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人物劇情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本文譯者神殿羊(korinaga@◇劍與魂的物語◇),如欲轉載請註明作者與出處。

蘇菲緹雅‧亞歷山卓
Sophitia Alexandra

年齡:21歲。
出身:鄂圖曼土耳其帝國/雅典
身高:168cm。
體重:不明。
生日:3月12日。
血型:B型。
武器:短劍&小型盾。
   「ω劍&麋鹿盾」
流派:聖雅典娜流。
家族:父‧阿克羅斯
   母‧妮基
   妹‧卡珊卓
   弟‧路奇烏斯



刀魂 破壞的代價


  蘇菲緹雅,一名受鍛冶之神赫淮斯托斯之諭令,為破壞邪劍刀魂而旅行的雅典少女。雖然雅典如今已是鄂圖曼帝國統治下的城市,蘇菲緹雅依然喜愛遺留此地的古代文明及諸神壯大的神話。因此,即便她是個沒有任何武術經驗的麵包店女孩,仍舊膺選成為赫淮斯托斯的聖戰士。

  雖說尚是十八歲的少女之身,但為能回應眾神的期待,蘇菲緹雅還是克服了旅途上的重重困難。她和那些被流言所鼓惑而追尋刀魂的人們相逢、戰鬥,最後終於和目標對上了。

  「船長‧塞凡堤斯!我以諸神使者的身分請求你,捨棄那招來災禍的邪惡之劍,將它破壞吧!」

  「場面話還是省省吧…。受國家和神祇之情份束縛者,
    ……汝是為將血肉濺灑於吾等之身而來乎!?」

  「這個人…不,它不是人類,是劍在借其口說話?」

  一方是精神已遭邪劍完全取代的海盜王塞凡堤斯;另一方則是信仰神祇的庇佑與自身經歷而向此最強之敵挑戰的蘇菲緹雅。激烈交鋒的兩人,皆未注意到一股注視著戰況的銳利視線。

  即使擁有鍛冶之神赫淮斯托斯所打造的劍與盾,以及智慧暨勇氣女神雅典娜的加持,這個能自在揮舞兩把邪劍的海盜王依舊過份強大。不過,雖屈居守勢,但不愧是神祇鍛造的武器,能堅實地抵擋住邪劍那宛如暴風般的攻擊。蓄積氣力的蘇菲緹雅,貫注全身勁力,放出起死回生的一擊。

  「赫淮斯托斯!」
  竭力喊叫下所施放的一刀,並未擊中敵人的身軀。瞬時閃來的一把劍,與蘇菲緹雅的奧美加劍發生激烈碰撞。

  伴隨著無法分辨是慘叫還是金屬碰撞的聲響,其中一把刀魂碎裂了。飛散的碎片幾乎全刺入蘇菲緹雅體內。失去意識的蘇菲緹雅已感受不到任何痛楚,昏厥於地不省人事。此刻,從遠方傳來一陣女性的聲音及快速的腳步聲。


  當她清楚回復意識時,正身處於懷念的老家中,自己的床上。她不曉得是如何脫離戰場返回故鄉,不過,在混濁的記憶中,浮現一名黑髮的異國女子。

  (應該就是那個人救我的,必須向她道謝才行,可是……)

