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3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本文譯者神殿羊(korinaga@◇劍與魂的物語◇),如欲轉載請註明作者與出處。

多喜
Taki

年齡:25。
出身:日本
身高:170cm。
體重:53kg。
生日:不明。
血型:A型。
武器:忍者刀,
   「裂鬼丸&滅鬼丸」
流派:夢想拔刀流
家族:雙親、手足皆病死,
   恩師‧斗鬼



孤高的妖魔獵人 多喜


  擁有與生具來的靈力、運用封魔之術及武器解決妖魔鬼怪的封魔一族,其中有位名為多喜的女忍者,在首領斗鬼的栽培下,以其稀世的能力執行任務。

  多喜一直以忠心回應著恩師斗鬼的信賴……直到接受到某個任務為止。

  一族的實力者‧八兵衛取走斗鬼擁有的靈刀『滅鬼丸』,連同女兒千惠一起消失蹤影。「搜出八兵衛,奪回滅鬼丸。那傢伙的生死毋須理會!」凡能運用的人員,斗鬼皆派去追擊八兵衛。多喜亦不例外,但對於抱持激烈殺氣之命令的恩師,她開始感到疑慮。

  多喜非常迅速地掌握住八兵衛的所在並與之接觸,然而八兵衛告訴多喜滅鬼丸所持有的恐怖力量,及受其擒獲而狂亂的斗鬼之野心。聽從八兵衛的心願,多喜隱匿讓渡來的滅鬼丸,並散佈「八兵衛親子已遭流浪劍士所害」的謠言。

  再度返回原先的封魔任務,但在與魔物的戰鬥中,到來一些變化。

  (怪哉,『裂鬼丸』當是切魔斬妖之刀,但如今是怎麼回事?僅止碰觸,就能消滅魔物……)

  多喜的愛刀‧裂鬼丸,是她親手打造的忍者刀,但她不記得它擁有這般力量。依賴不知何時會衰弱之力將是危險的,如此認為的多喜,為解開謎團而渡海遠行。


二名女戰士對二魔劍


  持有二把邪劍的海盜船長,正和一名舉著單手劍和盾牌的年輕女劍士交戰中。

  「赫淮斯托斯!」
  從女劍士的容貌想像不到能有這股靈氣。隨著她的高鳴,一把邪劍便遭擊破。然而女劍士亦受飛散而出的碎片侵襲而失去氣力。

  「良機!」
  多喜曾接近刀魂及其持有者--海盜王賽凡堤斯--以獲取情報,但賽凡堤斯的力量,對上多喜依是遊刃有餘。此刻知悉女劍士在向賽凡堤斯挑戰,多喜試圖予以暗助,然而兩人所放的鬥氣極其猛烈,致使無以近身。不過現在阻擋多喜接近的東西已不存在,迅速切入其間的多喜,馬上領會到對峙時那異樣的戰慄感。

  (真強……。失其一劍,尚且負傷,平凡妖怪無從比較。那個『猛怒託妖』和此傢伙相比亦不過幼童爾!)

  多喜曾苦戰封印的古代惡靈『猛怒託妖』,當時亦有股未曾感受過的戰慄在捉捕著她。任何妖怪獠牙皆能耐受的鎧甲出現無數龜裂,封印大量惡靈的術技亦全遭破解。在這般境況下,讓多喜仍能持續作戰的是其堅韌的精神力,以及…。

  (這個女人,為何不會畏懼本人? 為何表情完全沒變化?)

  那是無從解讀神色的東方人面孔,更別提多喜是幾經訓練使感情能不被察覺的忍者。面對不可理解的敵人,那股焦躁為他招來空隙。

  「滅!」

  多喜一擊刺裂厚實的胸膛,貫穿心臟。海盜王發出臨死的慘叫,而自他胸口拔出、那已有無數裂痕的裂鬼丸亦支離破碎。

  (封魔完了…非也,尚未?)

