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06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本文譯者神殿羊(korinaga@巴哈姆特電玩資訊站),如欲轉載請註明作者與出處。

吉光
Yoshimitsu

年齡:不明。
出身:沈默不語。
   (日本/富士山麓)
身高:不明。
體重:不明。
生日:不明。
血型:不明。
武器:日本刀×2,
   「妖刀吉光」
流派:万字忍術
家族:一族被過去當權者殺害,
   現在是共同奮鬥的義賊‧
   万字黨的同袍們。


順天之意者,義之法也。
--墨子《墨子‧天志》


  為了貧困的百姓,在世界各地奔走活躍的義賊集團--万字黨。

  當世界落入混沌時,要背負苦厄的不會是其他人,而是窮苦人家。他等一黨即是將目標指向那些獨占世間財物的富人與沈眠於墓所中的財寶,在各地不斷活動著。

  現今,万字黨的首領‧吉光--身處在望向歐洲的山間盆地,等待黨員們的集結。

  為了回收刀魂碎片而實行的作戰,讓他損失不少同伴,碎片也不知消逝何處,作戰以失敗告終。為了追尋當時一個下落不明的男子--這名男子因重道義而受信賴成為黨幹部--吉光向西方驅馳於大陸,來到這個地方。

  吉光回想著,在踏入這座盆地時,他看到一名舞動於明月中的少女,這邪氣的結晶帶著沾染鮮血的巨大圓刃,伴隨一群融於夜色的黑翼……。在雲層遮蔽月色的一瞬間,那道身影忽地消失,接著吉光在月光下發現到部屬,匆忙趕至身旁。

  「頭領……屬下壞事了,抱歉……」
  男子氣息衰弱地傾吐著。吉光答道:
  「……沒關係。雖未看清身形,但此人想必是非人之士。你可要好好地、好好地活下去。」
  那少女的眼神相當異樣,像是帶著邪氣滋潤般的瞳孔,到底是棲宿著何種邪惡心性的人呢?率領眾多黑翼的狂亂之氣,這種異於常人的存在,會要奪取邪惡的碎片,目的是……?

  在他的腦海裡,浮現出先前那把邪劍--刀魂。

  歷經數日的極力搶救後,吉光自一命留存的男子那接到報告,證實自己的預感是正確的。那名少女像在嘲弄追兵似的,並沒有要甩開男子的意思,而且不只一次的對他挑釁。當時男子確實聽見那傢伙口中冒出邪劍刀魂之名。這個在万字黨實力首屈一指的男人對少女窮追不捨……卻在少女出乎意料地態度丕變下,遭受突襲敗退下來。

  邪劍刀魂,那災禍之名……。吉光想起過去追尋邪劍的時候,憤怒、恐懼、然後是絕望。為了切斷以邪劍為中心連鎖出來的負向漩渦,以及為了保護受戰亂威脅的人們,他創立了万字黨。不想懈怠這份為拯救貧民而做的努力……終究不得不斷絕災禍的根源嗎?

  受傷的部下療養時間超出預想之外,但這期間,吉光仍召集其他万字黨員持續蒐集情報。邪劍的所在地、及其支配下異形怪物群的動態……綜合各地傳來的情報,他從中玩味,精心擘劃著縝密又大膽的作戰。

  於是現在--接到了召集令,部下們紛紛集結到這個地方來。

  對手是魔都奧斯特蘭堡,目標是邪劍刀魂。為求討伐危害人間的惡質黑暗,吉光對部屬依次下達命令。

  自万字黨結社以來,從未有過的大型作戰,即將開始。



備註:
  前幾作的吉光身處的集團,不論是卍忍或是卍黨皆採用「卍」,在本作則改為「万字」,兩者同音(まんじ)同義。

歷代劇情
。吉光@SC
。吉光@SC2
吉光@SC3
吉光@SC4

soullegen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本文譯者神殿羊(korinaga@ ◇劍與魂的物語◇),如欲轉載請註明作者與出處。