  在故鄉的城鎮裡,並沒有人看到那般描述的人物。帶著遺憾的蘇菲緹雅再次回到麵包店的生活,而這一切,也成為遙遠過去的回憶。


命運的相逢 與一時的離別


  蘇菲緹雅二十一歲的某日,在和妹妹出門採買途中,突然一陣強烈暈眩襲來而不支倒地。驅上前來的妹妹,聽到了姊姊的囈語。

  「好多人的生命…在消失……  刀魂…」

  在消散的意識中所見到的,是被烈焰包覆的某處村落,及無以數計的屍骸。在那中心,佇立著一名持續狩獵殘存居民的蒼鎧戰士。

  戰士手中的劍,雖然形體已不相同,卻依舊發散出無法忘懷的邪氣。

  「剛才那是…夢嗎? 如果只是夢的話倒也還好……」
  甦醒的蘇菲緹雅,發覺自己又再次被送回家中。

  「啊啊,姊姊,是一個路過的人帶姊姊回來的唷,他是隔壁城鎮的鐵匠,看不出來力氣有那麼大,不愧是從事勞力工作的人呢」

  在清醒前連名字都沒留下就離去的恩人。蘇菲緹雅憑藉著妹妹的描述,找到了鄰鎮的青年‧羅迪翁。

  「那個……承蒙相助真是感謝萬分。因為沒什麼可以報答的……」

  「快、快別這麼說,跟那比起來,害你衣服被煤漬弄髒才真是不好意思,因為是鐵匠的關係……。所以,說來慚愧,我才該說聲抱歉」

  羅迪翁的純真與誠懇,讓蘇菲緹雅一見傾心。

  「不會,我覺得…鑄劍是件很棒的工作呢」

  羅迪翁也同然,對這名有著溫柔笑容又隱藏著堅毅的女孩怦然心動。

  這次會面成為一個契機,讓兩人彼此吸引。然後……。

  「蘇菲,結婚不是要到教堂報告嗎? 再往前就只有古代遺跡了唷」

  「真對不起,因為在大家面前還是蠻難以啟齒的。其實一開始,我就想向自古陪伴著我們的眾神報告。那位神祇也和你頗有淵源唷。」

  兩人正前往尤麗狄絲神殿遺跡。這座被認為並非出自人類之手、而是赫淮斯托斯親手建造的神殿,至今仍保有莊嚴的風貌。

  「原來如此,若是鍛冶之神赫淮斯托斯的話,確實平時便受祂關照。可是你怎麼會……」

  "蘇菲緹雅與吾,亦有些許緣份唷,羅迪翁"

  代替一旁婚約者回答的聲音,正是此座神殿之主‧赫淮斯托斯。神忽然從散射的光芒中顯現,蘇菲緹雅畢恭畢敬地跪了下來。

  "許久不見,蘇菲緹雅。此次尚有事相勞,一直等候兩位到臨。"

  「您說的有事是指……。啊!該不會是那時候的夢境……」

  和羅迪翁因緣際會的相逢當天所做的夢境,倏然在蘇菲緹雅的腦海中鮮明起來。

  "閣下過去受吾及雅典娜守護,所收受之信息僅為赫墨斯所得情報之部分矣。此非夢境也,乃興於異國之現實"

  「這麼說來,刀魂至今仍……?」

  "正是。因閣下之活躍,刀魂一時失去力量。然而另把半劍,已獲得新宿主而逐步取回力量中。今次,尚須借助閣下幫忙"

  驚愕地聽著兩人對話的羅迪翁,首次出了聲。
  「怎麼可以讓蘇菲去涉險! 如果一定要有人戰鬥的話……就讓我代替她吧!」

  這是蘇菲緹雅頭一次看到這麼激動的羅迪翁。赫淮斯托斯注視著這個人,略為思考後,開口說道:

  "吾以鍛冶神之身份宣告,羅迪翁,閣下乃鑄劍者,當全力盡閣下之職。將守護蘇菲緹雅之意志鑄入,此次便由閣下製作守護之武器"

  赫淮斯托斯的手指朝向羅迪翁射出一道光芒,落在羅迪翁腳邊的光影中出現了鐵塊。

  "若為赫淮斯托斯加持之鐵塊,當無材質不服之事。蘇菲緹雅,閣下願否隨同此人所造之武器,再度出擊?"

  兩人同時深深地點了頭。


  羅迪翁所全心打造的劍與盾牌,比過去的武器都讓蘇菲緹雅更得心應手。掌握住她的腕力及手形,羅迪翁竭盡所能地製成他的成果。

  「雖然已盡可能做到最好了,還是會感到不安哪。這把劍與盾,不管到哪都能守護住你吧……」

  對著懷抱掛念前來送行的羅迪翁,蘇菲緹雅爽朗地回應。

  「比起其他任何武器都還要讓人心安唷。帶著它,就像和你一起戰鬥一樣」

  帶著新的決心,蘇菲緹雅踏上旅程。在她前方,受邪惡種子侵襲的諸多土地,正盼望著淨化的時刻。



歷代劇情
。蘇菲緹雅@SE
蘇菲緹雅@SC
。蘇菲緹雅@SC2
蘇菲緹雅@SC3
蘇菲緹雅@SC4



soullegen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本文譯者神殿羊(korinaga@◇劍與魂的物語◇),如欲轉載請註明作者與出處。

