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譯者神殿羊(korinaga@ ◇劍與魂的物語◇),如欲轉載請註明作者與出處。

蘇菲緹雅‧亞歷山卓
Sophitia Alexandra

年齡:25歲。
出身:鄂圖曼土耳其帝國/雅典
身高:168cm。
體重:無可奉告。
生日:3月12日。
血型:B型。
武器:短劍&小型盾。
   「ω劍&麋鹿盾」
流派:聖雅典娜流。
家族:夫‧羅迪翁
   女‧碧拉
   子‧帕楚克羅斯


只有上天之光,一片純潔而又不留下任何汙點。
--歌德《格言與反思》


  為了將孩子從被詛咒的命運之鎖解放出來,蘇菲緹雅懷抱著堅強的意志出行。她同樣擔心逕自離去的卡珊卓,必須早一步找到刀魂,要是不快將它破壞掉的話……。

  身著蒼色鎧甲的大劍騎士。循著這個流言,她來到了對望奧斯特蘭堡城的萊茵河岸。巍峨在濃霧中、讓人毛骨聳然的巨城之影,土地溢滿災厄之氣,飛禽走獸全然不見經過。

  不祥之鳥的鳴聲劃破寂靜、掠過蘇菲提雅耳際--宛如幻像般地人影,自蒼霧深處浮現。全身裹著深綠衣裝的嬌小少女,在四處破裂的衣縫中可窺見其膚色。

  「日安,天氣真好呀!」少女擺出蠻不在乎又天真無邪的笑容,但蘇菲緹雅仍毫不遲疑地舉起武器。少女攜帶的異樣巨輪……這和身軀極不相稱的物體,看得出來是殺戮的凶器。

  「刀魂已經不在那座城裡了唷。……先不提這,話說我想和妳小孩玩玩哪?」
  少女向蘇菲緹雅微微一笑,但笑容中沒有讓人心安的善意。
  蘇菲緹雅不發一語地舉劍襲去,少女側身閃避鋒芒。
  「很可惜,還不到那個時候。等時機來臨,我們還會再見面的……」
  少女在竊笑中溶入霧裡。
  「站住!」意圖追趕的蘇菲緹雅,被濃霧阻卻了去路。
  「月兒高掛的黑夜裡,跑進森林的姊弟呀,迷失在霧中,不知上哪去了……」
  像哼著搖籃曲似的,歌聲在遠方悠悠迴盪著。

  孩子們有危險了……!急忙返回家中的蘇菲緹雅,在得知家人平安無事後,輕撫著胸口。但是,並不能就此放心下來,想對她孩子下手的人仍逍遙在外。

  必須斬除邪劍的威脅,但又不能丟下家人離去……。感到迷惘的蘇菲緹雅,前往鍛冶之神赫淮斯托斯的神殿。或許能獲得什麼啟示,懷抱著這樣想法,她來到了神殿,但等待她的不是別人,而是綠裝的少女。蘇菲迅速拾起奉納在神殿的劍與盾。

  「……不准對我孩子出手!」蘇菲緹雅毅然地朝少女亮出劍鋒。

  「啊哈哈!是要打了嗎?……好笑啊!!」帶著歪曲與狂熱的口氣,少女突進身軀放出攻擊。在抵擋住斬擊的那一剎那,蘇菲緹雅的眼神越過刀刃,從對方深紫色的瞳孔中,讀取到不同於狂亂的一抹感情。

  「不知幸福為何物嗎,可憐的孩子。」
  聽到這句話,少女停下了動作。
  「我可不是……需要被憐憫的人!」少女的聲音冰冷而粗野,和到剛才為止的假笑不同,蘇菲緹雅在她臉上見到憎惡的表情。

  推開錯愕的蘇菲緹雅,少女舉著武器重拾距離。

  「呿,興致都沒了……。妳啊……看了就討厭……」
  睨視著蘇菲緹雅的雙眼裡,已見不到先前帶著寂寞的神情。
  「妳那兩個小孩……必要的話,我還會再來的……」
  僅只留下這句話,少女飛也似地離去。

  獨自留在神殿的蘇菲緹雅,靜靜地思考著。她擔心孩子們,然而,害怕並不能改變任何事情。確實,現在的自己已不是「神諭的戰士」了,但是……還是可以戰鬥的,為了所愛的人,為了孩子。這段期間刀魂的災厄必然還在擴展,若不斬斷根源,要拯救自己所愛的子女也……

  回到家中的蘇菲緹雅,向羅迪翁表明自己的決心,再次穿上旅行的裝束。
  「孩子就拜託你了。……無論如何,都請平安。」
  「妳也多保重,願女神妮基保佑妳。」

  即使再也聽不見神的聲音,我還是辦得到。

  相信自己能有所為,為了守護而戰的蘇菲緹雅。在她眼中,映著照亮未來的希望之光。



補註:
  引用句全文為:
    「油燈會留下斑斑油漬,蠟燭需要掐燭花;
     只有上天之光,一片純潔而又不留下任何汙點。」

  譯文為歌德《Maximen und Reflexionen》由Thomas Balley Saunders的英譯本,
  再由程代熙、張惠民中譯,經人間出版社出版為《歌德格言與反思集》。
  本句列在書中361句處。

歷代劇情
。蘇菲緹雅@SE
蘇菲緹雅@SC
。蘇菲緹雅@SC2
蘇菲緹雅@SC3
蘇菲緹雅@SC4

soullegen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