  塞凡堤斯的身軀,開始傾漏邪氣出來。

  「失去統御的邪氣發生暴走。…只得抽身了嗎?…」

  多喜抱住一息尚存的女劍士,脫走而去。


新魔劍的誕生


  在治療女劍士傷勢的過程中,多喜取集其體內的刀魂碎片,帶回日本。

  「如此強大之劍的金屬……,卻打不進裂鬼丸嗎?」
  多喜擁有優異的鍛冶技術,然而無論使用何種手段,都無法將裂鬼丸和邪劍碎片融合在一起。

  「裂鬼丸,只得普通地鑄成了吧? 那麼,……斗鬼大人的使者們,你們的目標是劍、還是我的性命?」

  空無一人的鍛冶場內浮現數具人影。在沈默中襲來的刺客們,將多喜擒伏。

  「招出滅鬼丸的所在,否則連妳的小命也……」

  「還在想瞞不瞞得住,目標果然是那個啊,且來查驗一下。」
  壓倒的劣勢下,多喜漠然輕喃著。語未畢,扶匐的地板開啟一個大洞。運用地板下的空間翻身,多喜自刺客手中脫逃。在多喜真正開始反擊下,刺客們連一絲逃亡機會都沒有便被盡悉處份掉。

  「八兵衛所言……得再確認嗎…」

  取回隱藏在遠處的滅鬼丸,多喜重新嘗試融合刀魂的碎片--不須經火熔融便化為一體,並開始散發不下於刀魂的邪氣。反射性地將滅鬼丸收入刀鞘貼上封咒,但在看不到鞘身的符咒之處,依然有邪氣透漏出來。多喜擺好架勢,凝聚精神。

  「臨!兵!鬪!者!皆!陣!裂!在!前! 喝啊!!」

  總算鎮壓住滅鬼丸的邪氣,但多喜亦耗盡精神。然而,現場有三名忍者飛身躍入,不同於先前僅是小卒子而已--此次是身為斗鬼心腹的激,及其直屬部下,努鬼和蛾鬼。疲累不堪的多喜,這次被擁有舉世無雙之強大力量的努鬼壓制住,無從脫身。

  「真不像話吶,多喜姐呀,想把大家耍得團團轉,但其實全是照著這兒的劇本走喲。雖然妳是挺厲害的,但也只能請妳消失啦。」

  對於意圖查看滅鬼丸的激,多喜加以制止。

  「不能大意啊多喜姐,要小心是不是仿貌品……」滅鬼丸出鞘的那一瞬間,黑色的衝擊迸發射出。激的右腕不知飛逝何處,讓他失聲慘叫。

  趁著努鬼與蛾鬼尚處驚慌之際,多喜乘隙脫逃,隨著滅鬼丸消失進黑闇中。

  「過強之力…這種刀絕不能落入他人之手,斗鬼尤甚。」

  表明和斗鬼對立後,多喜成為一名叛忍。以將失去右腕之恨歸咎多喜的激為首,諸多強敵奉命追來。在多喜避風頭的期間,再度獲得關於西方邪劍的情報。

  「如此說來,當時僅剩其一的刀魂依舊殘存…。滅鬼丸與刀魂,若讓兩者相擊……」

  不過,在她注視著滅鬼丸時,另種想法油然而生。

  「此等程度之力,若能運用自如……唔!?」 一股她經驗過的妖氣。「原來如此,這兒是……。吸食邪氣後破壞封印了嗎,猛怒託妖!」

  直達日本的邪惡種子,將被封印的猛怒託妖等諸多妖怪活性化。

  「目的地恐怕是方廣寺大佛殿…」

  那是依據豐臣秀吉政策所建立、負之靈力狂亂奔走的寺院。多喜決定在那裡與越發強大的猛怒託妖對決。然而……。

  「猛怒託妖解開封印了……。多喜不會置之不理,可以想見其去處是…」察知多喜的動向,斗鬼和其屬下的集團朝往方廣寺前進。

  敵人又復敵人,多喜能否突破逆境、完成使命……。



歷代劇情
。多喜@SE
多喜@SC
多喜@SC2
多喜@SC3
多喜@SC4

soullegen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本文譯者神殿羊(korinaga@◇劍與魂的物語◇),如欲轉載請註明作者與出處。

蜥蜴人(艾昂‧卡爾各斯)
Lizardman (Aeon Calcos)