夜魔
Nightmare

齊格飛‧胥陶芬
Siegfried Schtauffen

年齡:不明。
出身:不明。
身高:168cm。
體重:95kg。
生日:不明。
血型:不明。
武器:刀魂,
   「刀魂」
流派:刀魂的記憶?
家族:不明。
 
年齡:19。
出身:神聖羅馬帝國。
身高:165cm。
體重:50kg。
生日:不明。
血型:A型。
武器:雙手大劍,
   「鎮魂歌」
流派:自有流派。
家族:母‧瑪格麗特、
   父‧腓特烈遭己弒殺。



夜魔 惡夢的青騎士


  源自西班牙西北部的傳言,轉瞬間擴及歐洲全土,即便是神聖羅馬帝國德意志地方的一座山中小村亦不例外。

  「豈只是警備隊啊,就算是哪來的騎士團也一樣,那傢伙一個人就能殺回去了。聽說連那個砲彈哪,都可以用一把超大的劍反彈咧!逃回來的傢伙都說『像惡夢一樣』,就給他起了個外號叫"夜魔"囉」

  在村中僅有的一家酒館中,正談論著三年前關於南方空中出現怪異光柱事件的傳言。畢竟最近也沒啥了不得的話題……。

  「所以連女人和小孩都不放過唷?那現在是不是該帶著全家逃走比較好呀……」

  「哈哈哈,謠言啦!不就是謠言罷了…」

  然而,這寂靜的夜裡,有著一輪不同於以往,過份美麗的滿月,以及……立於山崖淋沐著月光的蒼鎧騎士!

  「…父親……就快了……」

  今夜,又一樁慘劇發生。


齊格飛 達成,然後…


  時刻到來。吸食無數性命的刀魂,如今化為壯年騎士之姿。

  「喔喔!終於…爸爸……父親大人!」
  齊格飛取下頭盔露出臉龐,抱向那名騎士。

  「我所愛的孩子…齊克呀…」
  凝視著兒子的雙眼,騎士推開他的肩膀,拔出自己佩帶的劍。

  「用這把劍,刺穿我吧」

  「……!?」

  才不加思索要接下劍的齊格飛,慌忙地抽回雙手。然而,父親伸出的手仍無所動靜。

  「現在,你所見到的這具身形不過是個假象。就再一次地,反省自身行徑吧」

  活於騎士道、戰於騎士道的父親‧腓特烈,在他的注視下,兒子不禁迴避了目光。

  「再者……雖然不大好受,但還是給我接受現實! …殺害我的人…齊克,就是你!」

  如爆發般甦醒,真實的記憶…。



  身為騎士的父親,應皇帝傳喚離家數年,母親則因生活所迫而較少留意孩子。這樣的情況下,齊格飛結識了一些狐群狗黨,並在不久後成為盜賊集團的首領。

  某一天,盜賊團襲擊了一個在遠征中戰敗撤退的騎士團。疲憊又遭受奇襲的騎士團,是盜賊美好的餌食。以自豪的雙手大劍朝騎士團長發動最後一擊的齊格飛,為勝利帶來歡呼。像要為盜賊團的勝利添綴色彩般,月光自雲間傾瀉而下。

  被雙手大劍貫穿的騎士面孔,在月光輝灑中明晰。那是永遠也忘不掉的,父親腓特烈的臉龐!

  (不可能這樣但這確實是父親是我殺的嗎父親被殺了嗎是我幹的嗎!)

  即使體力和劍術和成年人並駕齊驅,齊格飛的精神依舊不夠成熟。弒父的沈重罪名,超出他的極限。

  (騙人的騙人的這都是騙人的不是我不可能是我殺了父親的那會是誰是你嗎還是你是那傢伙殺了父親一定是這樣沒錯!)