蘇菲緹雅‧亞歷山卓
Sophitia Alexandra

年齡:25歲。
出身:鄂圖曼土耳其帝國/雅典
身高:168cm。
體重:無可奉告。
生日:3月12日。
血型:B型。
武器:短劍&小型盾。
   「ω劍&麋鹿盾」
流派:聖雅典娜流。
家族:夫‧羅迪翁
   女‧碧拉
   子‧帕楚克羅斯


這心是它自己的住家,在它裏面
能把天堂變地獄,地獄變天堂。
--密爾頓《失樂園》


  雖只是個平凡的麵包店女孩,但少女虔敬的心為古希臘神祇赫淮斯托斯所預見,因而獲得了神諭。她曾以聖戰士的身份與刀魂交戰,然而擊碎其中一把劍的代價是,她的身體浸浴在噴灑出的邪劍碎片中。

  蘇菲緹雅隱約感到自己的胸口有疼痛穿過,她不知道,一塊刀魂的碎片就此深刺而入。刺進她身體的邪劍碎片理當已全數清除,然而這是唯一的例外,這塊碎片深達近心臟之處,若對其下手恐危及蘇菲緹雅的性命,有鑑於此,只得任其殘留體內。

  這塊刀魂的碎片,讓蘇菲緹雅的人生就此蒙上陰影。和丈夫結合,得到一對姊弟,但侵蝕蘇菲緹雅身體的邪劍之氣也被產下的孩子們承繼了。結果,這種體質招來了新的不幸,狡猾的邪劍之僕抓走了愛女,消失進霧中--就發生在她為了求得孩子們的幸福而離家尋找刀魂的期間。

  不知自家發生了悲劇,追尋著邪劍的蘇菲緹雅,終於來到刀魂支配的奧斯特蘭堡。至此她才得知,心愛的女兒因為承繼了那個血脈而遭綁架;她才得知,刀魂的力量變得從未有過的巨大;她才得知……在那影響下,幼小女孩的身體變成了沒有刀魂的邪氣就再也無法生存下去……。

  「--好啦,該怎麼辦呀?拋夫棄子的壞媽媽啊,
   信不信是隨你啦……但你可要好~好想清楚唷!」
  黑暗的鳥囀細語,像細緻編織的詛咒般,纏繞著蘇菲緹雅。為了拯救自己可憐的孩子,她起身破壞刀魂,但尋找著刀魂的她,腳步卻逐漸放慢,最終完全止住。

  ……要是現在沒了刀魂,那股邪氣消散掉的話……那孩子的性命,該不會就……?

  不知這樣佇立了多久,日輪隱翳,四周景色昏暗下來,從何集結而來的鴉群發出刺耳的鳴啼。在不安與混亂的中心點,刀魂的咒縛擒住蘇菲緹雅不放。傾蓋住魔都奧斯特蘭堡的黑夜,正飲舐著她的心。

  是自己偏離了過去曾相信是正確的道路。是的,沒辦法回頭了。得到神諭的少女,已經不在了。

  蘇菲緹雅成為墮落的聖戰士,為了守護自己的孩子,選擇和那些企圖到魔都破壞刀魂的人一戰的命運。每每犯下的罪孽都讓她的心感到絞痛,但她沒別條路可走了。

  被災禍的邪劍束縛的蘇菲緹雅,要讓家人能生活在陽光下的日子,已再無復返了嗎……?



備註:
  引用句出自John Milton的《Paradise Lost》,
  此處採用桂冠出版社出版、朱維之先生翻譯的版本。
  原文是:
The mind is its own place, and in itself
Can make a heaven of hell, a hell of heaven.