年齡:3。
出身:不明
身高:180cm。
體重:86kg。
生日:不明。
血型:不明。
武器:短劍&小型盾,
   「Ξ劍&獵鷹盾」
流派:居爾庫斯
   (捷阿雷斯流)
家族:不明。但有很多同伴。



聖戰士艾昂的起程


  艾昂‧卡爾各斯,希臘斯巴達出身的鄂圖曼土耳其帝國騎士,傳言其劍技在廣大的帝國中亦是首屈一指,乃戰士中的戰士也。

  在希臘成為羅馬共和國的屬地後,隨著羅馬帝國、東羅馬帝國的變遷,直至十五世紀半帝國首都陷落而歸附於土耳其帝國領下,已有一百三十年之久。希臘人傳頌著的諸神傳說,被納入羅馬神話裡,在不久後,人們也改向信奉基督教。鄂圖曼土耳其視基督教與猶太教為「啟典之民」,施以若干限制,但這同樣是種保護。在那樣的變化中,希臘人對其先祖遺留下來的文化感到自豪,而尊崇自古流傳的神話的人們亦所在多矣。

  "聽來,崇高之戰士,艾昂‧卡爾各斯"

  在離住處一小段距離的森林中,獨自砥礪劍技的艾昂,在當下聽聞到不明的聲音。「並非尋常者……是什麼人?」

  像在回覆艾昂般,耀眼的光芒應聲而出,光影緩緩成型,化為巨大男子的樣貌。
  "既能聽及吾聲,當知赫淮斯托斯之名。閣下身為武人,謂阿雷斯猶可哉"

  軍神阿雷斯就不用說了,對於赫淮斯托斯,艾昂亦不可能不知曉。自古即在故鄉生根、對眾神的敬畏之心,讓他自然地屈膝跪地。赫淮斯托斯向此般艾昂告知「人造邪劍」的存在。

  "……以奧林帕斯使者之勢討滅邪劍刀魂,閣下正當合適。此一使命,願否擔當?"

  沒有拒絕或應諾的選擇。身為一名騎士,身為斯巴達的子民,對於斷送災厄之源的使命,不消說自是熱血沸騰。再者,關乎土耳其帝國的大型戰爭已是十餘年前的事了,在國內無一戰事徵兆的安定中,傾力習武的艾昂就顯得無用武之地。

  「艾昂‧卡爾各斯,必不負眾神期待!」

  "喏。雖是勞煩,望請移步尤麗狄絲神殿,以授吾所鑄之至高劍盾。閣下之事,亦將傳示阿雷斯……"

  激動興奮之情包覆艾昂。鍛冶之神所打造的武器和……戰神的加護! 艾昂順道返回軍中,請領長假而去。


艾昂的挫折與再生


  沙塵奔亂飛舞。在一望無際、只能見到沙土的大地上,艾昂的苦難之旅依舊持續著。
  (不但跟丟了刀魂的足跡,現在連路都找不著了…。吾之守護神‧軍神阿雷斯啊,我被遺棄了嗎…)

  風暴之空覆蓋住太陽、星辰和雲層,要確認自身方位,艾昂已無技可施。
  (喪命並……不可怕,但未達使命卻是遺憾…。)
  全身的感覺飄向遠方,意識也被黑暗包縛起來。

  甦醒時,艾昂正躺於一處幽暗的房內。一群結束交易歸來的商人見到倒地的艾昂,將他送來此處綠洲旁的集落。沈眠數日後,平時有在鍛鍊的身體很快就有了回復的跡象。他隨即計畫要再次踏上旅程……

  「盜賊來了!大家快逃啊!」
  「喂!騎士先生,那些傢伙的目的是水,從這裡出去比較安全!」
  綠洲之民在察覺盜賊的襲來後開始準備撤離,但艾昂卻是違逆忠言。尚顯虛弱的艾昂單身迎擊盜賊團,儘管有些許疏忽,仍以一人之姿擊敗十數名的盜賊。返回綠洲的人民,各各對他讚譽有加。

  「真是撿到個好傢伙哪,一定是阿拉派遣下來的唄!」
  艾昂帶著苦笑地聽著,他定下一個決心。
  (為了報答恩情,我所能做的只有授與他們自衛的力量。請原諒我暫時止住腳步呀,赫淮斯托斯,我一定會將刀魂……)