  面對現實的話,他的精神必定崩毀。作為防衛,唯有堅信「父親不知遭何人所弒」才得以支撐下去。



  齊格飛拼命忍受著封印的記憶。毋論事情善惡,三年來他持續經歷著這恐怖的體驗,這段歲月也鍛鍊了他的精神。抑制住雙手的顫抖,他握住了父親遞來的劍。

  「也請……代我向瑪格麗特問好……」

  邊聽著這番話語,齊格飛將劍突入。



  「我是否能有所補償……」

  決定展開漫長贖罪之旅的齊格飛,首先回到自己的老家。才正打算敲門,卻停住動作。他聽到了門扉對側傳來的祈禱。

  「主啊…懇請眷顧我的兒子。即使見不到面也沒關係,只要他能平安無事就好……」

  在門前游移的手垂了下來。

  (現在的我…沒有和母親相見的資格。不過,至少為了父親……)
  他對著門喃喃自語。

  「…媽媽,我…有遇見爸爸唷」

  在祈禱聲停住前,他背門離去。

  (得快點,在媽媽發現前)

  離開城鎮時還是少年的齊格飛,如今已成長為青年,再度踏上的旅程。




Inferno

地獄火
Inferno

年齡:不明。
出身:不明。
身高:無法計測。
體重:無法計測。
生日:不明。
血型:無。



地獄火 魔劍的企圖


  「太好了……終於將復仇之劍…」

  容貌仍帶著些許稚氣的少年齊格飛,現在在他腳邊的,是一具燃燒殆盡的屍體,以及插在地上的巨大之劍。

  (該死的人類…摧毀吾之半身,擊敗吾之宿主,現在還要……)

  "劍"的視線稍稍一瞥,落在那有著和年紀不相應的異常目光的少年。

  「就用這把劍,來對殺父仇人……」

  (正是,拾起吾吧。那股執念是很難捨棄的)

  齊格飛走近他所渴求的劍,在握住劍的那一瞬間,膨脹的邪念灌注進他的精神。"劍"藉此過程解讀他內心深處的想法,低聲呢喃著一個計劃。

  (殺吧!盡情殺戳吧!只要能給吾更多靈魂,即能讓汝之父親復活)

  「沒錯……。若能奉上大量靈魂給刀魂的話……一定能讓爸爸回到人世來!」

  齊格飛的身軀所無法負載的邪念湓溢而出,成為一道光柱飛向天際。



  盾是必要的……。"劍"如是思考著。並非意指武器的盾,而是為了防範人類接連對自己興戰,所成立為組織的盾!

  ”劍”所著眼的,是為了尋求它而前來的--如同蜥蜴的群體,及持有大斧的巨人。暫且不論目的為何,"劍"相當屬意他們宿有的邪念及戰鬥能力。

  接著,它又發現到一號可稱之為逸材的人物,那是流有前任宿主塞凡堤斯之血的女兒。以宿主的資質而言更勝過齊格飛。帶她隨行的話,既可期待成長為邪惡之人,在齊格飛被誰擊敗時還可作備胎用。

  對這執意要破壞刀魂的女人,"劍"安排她與夜魔一同行動。

  (來好好整備蓄積吾等力量的條件,只要能再次燃起熊熊烈火的話…)

  覆於塞凡堤斯屍身上的火焰是"劍"之力的一部分。其實"劍"也不過是作為移轉原本力量的媒介罷了。

  (吾乃滅絕一切之地獄業火……不,吾就是地獄!)

  地獄火‧刀魂的念頭,無人得悉。



歷代劇情
。齊格飛@SE
夜魔/齊格飛/地獄火@SC
。夜魔(齊格飛)@SC2
齊格飛@SC3夜魔@SC3
齊格飛@SC4夜魔@SC4

soullegen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本文譯者神殿羊(korinaga@◇劍與魂的物語◇),如欲轉載請註明作者與出處。

柴香華
Chai Xianghua

年齡:16。
出身:明帝國/北京
身高:152cm。
體重:46kg。
生日:4月2日。
血型:B型。
武器:中華劍,
   「護法劍」
流派:母親傳授的劍法
家族:從母親那聽到父親死訊;
   母親在五年前辭世。