歷代劇情
。蘇菲緹雅@SE
蘇菲緹雅@SC
。蘇菲緹雅@SC2
蘇菲緹雅@SC3
蘇菲緹雅@SC4

soullegen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本文譯者神殿羊(korinaga@ ◇劍與魂的物語◇),如欲轉載請註明作者與出處。

沃爾德
Voldo

年齡:50歲。
出身:拿坡里王國/帕勒摩
身高:183cm。
體重:84kg。
生日:8月25日。
血型:A型。
武器:拳劍×2,
   「意&壽」
流派:自有流派。
家族:雙親已入鬼籍
   手足四人死於戰亂
   主人‧貝爾齊在他界已久


那一夜,我見到了永恆,
如同一只無盡光芒與純潔的巨環,
全然平靜地輝耀著。
--亨利‧沃恩《世界》


  在覆蓋住奧斯特蘭堡的邪氣中,一名男子自黑影中潛行進另一道黑影裡。總是阻擋在侵入者面前的凶惡戰士不見蹤影,取而代之的是隻鳥鴉,像引導似地朝城堡飛近。不久後,被詛咒的廢城出現在他面前。

  黑羽振翅,將他誘入城中深處。這名侵入者--沃爾德,以超越人體的行動穿越回廊,終至刀魂跟前。倚靠在玉座上的蒼騎士,以及他手上的邪劍……妖異的空氣支配著整座房間。似是為了奪劍,沃爾德悄悄地靠近動也不動的蒼騎士……!

  這世上獨一無二的最終秘寶‧刀魂,無論如何都要將它拿到手。

  那是他過世的主人--貝爾齊的心願。貝爾齊靠著武器買賣聚斂財富,曾發出「沒有不存在於我名下的東西」的豪語,而這是他畢生唯一未能到手的物品。在貝爾齊死後至今數十年,沃爾德為了能實現遺願而活動著,依舊全心全意地侍奉著主人。他從貝爾齊及其遺產沈眠的墓所、世人稱為金錢坑的深穴中爬出,為求邪劍而浪跡天涯。然後……巨大的願望終於要實現了!

  「沃爾德啊……」
   當刀魂握在手中時,一股衝擊奔走過沃爾德。懷念的愉悅之聲對他溫柔細語,那是無法遺忘的聲音。深愛的主人,在他失去視力以久的眼中映出身姿,他忍不住當場跪下叩首,高舉著刀魂,像要將它奉獻出來。

  「做得很好,沃爾德,我相當高興。……不過,你還有非做不可的事,知道嗎?」
  從他緊閉的雙眼裡,湧出溫熱的東西……那是枯涸已久的眼淚。對,必須保護刀魂。這可是貝爾齊死後仍持續期望的、舉世無雙的秘寶,而意圖染指這無可取代的珍品的傢伙們仍未斬草除根。獲得了新的使命,沃爾德從喉嚨中傾漏出歡喜的聲音。

  捨棄了一切,可說是發狂般地活在盲目忠誠裡,沃爾德的思考停滯在時間中,是故沒有任何東西能崩毀他的心。然而,刀魂自精神內側朝沃爾德的心出手,就這樣,堅強的忠誠心被刀魂給迷魅了。

  守護的場所從神聖的墓地轉為魔都奧斯特蘭堡,沃爾德現今依然狩獵「主子的敵人」。雖然沃爾德被刀魂沾染邪氣而邪化,但他的忠義卻未被玷汙。他的心中並沒有刀魂,他所凝視的只有一個人,就是他從不停止敬愛的主人貝爾齊。



備註:
  引用句出自十七世紀威爾斯玄學詩人Henry Vaughan的《The World》第一節。

歷代劇情
。沃爾德@SE
沃爾德@SC
。沃爾德@SC2
沃爾德@SC3
沃爾德@SC4

soullegen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本文譯者征世(masayo@巴哈姆特電玩資訊站),如欲轉載請註明作者與出處。

拉菲爾‧索雷爾
Raphael Sorel

年齡:32。
出身:法蘭西王國/盧昂
身高:178cm。
體重:72kg。
生日:11月27日。
血型:A型。
武器:西洋劍,
   「弗蘭貝特」
流派:索雷爾西洋劍術
家族:養女‧艾蜜


胸中湧起的衝動,正是命運之聲。
--席勒


  他仰頭望天,那格外明亮的滿月放出光芒,只照耀在身為特選者的他一人身上。

  在黑暗森林的深處,他終於找到了那通往偉大目標的道路。開啟道路的關鍵,是過去所追求的刀魂、以及擁有破邪之力的「聖石」都遠遠不及的強大力量--從遙遠的過去開始,無數度遏止了邪劍刀魂的靈劍˙劍魂,若能使用那股力量的話,絕對能夠創造出完美的世界!

