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譯者神殿羊(korinaga@◇劍與魂的物語◇),如欲轉載請註明作者與出處。

塔琳姆
Talim

年齡:15。
出身:東南亞/祀風部落。
身高:144cm。
體重:42kg。
生日:6月15日。
血型:不明。
武器:叉刃拐×2,
   「羅卡‧魯哈&
    西‧薩利卡」
流派:祀風之奉納劍舞。
家族:父‧桑浦特、
   母‧娌蒂、
   祖母(大長老)‧卡拉娜、
   鳥‧阿倫


假若我是一朵隨你飄飛的雲彩……
--雪萊《西風頌》


  又是…這個夢境--。

  青色的光芒讓人想到波光粼粼的水面,在其中,一把劍正耀射輝煌。乘著風的邪氣,被劍散放出的波動消滅。舉起手,意欲遮翳那眩目刺眼的亮光……。

  夢境在此中斷。那是在幫助遭受邪氣侵襲的少年時,所窺見的幻視。此後,那把劍屢次出現在塔琳姆夢中。

  「喲,醒來啦?」
  說話的是在解救少年當時,一同生活的青年--洪潤星。他也是在尋找刀魂的旅途,而向塔琳姆提議同行。剛開始塔琳姆對他的獨斷專行感到困惑,但若能和擁有相同目標的同士協力合作亦是無妨。再說……塔琳姆一眼瞥向洪潤星。潤星確實是在求取刀魂的力量,雖然塔琳姆從以前就告知邪劍的危險性,但他究竟有沒有認真聽進她的話……無從得知。放任他置之不理,多少還是會擔心吧。因此,塔琳姆接受了潤星的提議,一同踏上旅程。

  不久後,兩人來到歐洲的門戶--伊斯坦堡。他們蒐集往來各地的行商與船員們的情報,得知隔海埃及的古代神殿遭到破壞的傳聞。據說那堅固石材修築成的神殿,在劍劈斬下摧毀崩壞。一時之間讓人難以置信,不過如果那把劍是刀魂的話……說不定是有可能的。這般見解的塔琳姆向潤星建議前往埃及,兩人便乘船而去。

  在毀壞的神殿之處,尚殘餘著數度感應到的邪氣。果然是刀魂的凶行哪。潤星對其威力面露敬佩之情,對此塔琳姆再度提起刀魂的危險性。她用了比平時更嚴厲的語氣予以忠告,然而潤星依舊毫不在意。即便塔琳姆硬是絮叨警告潤星到近乎冥頑不靈的地步,結局仍一如往常地被閃躲掉。

  在重往歐洲途中,潤星的同門‧成美那現身二人面前。總是淘氣調皮的潤星突然間變得相當恭順,就像在她面前抬不起頭來那樣……如同小娃兒似地,被美那駁斥得無法招架。這滑稽的模樣讓塔琳姆不禁笑了出來。這兩人間流動著舒適的風,感覺就像一對要好的姊弟一般。

  ……但在隔天,潤星忽然失去蹤影。大概是認定美那要將他遣返回國,才在夜間逃離。連聲招呼都不打就跑掉,塔琳姆是不大高興,但她注意到美那驚訝呆茫的神情。即使是美那,也沒料想到潤星竟會逃跑……亦即是,他的決心只有強烈可言。潤星……堅持要憑自己的雙眼,看清刀魂的善惡吧。呼,輕嘆口氣,還真是拿他沒輒。不過……。

  「潤星他……雖然看起來如此,但也是個正直的人,最後一定會做出正確決定的。」
  塔琳姆向美那擔保,那份單純亦正是他的優點,她是這麼認為的。

  就這樣,塔琳姆和說要追尋潤星的美那道別,再度回到單獨一人的旅程。若是跟在潤星之後,或許不久後就能遇上刀魂。但在那之前,她有想要先調查的事。

  青色的、閃耀著的劍--那幻視究竟意味著什麼? 她怎樣也捉不住那答案。甚至連見識多廣的船員、傳承古話的老者,亦表示未曾聽聞過那樣的劍的事蹟。即使如此,她還是相信著宿於自身中的巫女之力。她不認為心中所見的光景沒有意義,而是應當有著什麼重要的真實在那現示著……。

  在一個夜晚,塔琳姆撞見了怵目驚心的不可思議景象。數條光芒劃過夜空,如同流星群般西向飛去。那是幕美麗的景色,但她感受到空中瀰漫著邪惡的氣息。那肯定是……邪惡者,將與自己同屬黑暗的存在召喚而去。塔琳姆想起自己持有的「邪劍碎片」,在她剛取出的一刻……那東西就發出強烈波動,飛向天際,朝虛空消逝。

  過分吹咈的風揭示不祥的預感,塔琳姆感覺到邪劍的力量在增強。時間已剩無幾……再不動身,朝向刀魂根源的話。

  從那天起,塔琳姆變得每天都能看到幻視。最初予人清澄印象的那把劍,力量看來愈發強烈,最後把周遭舉凡一切的存在消滅殆盡。簡直就像在和日復一日增強的邪劍之氣相呼應般。她憂心,如果這將是不久的未來的樣貌……那麼那個意義就不單單只是啟示已矣,而是某種警告吧?

  過強的力量會歪曲自然之理。對這世界最重要的,就是趨向平衡的意志。不管多出色的力量能做到調解世界,若其忽略要協調失衡……亦將轉變為巨大的災禍。

  塔琳姆不安地朝天空望去。馳騁千里、巡走世界的風,如今正帶著悲鳴而來……。



備註:
   引用句為網路通行翻譯,譯者來源不明。
   原句為
If I were a swift cloud to fly with thee
   桂冠‧楊熙齡譯為「如果我是隨著你飛翔的雲塊」
   光復‧查良錚譯為「假如我是能和你飛跑的雲霧」
歷代劇情
塔琳姆@SC2
塔琳姆@SC3
塔琳姆@SC4

soullegen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