      ……如果權勢者被邪劍魅惑的話,可想而知那個國家將陷入混亂。就算是敵國,黃星京也不希望看到無力的百姓因此受苦。他在心中暗誓,不能再讓邪劍下出現更多犧牲者。

  先前禁閉時,黃星京從居處的成式道場得知,師弟洪潤星及師父的女兒成美那,已先行前往西方。假若在旅途中能和他們會合,那就沒什麼事是辦不到的了。……是的,就算是破壞刀魂也一樣。



歷代劇情
。黃星京@SE
。黃星京@SC
黃星京@SC3

soullegen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本文譯者神殿羊(korinaga@巴哈姆特電玩資訊站),如欲轉載請註明作者與出處。

吉光
Yoshimitsu

年齡:不明。
出身:沈默不語。
   (日本/富士山)
身高:不明。
體重:不明。
生日:不明。
血型:不明。
武器:日本刀,
   「妖刀吉光」
流派:卍忍術
家族:一族被過去當權者殺害,
   現在是共同奮鬥的義賊‧
   卍黨的同袍們。

 
順天之意者,義之法也。
--墨子《墨子‧天志》


  為了回復愛刀、以及毀滅那些遭受邪劍汙染的東西,吉光再次展開行程。

  然而,包含邪劍碎片在內的那些邪惡物質,早已散落在世界各個角落。僅憑一己之力,想要全數搜索並將之破壞是不可能的;不僅如此,若處心積慮在邪劍碎片上,也讓他無暇顧及守護弱小的行動。

  照這樣看來一定無計可施,有鑑於此,吉光心生一策。

  在他返回日本時,開始集結各地的流氓,並形成一個有組織的盜賊集團。義賊集團──卍黨於此誕生。

  由於特殊的武術,優秀的決斷力,以及總能將超乎常理的計畫付諸行動,吉光自然成為卍黨的首領治理這群浪人。一方面偷盜富者的財寶並分濟窮人,另一方面破壞散落各地的邪劍碎片……。這並不是容易的事,但卍黨經由精挑細選,雖然人數不多,卻個個精銳的力量,吉光的期望並非不可能實現。

  有一天,吉光籌劃了一樁過去未曾做過的大規模搶案。

  在場一年一度的祭典上,成員將潛入一戶以放高利貸聞名的富豪人家,並將他的財富洗劫一空。除此之外,情報表示宅邸的貯金室內還暗藏刀魂的碎片。完成了周詳的計劃,卍黨全員出動的大作戰勢在必行。

  ……不幸的是,發生意想不到的事件,計劃以失敗告終。

  為了奪取碎片而編制數名精銳構成的先鋒部隊,在貯金室前遭受攻擊而全軍覆沒。當時吉光正率領著誘餌隊伍,負責轉移守衛的注意力,他在得知消息時為時已晚。卍黨的精銳部隊全滅--這個意外事件造成指揮系統的混亂,最後,近半數的黨員脫逃失敗遭到捕殺,事態已步入最惡劣的田地。

  雖然這次的大失敗讓多數黨員意志消沈,但他們仍設法營救被逮捕的同伴。吉光指揮著殘存的黨員成功突破牢房,將被捕者救了出來。但他卻從這些救出的人中得到意想不到的報告。邪劍的碎片已經不在貯金室裡面了!

  (奇怪……。先鋒部隊不是沒有進到貯金室裡嗎?)

  更讓人難堪的是,情報顯示當時被委任率領先鋒部隊的那名男子,他的屍體未被尋獲。

  「被背叛了。」不知是誰囁嚅道。

  『先鋒隊長襲擊了自己的部下,而後帶著碎片逃跑。--』這看來是最合理的解釋。但是吉光並不認為他會做出這背信忘義的事。先鋒隊長的才能和品德皆相當優秀,吉光將他視為副首領般地深寄厚望。

  吉光平靜地對騷動的黨員說道:
  「等等,我們不能確定就是那傢伙做的。」

  「但是,這些被襲擊的同伴,他們身上的傷口……」

  先鋒隊員身上的傷痕,看起來並不像是一般的刀傷。

  「我知道,事情還沒到此結束。繼續追查碎片的下落,一旦追查到,自然能讓那傢伙現身。」

  假如真相被隱匿在黑暗中,那唯一能做的事就是把它挖掘出來攤在陽光下。

  「本人會親自出馬。解散。」

  收下這個簡短的命令,卍黨再度無聲地出動。

  (邪劍所造的「業」,一樣不能任其逍遙法外。)

  自己也曾為了復仇而渴求力量過。試圖得到這份力量的,果然是自己的下屬嗎?抑或刺客是另有其人?