  對拉菲爾來說,艾蜜就是一切。他曾謀劃著要將世間的一切邪化,準備創造出為了艾蜜而存在的世界。然而,因為被稱為「聖石」的石頭的力量,他的計畫產生了破綻:最先是一部分已被邪化的市街居民恢復了神志清醒;邪化是刀魂之力所產生的現象……也就是說,有什麼超越了刀魂之力的東西存在。不能依賴刀魂來達成目標了,非得尋找到新的道路不可……!將包圍市街的軍隊一掃而空,他為了尋求新的力量而消失在夜晚的黑闇中。

  他一邊探聽著「聖石」以及與之相似的破邪之力,一邊持續著旅行。拉菲爾暫且循著市井傳聞而前進,但很快便放棄了這個方向,人們每天每天為了活下去而竭盡全力,不可能對他所期望的力量有太多認知。接著他接近從一塊土地流亡到另一塊土地的人們,廣泛尋求無法在城鎮中入手的情報。最後拉菲爾踏入了自己同類的領域--被城鎮放逐而生活在夜之森的居民們,因為擁有超越人們所能認知的力量而被恐懼、排擠的存在,他們近似於魔物,故這幾年來受到刀魂的影響應該相當巨大才是;是他們的話,絕對掌握著什麼有利的情報。

  從以前開始收集的邪劍碎片在這裡派上了用場,邊以碎片為餌,邊不時以力逼問,拉菲爾朝真相的核心前進。之後,他終於發現了,很久以前就滅亡的一族的末裔--自稱為「守護靈劍的一族」的人們,他們為自己在歷史中被遺忘感到恥辱,一邊盼望著再現於世一邊為瑣事而生活著;期望雖高、但光是要延續血脈就已竭盡全力的他們,早失去靈劍已久,然而他們卻還繼續謹守著那個傳說:為了與邪劍刀魂對抗而存在的劍˙靈劍劍魂!這別無其他正是拉菲爾所追求的答案!

  浮出瘋狂的笑容,拉菲爾的劍染上了朱赤之色。他們已再沒有存在的理由了,從今之後靈劍的力量將由他來繼承,隱密生活的一族,其存在目的已經終了。他仰望夜空,仰望那妖媚欲滴的滿月。

  何等美麗的夜空啊!沉浸在幸福的餘韻中,幾道光從他的視線中流過,望向光所消失的方向,拉菲爾想起了在那盡頭處有著什麼--過去與邪劍相遇之地˙奧斯特蘭堡……。自如同要縫補星辰間空隙般奔馳的光流中,確實能感覺到那股邪氣。他已知道了那東西的真面目,在那個地方,刀魂正要復活;若封印邪劍之力是靈劍的宿命,那劍魂必然也會在奧斯特蘭堡現身。

  沐浴著月光,拉菲爾笑了。他要進一步創造為了艾蜜而存在的完美世界,因邪劍而聚集的那些傢伙們,連問題也算不上。在滿月旁不懂分寸打算綻放光芒的星子們,注定不著痕跡地消失!