武藝與愛戀 母親香菲的故事


  說到香華與護法劍為首之三寶間的因緣,可溯及她的母親‧柴香菲的少女時期。

  柴家,是自明太祖洪武帝以來世代仕於朝庭之軍人家系。香菲的父親愛好武術,而兄長也在繼承家業後,移居至以武門總院著稱的臨勝寺附近。

  雖然父親英年早逝,但香菲在與寺院往來中,亦顯露出她優秀的劍術才能。若非女性的話,或許香菲無庸置疑地將成為寺院三寶之一‧護法劍的傳承者。然而,雖不對護法劍那般執著,但施加在三寶傳承者身上的責任與戒律,卻以意外的形式與香菲扯上干係。

  「秀強,我…對你……」
  「我也是……。雖說不得接近女色,但唯獨妳……」

  那是臨勝寺的修行僧,年輕的棍術高手--孔秀強,同時也是三寶之一‧滅法棍傳承者中最有力的候補者。香菲與秀強,雙雙落入戀情之中。

  姑且不論香菲,對於身為僧侶的孔秀強而言,這是不受允許的戀愛。香菲雖掛慮秀強的前程,但這對年輕男女並未果決抽身。在持續的幽會後不久,兩人之間誕生一個名為香蓮的女娃。即使香菲隱匿著女孩的存在,但二人的關係終究在香蓮兩歲時曝了光。

  臨勝寺一方面憂心醜聞散播於世,一方面亦憐惜孔秀強作為傳承者那無可挑剔的資質,結局便是兩人就此被迫分離。而香蓮,則以孤兒為由,被寺院帶回。陷入悲傷情緒中的香菲意圖離家而去,但這樣的決定被與香菲和秀強關係密切的師弟‧韓東秀獲悉。

  禁閉的牢房中,韓東秀向孔秀強告知香菲之事。

  「……就是這麼回事。秀強呀,這樣下去好嗎?」
  「但是我……不僅是香蓮的事情,至少還有繼承滅法棍的使命要……」

  悶厚的聲音在房中響起。俯視著被擊倒的孔秀強,韓東秀大口喘息著。

  「如果要這樣對規矩唯唯諾諾的話,一開始就別對香菲出手啊!」
  言談至此,韓東秀蹲了下來,轉為親近的笑容說著:
  「去吧,命運什麼的,要靠自己去開創。」

  在韓東秀的幫助下,孔秀強自牢房脫逃。

  (想要送香菲一個可作為兩人羈絆的證明…一個可斬開她命運的東西……)

  在逃離寺院前,孔秀強潛入保管三寶的寶殿中。他從放置的三件寶物中取走護法劍,並注意到那搖曳光芒的劍在遠離另兩件寶物時,光芒逐漸減弱,形態亦產生變化。

  「這樣啊,三寶必須集結才能發揮真正的力量,這是為了避免孤立時那股力量遭到惡用嗎……」得知這連臨勝寺高僧都不知道的秘密,孔秀強離開寺院,奔下山口,追上正要離去的香菲。

  「秀強……」
  「讓你一個人痛苦,真是抱歉。有朝一日……我一定會來接你……」
  「不,希望你能將我忘掉,專心修行。我會祈禱你成為傑出的傳承者的……」

  不由自主地將視線離開香菲,孔秀強將那把如今已成尋常古劍的護法劍,這麼地推了過去。

  「至少用這把劍,開創今後的命運吧……」
  「秀強……其實,還有一個人……」
  「欸?」
  「……沒事」

  將劍抱在胸口,下坡時屢屢回望的香菲;以及踏著沈重步伐朝來時方向歸去的秀強。這次正是,二人永遠的訣別。


父之願與母之遺志 劍與開創之旅


  已懷有第二個孩子的香菲,投靠至北京順天府的柴氏本家。在那兒誕生的次女,命名為香華。香華在本家以養女的名義,無拘無束地撫育成長。

  不愧是其父母的孩子,香華自幼即對劍展現濃厚興趣。母親相當重視的那把古劍,是她唯一至愛的玩具。

  香菲並未對女兒提及自身過去,取而代之的是熱心教導香華劍法。擁有優異武術雙親的香華,在母親指導下學習道地的劍術,十來歲就能得心應手。然而就在此時,年紀輕輕的香菲卻與世長辭……。

