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譯者神殿羊(korinaga@◇劍與魂的物語◇),如欲轉載請註明作者與出處。

柴香華
Chai Xianghua

年齡:20。
出身:明帝國/北京
身高:152cm。
體重:46kg。
生日:4月2日。
血型:B型。
武器:中華劍,
   (無名)
流派:母親傳授的劍法
家族:母親病故、
   從母親那聽到父親死訊 


如果沒有勇氣去面對、嘗試,那麼生命還有什麼意義?
--梵谷


  歷經故國修行,克服了自身精神弱點的香華,在確信自己足以和邪劍再度相會後,踏上絲路急行西方而去。

  終於來到了中亞的鬥技場,所盼望的相逢也得償所願。同以刀魂為目標的話,總有可能相遇的。她相當明白。聚集強者的鬥技場也聚集了情報,彼此相互考量的結果,到底就是那麼回事吧。

  只不過,沒想到竟這麼快就相會……。臉埋進齊力克的胸膛,面頰上不斷滑落的淚水,將香華的心緒如實地表露出來。

  分享著重逢喜悅的兩人,旅途中聽聞到過去另名一同旅行的夥伴--琉球海盜真喜志的傳言,便暫時放棄西向行程,改朝南方的印度前進。然而,再會的期待雖得以實現……真喜志卻從二人面前離去。香華的目光無法離開那背影,就似是一道難以拭去的暗影落下般,遮擋住兩人的呼喚。

  在沈重的氣氛中道別了印度來到歐洲,朝那個地方馬不停蹄地前進。雖然和先前走的是同樣的道路,如今卻少了一個人的腳步聲。像要揮掃掉不安似的,香華表現出明朗爽快的樣子。但齊力克不知在煩惱著什麼,總是獨自一人陷入沈思。

  「齊力克……?」
  香華輕喚一聲,沒有回應。
  再一次呼喊他的名字,帶著幾分尖銳的聲音,讓齊力克詑異地回過頭來。看來他已深思到連她的聲音都沒聽見的程度。

  如果有什麼煩惱,也可以跟我說呀……。她故作慍怒地接道:
  「……要是哪天怎麼的可得給我打起精神啊~ 不然我可會很困擾吶。」
  --齊力克大概也在思考真喜志的事吧。香華如此想著,目光朝西方望去。在這之後,他們也追尋過真喜志的蹤跡,但得到的情報卻少之又少。不過,其中也有像真喜志的人前往奧斯特蘭堡的傳言……。

  真喜志,不會是為了報仇,而想求取刀魂吧?
  若是如此,香華無論如何都要阻止真喜志了。就算仰賴邪劍的力量達成復仇,她也不認為這能讓他獲得救贖。

  過去三人曾投入靈劍和邪劍引起的爭戰漩渦中。香華回想起真喜志那爽朗性情所帶來歡笑不斷的旅程,他的存在就像值得依靠的大哥,屢次支持著年輕的兩人。

  距離當時也過了好長一段時間,或許就此和真喜志分道揚鑣,再也不會是過去那個樣子了……。

  即便是他們自己亦然。香華望向身旁的齊力克,雖然不知道他是如何看待自己的……但她已下了決定。只不過,在事情有所結果之前,那是無法從口中清楚傳達的吧。兩人之間,就像存在著嚴格約定般地沈默。

  還有個會讓香華感到難過的事實……便是意外弄丟靈劍這件事。就算不知隱藏其中的那股力量,那把劍依舊是母親遺留下來的唯一紀念。失去它,形同斷了與亡母的羈絆。手中那熟悉的觸感,至今仍無法忘懷。但也正因如此,她砥礪著承繼自母親的武藝,透過身體更強烈地感受對母親的牽掛與眷念。

  並且--。
  香華思忖著。隱藏在心中的想法,不管是過去還是現在皆無改變。不,是擁有比以前更強大的信念,她要定睛注視旅程的終結。

  非得阻止邪劍不可。邪劍的力量在增強,近年來的損害也持續擴大。那毒牙所及的範圍,蔓延至全世界只是早晚的問題。

  在當時--和刀魂對峙的當時,因力有未逮而無法完全破壞邪劍,這份遺憾不可能得以遺忘。今天的悲劇,也是當時未能葬送邪劍的自己等人的責任。

  我--要開創自己的命運。
  我們這次,定會根除刀魂的性命……!

  化悔悟為決心,她走著自己相信的道路。毅然地抬起頭,不再有迷惘。那充滿邪氣的流星群朝西方天空劃去的夜晚,香華明白--對決的時刻,近在眼前……。



歷代劇情
香華@SC
香華@SC2
香華@SC3
香華@SC4

soullegen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