歷代劇情
。拉菲爾@SC2
拉菲爾@SC3
拉菲爾@SC4

soullegen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本文譯者神殿羊(korinaga@巴哈姆特電玩資訊站),如欲轉載請註明作者與出處。

洪潤星
Hong Yun-seong

年齡:18。
出身:朝鮮/智異山
身高:176cm。
體重:72kg。
生日:4月16日。
血型:O型。
武器:中華刀,
   「白露」
流派:成家式大刀術
   (多半混雜自創招式)
家族:父親病死、
   母親行蹤不明、
   恩師‧成漢明


生命中最讓人開心的,就是去做別人說不能做的事。
--華特‧白芝浩


  沿著小亞細亞中部的溪谷搭建的聚落,洪潤星在此處遇上正在探尋刀魂的塔琳姆。和單獨旅行相比,兩個人總較好照應,如是想的潤星,追上先前匆忙離去的塔琳姆,半強迫的要求同行。塔琳姆也沒什麼特別的理由拒絕,兩人便結伴而行。

  從小亞細亞進入歐洲的途中,兩人聽聞到隔海的埃及發生了推想是刀魂引發的事件傳言。經海路來到埃及,抵達了遭斬擊破壞的神殿時,他們見識到那些相當新的傷痕。

  果然刀魂真的很有力量。潤星確信,若是持有這股力量,確實能守護祖國沒錯。塔琳姆見潤星如此情景,便忠告他,刀魂是不應出現於世的歪曲存在。打從兩人一起旅行後,這話已經聽下不知多少次了。而對於總是虛與委蛇的潤星,塔琳姆頑固地想說服他。即使潤星感受到她的認真與誠心,也不是把那些話都當耳邊風,但他……還是想要親自確認刀魂是正是邪。

  再次朝向歐洲出發的兩人面前,出現了來自故鄉成式道場的女子‧成美那。

  「刀魂是帶來災禍的邪惡之力,靠那種東西哪救得了國啊。」
  才一開口,美那就說出和塔琳姆同樣的話,簡直是在叫他中止搜索刀魂似的,如同連珠砲般的訓斥打得潤星些許難耐,然而對手是恩師的女兒,以門生而言又是前輩--事實上潤星在如同大姊般的美那面前根本抬不起頭來,甚者武技也敵不過對方……再這樣下去,被遣送回國只是早晚的問題。

  結果潤星採取的行動相當單純,便是趁美那等人熟睡之時,如脫兔般奔逃而出。倘若錯失這次時機的話,也許再也沒有搜索刀魂的機會。這是不得已的選擇,只不過沒法和塔琳姆打聲招呼,讓他些許感到遺憾。

  幸而在至今的旅途中,大抵能推斷出刀魂的所在。潤星依循塔琳姆曾感受到邪劍氣息的方位,朝西方前進。果不其然,隨著旅程的進展,關於刀魂的情報也跟著增加,不久後,可勾勒出的實際輪廓亦現形眼前。那是傳言中持有刀魂、擁有強大力量的蒼騎士,及其引發的大量慘劇與纍纍傷痕。莫非刀魂真的是邪劍?

  不,也應該考量到,或許邪惡的並不是刀魂,而是蒼騎士本人。武器終究只是道具而已,並不會隨使用者的狀態而改變性質吧?走訪遭受破壞的村落與市町,潤星持續思考著。

  不久後,終於連蒼騎士的根據地‧奧斯特蘭堡也近在眉睫。只是有個流言傳進他耳裡,讓他察覺到不尋常的氣息。據聞一名隻身進入奧斯特蘭堡的劍士,勉強從廢城生還逃離。或許能從他身上獲取重要情報,潤星抱持這樣的期待前去拜訪對方。

  「……你是…潤星……?」
  出乎意料的,那名劍士正是被潤星視作英雄般尊敬的人物……成式道場引以為豪的劍客‧黃星京。黃星京受傷很深,也無法隨心所欲地起身。真沒想到能在離故鄉這麼遙遠的地方相遇!