  「香華……因為我所犯的過錯,讓你沒有父親,你一定感到很寂寞吧……」

  「沒這回事,母親。確實我對父親的事情一無所知,可是我一直覺得他就在我們身旁,拿著這把母親的劍吶」

  「是啊……那把劍,可得好好珍惜吶。你一定是為了擔負大業而誕生的孩子……,也許不時會有殘酷的命運降臨,但就用這把劍…將動盪的未來…斬開吧……」

  銘記母親的遺言,手持紀念的古劍,香華更加砥礪自身之劍技。

  到了十六歲時,香華從軍於明朝皇帝的禁衛軍。歷來鮮有女性加入禁軍之例,然而香華出色的劍術在軍中亦無人能及。由於香華在乍看之下不易被識為優秀武人,故安排為宮女身份隨侍皇帝,事發之際即能守護其身,可謂以心腹之姿受到重用。

  不久,皇帝為了傳言為"英雄之劍"的刀魂,組織了第三次搜索隊。由於先前的搜索毫無成果,大為光火的皇帝,開始寄望在自己的禁軍身上。

  因過去的搜索隊總以明朝使者的身份而已遭異國警戒,為免重蹈覆轍,一行人便裝扮成旅行各地的京劇團。年輕又擅於優美劍術的香華,被選為一團的當家花旦。

  「我聽說了唷,香華,你加入了英雄之劍的搜索隊」
  香華入宮時的摯友‧美美,作為宮女的她在獲悉搜索隊之事時,趁香華出發前和她照面。

  「之前和你提過的,我哥哥……龍兄他現在行蹤不明,所以希望你…能幫我確認他是否平安無事」

  情報只有『李龍』之名、以及使用雙節棍的特徵。雖然同感不安,但香華爽快地答應好友請託。

  每當傳說之劍所在地的消息傳來時,搜索隊便會分派出發。

  「倭國、滿州、琉球……。夥伴們都分散開來了呢」
  「是啊,暹羅也傳來一些情報,到底哪個才是真的……」
  「我們要走海路,香華呢?」
  「那~我就從陸路朝西去囉,原本就做此打算哩」

  出發不久時,香華曾遇見一名老人。一眼即知非等閒之輩的老者,對香華留下『西方有你當開創之命運』一語。

  (命運在西方……。這把劍也是,似乎在向那兒企求什麼的感覺)

  和夥伴分道揚鑣後,香華繼續前進。要遇上她嶄新命運的同伴,將是不久後的事。



歷代劇情
香華@SC
香華@SC2
香華@SC3
香華@SC4

soullegen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本文譯者神殿羊(korinaga@◇劍與魂的物語◇),如欲轉載請註明作者與出處。

azr ss trzaous as stursa ulous

亞斯塔羅斯
Astaroth

年齡:3。
出身:不明
身高:193cm。
體重:95kg。
生日:9月3日。
血型:無。
武器:巨斧,
   「庫魯土厄斯」
流派:居爾庫斯
家族:無。但有很多同伴。



尋求魔劍的執行者 「軍神」阿雷斯


  "又是這些人?僅能存活數十年的人類來來往往,數千年皆如此哉"

  在希臘名喚阿雷斯的此位神祇,某個教團稱之「執行者」,視為「破壞世界予以淨化之神」加以崇拜。「執行者」漫不經心地聽著這些祈願,思索著。

  "出自人手的魔劍哪…其一雖已遭赫淮斯托斯選定之女性破壞,另把尚殘存於世。那把劍,我想要…"

  諸神對於人造武器觸及神之領域一事多感不悅,然而就「執行者」軍神而言,只要有力量,可不拘什麼來歷。

  "但如果我直接動作,那對上其他傢伙可就不妙了。尤其是赫淮斯托斯,還加上睡了他老婆這不利點。不管是誰,就算人類都會怒火中燒…"

  於是,「執行者」首度對先前就不斷祈禱的人類作出回應,而「清流正道之守護者」的教徒們,對這創教以來的奇跡歡騰不已。司掌儀式的神官也因此功績擢升為大神官。

  "大神官昆佩特克啊…。強大的「戰士」完成了嗎?"

