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譯者神殿羊(korinaga@◇劍與魂的物語◇),如欲轉載請註明作者與出處。

齊力克
Kilik

年齡:23。
出身:不明。
   育於明帝國/真行山臨勝寺
身高:167cm。
體重:63kg。
生日:2月9日。
血型:A型。
武器:棍。
   「滅法棍」
流派:真行山臨勝寺棍法奧傳
家族:包括一同在臨勝寺被撫養
   如同姊姊般的香蓮和他人
   皆被自己殺害、
   師父‧劍聖(本名不明)


吾道一以貫之。
--孔子《論語》


  「齊力克……?」
  香華呼喊了一聲他的名字,但是並未傳入耳裡。

  由於身軀曾遭受刀魂所引發邪惡種子的邪氣侵犯之故,齊力克投身於對抗邪劍的爭戰中。雖然一度與持有靈劍的香華一同獲勝,刀魂仍在數年間取回力量,意圖再度加害世界。

  齊力克可沒得以無所事事地度日子。他積聚更多修行、研習純淨邪氣之術,立誓要淨化刀魂。如此,方能補償那些過去被邪氣奪走心智時,所殺害的人們。

  從近處目睹靈劍與邪劍爭鬥的經驗,再加上鍛鍊自身精神過程中,探查那股虯蟠於體內的邪氣本質的結果……他得到一個答案。

  劍魂也是--和刀魂極端相近的存在。僅有力的「方向」相異,兩者擁有的是同然的性質。雖然劍魂被傳言為靈劍,但若被那凌駕於力量之上的惡意所揮舞,恐怕也將化為邪劍吧。不過,邪劍亦然。最重要的,還是得調停兩者猶如激烈奔流般的力量。接著將彼此之力相互消解於一點……停止一切流動,形成如同鏡面般平靜的水面。

  自進入歐洲起,就注意到自己被數量不明的人所跟著。雖然不知來者何人,這場爭戰可不能再卷入他人,對那些連邪劍和靈劍為何物尚未知者猶甚。然而所能做的,也只有儘量隱蔽行蹤了……。

  「齊力克!」
  香華再次喊了一聲,比之前更加尖銳的語調,讓齊力克嚇了一跳。
  「啊啊……抱歉,剛在想事情。」
  「……要是哪天怎麼的可得給我打起精神啊~ 不然我可會很困擾吶。」
  她帶著微笑說。自和香華於追尋邪劍的旅途中相會以來,一直是共同行動著。過往亦曾握有靈劍的香華,並沒有注意到劍魂的危險性。

  而她對自己抱持好感這件事,即便是遲鈍的齊力克也察覺到了。在他面對香華時,也會有種像是心靈得到寄託般的暖暖情意。這是事實。但是,他對她的感情……比較接近像對親人這般的念慕之情。他覺得香華有某些地方會讓他回想起--過去曾仰慕著一位如同姊姊般的女性--香蓮。是什麼緣由也無從解釋,總之他會在面對香華的無意識間,看見香蓮的面孔……說不定這正是妨礙著齊力克將香華視作單純一名女性的原因。

  沒錯,無論再怎麼鍛鍊,連同心也鍛鍊了,那胸中之痛絕對是消不去的。每每看到香華的笑容,就不禁想起那親手殺害香蓮的過去。

  也正是那讓他下了決斷,走上「兩極的調停者」這非人之道。要讓靈劍與邪劍兩者的力量不在天秤上偏移,持續著極其微妙的平衡……直到永遠。若能激發出巢居於自身體內的邪氣的話,相信是有可能辦到的。他的師父劍聖便是如此行事,存活了悠久的時空。

  看著站在身旁的香華,她露出「怎麼了?」的微笑回望齊力克。

  --自己選擇的命運,不能將香華牽連進來。

  還有就是……真喜志。齊力克回想著這先前一同踏上旅程的同伴。他們在印度別離,以他這樣的男人,想來不會輕易被刀魂的力量魅惑住,必定是存在什麼理由。那麼現在,他又在做些什麼呢?

  幽暗的天空下,說是要報仇,繼續追著微弱光芒而去的身影自眼前浮上。

  那一夜,兩人看見朝西飛去的流星群,在美麗的光影中感受到刀魂邪氣的他們,直覺應當再加快腳步。

  二人已近決戰之地‧奧斯特蘭堡。然而齊力克卻下了決心--屆時將獨自前行。捨棄身為人的幸福,成為自然的一部分。已經……不能讓靈劍和邪劍在人世間降下陰影……。這也正是為了守護重要之人而使出的一個手段,他是那麼相信著。



歷代劇情
。齊力克@SC
。齊力克@SC2
齊力克@SC3
齊力克@SC4

soullegen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