  不對,這不是重點……能讓武技無人能並駕齊驅的黃星京受如此重傷,這讓潤星難以置信。

  黃星京將原委告訴潤星。他被指派三次搜索刀魂的任務,而朝向過去就一直注意的奧斯特蘭堡出發。「探索」只是表向的名義而已。不過由於他曾一度否定「救國之劍」的存在,而遭受禁閉的處份。之所以硬將任務交給他的真意……是來自李舜臣將軍隱慝無言的命令,因為他尊重黃星京的自身判斷,而要讓其完成未竟之事。

  來到現場,看到為災厄所苦的人們,黃星京當下判斷,刀魂確實是「亡國之劍」,而嘗試要破壞它。

  連敬愛的師兄都認為刀魂是邪劍,這帶給潤星不小的衝擊,但是……這並不能改變潤星的想法。明白他堅定決心的黃星京,像在打量什麼似的,將視線投向潤星思考著……不久後,他深深地點了點頭。

  潤星對故國的思念並非虛假,過去心智不成熟的部分,歷經長久的旅行也大有成長,只要看他那毅然的面孔便能一目瞭然。黃星京忖想著,這稍久未見的師弟,已是能獨當一面的志士了,他也明白,對這名熱情洋溢的年輕人,該相信的時候給予信任是重要的。

  將對刀魂的所知竭盡傳授給潤星的黃星京,嚴正地警告對方--要留意,詛咒之地奧斯特蘭堡,依然有未知的危險。接著,他說出了那個真相……。

  是的,這是潤星唯一百思不解之處,那名擊敗黃星京的人,讓人驚訝的,竟是一名女性劍士。不僅如此,在她打倒黃星京後,不但未取下他的性命,反而硬要放他離去……。

  「她也是…為了守護弱小而戰……她是那樣的眼神。」

  將一切訴說完後,黃星京以賦予勇氣的微笑,對潤星說:「不必靠誰來告訴你應當怎麼做,由你自己發掘出答案來吧。」

  感受到未曾有過的強力自背後一推,潤星來到了奧斯特蘭堡。唯有依靠自身的力量,才能看清那個命運!




歷代劇情
洪潤星@SC2
洪潤星@SC3
洪潤星@SC4

soullegen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本文作者神殿羊(korinaga@ ◇劍與魂的物語◇),如欲轉載請註明作者與出處。

更新修正:
  已有圖片釋出證實第三名星戰角色加入,不論PS3或Xox360版皆可使用。角色是Secret Apprentice,出自《Star Wars: The Force Unleashed》,此遊戲是LucasArt預計發行的第三人稱視角動作遊戲,而The Apprentice是玩家在該遊戲中操作的角色。




其他圖片連結:
GameSpot.com



  在先前的文章中列舉影片中出現的35個單字,而這名Apprentice則是對應到並非35個單字內的字:Destiny(命運)。


soullegen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本文譯者神殿羊(korinaga@巴哈姆特電玩資訊站),如欲轉載請註明作者與出處。

蜥蜴人(艾昂‧卡爾各斯)
Lizardman (Aeon Calcos)

年齡:36。
   維持此姿態已歷七年。
出身:鄂圖曼土耳其帝國/斯巴達
身高:180cm。
體重:86kg。
生日:6月23日。
血型:無。
武器:手斧&小型盾,
   「忌恨斧&艾亞盾」
流派:捷阿雷斯流
家族:雖說回鄉時家人仍在……


在黑暗中,我等的想像力
往往比光明下更加強大。
--康德《萬物之終結》


  討伐神--。對自身境遇感到絕望、任憑憤怒竄流的男子如是想--終究不能原諒捨棄信徒的神。他已有拋棄一切的覺悟,反正也沒什麼好失去的了。但是……背負在他身上的命運卻益發殘酷。

  變化成異形的肉體,也開始侵蝕精神。從不再是人類的那一刻起,一點一滴地,胸中的野獸之心擴展著版圖。緩緩失去的人性啊,原本纖細的情感確實變得粗拙,墮為對任何事物都漠不關心的冷血存在。