  他並不知道,赫淮斯托斯還另行派遣二十三名聖戰士,其中有位雅典出身的麵包店女孩,現今正迫近刀魂。就連軍神阿雷斯也在觀注她的戰姿--當然,也觀注著刀魂--這件事他同樣渾然不覺……。

  在艾昂擊退盜賊、開始於集落中指導劍術後的一星期內的某個夜晚,一道光柱在西北方天空昇起。艾昂認為那是要他再度起程的天啟。

  「大家使劍的程度也足以擊敗盜賊了。雖說別離總讓人感到惋惜,但得先去破壞刀魂……」

  就在此時,艾昂的耳裡一陣喧囂傳來,循著出聲方向奔去,眼中所見是異樣的情景。那些穩健氣質的村民們,連老人、女孩都開始相互殘殺。意圖阻止的艾昂也遭到襲擊。雖說曾教導他們劍術,但村人並非他的敵人,只不過艾昂很快地就有其他的敵人要戰鬥了。

  自天空傾注而下的光群,已在不自覺間染入身軀,將艾昂心中凶暴的殺意膨脹擴大。艾昂的精神,在與那股殺意的殊死決戰中……敗陣了。

  (身、身為騎士…我並不想…殺他們啊 ……殺…殺吧!殺啊殺殺殺!)

  崇高的騎士--艾昂‧卡爾各斯之傳說,至此終結。


邪惡的戰士 蜥蜴人誕生


  這裡是離沙漠不遠處的商業都市。在交易繁盛的城鎮中,情報的消費也相當快速。數月前風行的「光柱」傳聞,也全然潛藏進喧鬧裡。而輾轉活躍於商人口中的則是……

  一夕之間人跡泯絕的綠洲集落,以及在那兒佇足的商隊至今音訊全無。另外,還有人見到一名看來相當彷徨的男子,手上持有沾染血跡的劍和盾。

  平靜地聽著人們談論流言的男子,將頭巾隱蓋住臉龐走出城外。這個男人來到人煙杳至的荒野,進入隱藏在岩壁後的石室。

  他們是希圖淨化世界--意即以破壞一切為目的的教團「清流正道之守護者」的信徒。這個教團離開了歷史表象的舞台,潛伏於地下為『淨化』作準備。他們將得到的情報,遞向教團本部的大神官昆佩特克。

  「最近大量地傳來同類型的報告……這肯定是大淨化將至的證據沒錯。把那些傢伙通通給我抓過來!」昆佩特克一聲令下,信徒們受命飛向各地。數個月後,雖然失去眾多成員,但仍是有不少前往沙漠的信眾歸還,隨同由數具粗大鎖鍊綁縳、發出野獸叫喊的狂戰士。

  「真是絕妙的素材……。如果我意想的合成實驗能成功的話,這些傢伙想必能成為優秀的奴僕吧。」

  昆佩特克所說的「實驗」,意指人類與動物的合成。無損狂戰士的力量和動作,加以爬蟲類皮膚與生命力的生物創造! 而它已經完成了。

  昆佩特克傲視著跪在自己面前整然並列的異形之兵‧蜥蜴人,低聲咕噥著。
  「幹得好哇。雖然不能以人話溝通,但只要能理解我的命令並忠實遵從就夠了。戰鬥能力也高,在亞斯塔羅斯完成的時候,會是個好助手吧……」

  瞭解昆佩特克的話語,蜥蜴人為教團執行了許多破壞與虐殺的任務。不久後,他們被賦予了一個使命--協助新生的人造戰士‧亞斯塔羅斯,找出傳說之劍刀魂。

  (刀魂……? 在哪聽過…)

  因出類拔萃的戰鬥能力而成為同伴間頭目存在的一隻蜥蜴人,稍稍轉動了一下細長的瞳孔,但很快就拿起劍和盾牌出去。

  想不起來也罷,聽從昆佩特克大人的命令,將那東西拿到手就好。

  曾是聖戰士的艾昂,今為大神官忠實的奴僕。



歷代劇情
蜥蜴人@SC
蜥蜴人@SC3
蜥蜴人@SC4

soullegen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