  為了明瞭這一切發生的事,吉光也開始展開追捕的行動。



歷代劇情
。吉光@SC
。吉光@SC2
吉光@SC3
吉光@SC4

soullegen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本文譯者神殿羊(korinaga@巴哈姆特電玩資訊站),如欲轉載請註明作者與出處。

柴香華
Chai Xianghua

年齡:20。
出身:明帝國/北京
身高:152cm。
體重:46kg。
生日:4月2日。
血型:B型。
武器:中華劍,
   (無名)
流派:母親傳授的劍法
家族:母親病故、
   從母親那聽到父親死訊 


如果沒有勇氣去面對、嘗試,那麼生命還有什麼意義?
--梵谷


  --我什麼也辦不到。

  敗北的瞬間,她的心感到一陣絞痛。在最後一刻,她一點忙也幫不上。自己說要粉碎邪劍,卻連阻礙在中間的威脅都無法對抗。

  和齊力克再次相遇,他們一同面對戰鬥,她卻敗下陣來。

  不,也許那只能說是齊力克和持鐮男子的戰鬥,持鐮男子對她一點興趣也沒有。當他擊敗齊力克離去時,甚至連正眼都沒瞧過香華。

  她所能做的,只有強忍著淚水,將奄奄一息的齊力克帶離現場。

  ……她照料著齊力克的傷勢,他看來已無生命危險了,卻一直沒睜開雙眼。心慌意亂的香華,想到了那位離世隱居的人,他是齊力克的師父。齊力克沒有任何親人,她唯一可以寄託的,除了那名老者--劍聖以外,別無他人。

  來到了劍聖住處的草舍,老人溫暖地迎接她,並表示會盡力悉心照顧好齊力克……。在老人的安撫下,香華將齊力克託付給老人後,在某一天離開了草舍。

  回國的香華,聽從老人的建議,投靠到一名隱退的將軍門下。

  照理說,本該要將擅自脫離軍隊的香華逮捕起來,但將軍已接獲劍聖的書信,因此表示願意藏匿她。這名將軍年輕時曾在臨勝寺修習武術,並且記得這名老人曾指導他過。

  「我……不變得更強不行。」

  她憂愁地向將軍懇求。將軍感到詑異,他認為香華自身流派的武技已經相當充分,除此之外他也已經竭盡所能地教導。即便他現在業已退休,優秀的武術家仍會聚集到他門下,於是,他雇請其中一名技藝卓群的武者作為導師。這名導師見到香華的流派中帶有臨勝寺劍法的影子,他感到興趣,並自薦成為香華訓練的夥伴。

  全心修練的香華,在短時間內戰技更加精進。

  再疾速些、再銳利些!揮下的每一刀,都讓她的力量更強悍,命中更精準……。然而,雖然感到有所進展,落在她心中不安的陰霾卻無法拭去。

  (就算力量再強大,要是在需要時卻使不上力來……)
  (和邪劍戰鬥時,有齊力克在身邊,但單獨一人的話,我就……)
  (我不能害怕。我得讓心更堅強……!)

  「你的劍很鋒利,但是,看來卻像是在強迫自己要剛強似的。」
  某天,身為香華導師的男子這麼點明她。「要更強……」她太過專注於自身力量。

  香華將困擾自己的事告訴了男子,聽完香華的煩惱後,男子溫和地說著:
  「在戰鬥時,心確是不能動搖,但以抗拒來面對這樣的心情,卻非良策。有些時候,就是要接受這種不好的情緒,然後將它處理掉、轉化掉,這正是習武之道……」

  從那時起,香華停止了劍術的修習,而轉向精神的鍛鍊。

  心如止水--。

  堅硬的心會被可怕的矛尖割傷。但是水不論受到突刺或劈斬,都能全盤接受並順勢流過,而不受到損傷……。她明白了這個真理,她再也不會為動搖的心所恐懼。

  來到將軍宅邸的時間也過了好幾個月。

  現在香華的劍技,除了優美之外,還兼備新的力量,她變得更加高強,並且,她能放心地相信自己的能力……。感到時機成熟的香華,向曾幫助過她的人誠心致謝後,再度踏上自己的旅程。

  香華的思緒轉到在西方等待著她的事物。她心裡立下小小的決心,當再次和齊力克相會時,她可以挺著胸膛說:「久等了!終於追上你囉--」



歷代劇情
香華@SC
香華@SC2
香華@SC3
香華@SC4

soullegen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