  作為人類的記憶接連遺忘,過去相會的朋友、給予溫暖的家人們,這些應當是重要的回憶正霧散雲消。只不過在這之後,也鮮少會去掛心這回事了。

  像是乾枯的樹皮片片剝落,記憶的碎片不斷飄逝進無從返回的深淵中。接著不久後……「艾昂‧卡爾各斯」,這個曾是自己的名字,也被放手拋向遺忘的彼岸。

  在不知不覺間,他身邊開始聚集了獸人同類。他們都是被邪教集團改造的怪物,在教團崩解後流離失所而四散各地。原本是人類的牠們也可說是犧牲者,以前的艾昂或許還會抱持同理心,但現在他所想的只有一個……同為蜥蜴人,誰最強,誰就擁有支配的權力--這種野獸的盤算。

  依據這點,根本無人能與他為敵。強韌的軀體、出類拔萃的戰技……發自沈默的威壓感足以道盡他的力量。於是,至今只是聽命行事的蜥蜴人們,再度尋求到強大的主人。野獸有野獸的規矩,不要浪費任何無謂的血。

  雖然過去他也曾統御愚蠢的獸人獵殺大量靈魂,但現今並非有什麼目的,而是由本能驅使著行動。放任殘忍的衝動,為了爭奪而爭奪,為了殺戳而殺戳,與其說他已自邪神教團的控制中解放、能對神祇張牙舞爪,不如說是失去理性的脫韁野馬罷了。乘著暗夜襲擊人畜的異形們,被視作如同疾病般的災厄恐懼著,不久後也成為人世間的傳說。


  --就發生在睡眠總是中斷的深夜裡。

  偶爾也會有人類記憶突然驚醒的時刻,這時他就會對自身處境感到愕然。像是惡夢般混沌的現實,到底是哪裡出錯了?搜尋記憶,卻是無盡虛無的空白。想要釐清思緒,但用來思考的單字已遺忘大半。宛如遭蠹蟲蛀食的書冊,欠缺詞彙的思慮無法使意義成形。他為強烈的焦燥所苦,拼命想要回憶起什麼,卻連自己是什麼人都不知道……。

  為時已晚,就像水從難以修復的洞口流失,成為一只空瓶。他的記憶幾乎脫落了,僅有像失去了什麼的空虛感,伴隨絕望的焦慮驅趕著他。

  到底是丟失了什麼?和性命同等重要的東西……想不出那個字而感到苦悶,醜陋的下顎發出刺耳的喘息,身體禁不住顫抖著……不,等等,就快想起來了。

  對……是「魂」。我的靈魂到哪去了?

  不顧一切地循記憶下探,那殘留在瓶底邊的最後一滴水,因過去他抱持的執念餘輝而發亮著。刀魂,這個名字在腦海中明朗起來。沒錯,那裡有我的靈魂……!

  想起靈魂的所在而感到狂喜,為了使稍縱即逝的記憶得以保存,他不停複誦著言辭。魂。刀魂。魂。刀魂。魂。刀魂……。
  (啊啊,我的靈…魂。找出來。就清楚了。)
  在這最後的思念後,他嗟吁一息,氣力盡失,閉眼落入沈眠的洪淵。

  但當他再次清醒時,作為人類思考與記憶的一切又片瓦無存。僅此唯一,殘存於人心時專一的渴望--也轉往他已成野獸的心了吧。




補註:
  《萬物之終結》(Das Ende aller Dinge)於1794年(康德70歲)刊載於《柏林月刊》第23卷,6月號。

  引用句只採該段原文中的後句
Er ist furchtbar erhaben: zum Teil wegen seiner Dunkelheit,
in der die Einbildungskraft mächtiger als bei hellem Licht zu wirken pflegt.

  在李明輝先生翻譯/聯經出版的《康德歷史哲學論文集》中譯為
它是可怖而崇高的,部分是由於它的隱晦,
而在隱晦之中,構想力往往比在光天化日之下有更強烈的作用。

  這篇文章是康德在探討新約聖經中的末世與審判之說,此段文章指涉的概念則是「永恆」。這其實只是康德的一段論述,並非如我從日文轉譯過來那般帶些許神秘色彩。


歷代劇情
蜥蜴人@SC
蜥蜴人@SC3
蜥蜴人@SC4

soullegen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