  「目標已近,執行者巴爾幾亞。這就是運用異國的『魔像』秘法製成之戰士--亞茲‧斯圖薩‧兀羅烏斯」

  昆佩特克所展示的人造巨人,正闔著雙眼,沈默於透明的筒中。「執行者」稍稍一瞥,以人們聽不見的聲音呢喃著。

  "這些傢伙語言中的『形同新人種』嗎。以人類能造出這樣的肉體是很優秀,但精神卻不成熟。如此即便取得刀魂,勢必會受其操弄"

  隱藏此思緒的「執行者」在讚譽昆佩特克後離去,接著拜訪了和他關係頗深的「死」之使者們。

  "死之使者克爾呀,能否潛入那具人偶中?"

  "聽來挺有趣的。就讓無數征戰中收割來的戰死者之記憶,銘印進那木偶看看吧"

  "僅有無名小卒的戰術並不夠。能和那巨大身軀相應的戰技……"

  「執行者」想起了過去,一名曾和赫淮斯托斯之使者對戰過的「白色巨人」。


滿載企圖 亞斯塔羅斯誕生


  「受到邪惡種子影響的強大武器,正從東方朝印度移動。去狩獵吧,《災厄之黑》亞斯塔羅斯。」全身包覆蒼色鎧甲的男子,向亞斯塔羅斯指示地圖上的一點。

  (呿,發號施令啥,我可不記得和你合作就是當你手下!)
  雖有些許慍怒,亞斯塔羅斯卻未將感情顯露於色。

  「…好吧…獵取這種無謂小東西,還挺無聊的哪…」

  沒有理會回應,蒼鎧的男子對著手上的劍囁嚅著。
  「就快到了,父親…」

  以那對沒有光芒的雙眼眺睨此景,亞斯塔羅斯在心底竊笑。
  (哼,什麼父親呀)

  望著這名男子呼喚著已見不到的父親,亞斯塔羅斯回想起自己誕生的時刻。

  (這裡是……哪裡……我是…?我是…什麼……)

  最初的感知是,像要讓人窒息的熱氣,以及低聲迴響的咒文。

  (煩死了……吵死了……是在幹嘛啊……)

  為了將光線傳達至顱內的器官--即是雙眼,睜開了。亞斯塔羅斯見識到並列在自己面前的人們。同時,持續不斷的咒文聲就此停止,取而代之的是位於一階高處的男人開了口。

  「成功了,無中生有的創造……」

  (什麼啊,這傢伙?)

  男人走近這狀似箱櫃的物體,將圍住亞斯塔羅斯的透明筒大開。

  亞斯塔羅斯想要往前移動……卻失去了平衡,跌在大理石地板上,發出悶厚巨大的聲響。

  (唔…怎麼、不能…前進? 什麼,這是什麼! 和旁邊那些傢伙不同……這個怪物是?)

  映照在打磨的地板上的,是可怖的臉龐。而它正隨著亞斯塔羅斯的動作,頭向右擺動就同樣向右,朝左擺動亦跟著朝左。

  (這個……就是……我嗎……)

  像是沒看到亞斯塔羅斯的失足般,男人興奮地叫喊著。
  「喔喔喔!朝向神的第一步終於……由我,大神官昆佩特克,首次達成啦!」

  (吵死了,閉嘴……。要怎麼……讓他安靜?)

  對於才剛誕生的亞斯塔羅斯而言,「走路」、「起身」這種動作還相當困難。

  (…怎麼做? 誰快來教我…)

  "就教你吧,教你戰士是如何用那個身軀戰鬥的!"

  (呶? ……唔唔……喔喔?)

  大量的記憶湧入。那是活動著自己肉體、如同手臂般自在揮舞著大斧,還有迎面襲來的女劍士……。

  獲得記憶的亞斯塔羅斯,一反方才醜態,輕易地運用手足站了起來。

  「看哪!與人無異的動作!」

  (就讓這傢伙閉嘴……)

  在舉起手的亞斯塔羅斯意識中,再次地,不知何人的聲音飛入。

  "真是單純的人偶吶,死之使者克爾,把工作做完"

  緊接著奔馳而來的,是轟鳴於戰場上無數的叫喊、恐怖、絕望、激痛、刀光、以及黑暗。

  亞斯塔羅斯的神經被賦予人類無法比擬的痛苦耐受力,而在那程度已瀕臨「崩潰」邊緣的「死」之記憶,渲染入亞斯塔羅斯的身體。

  嗚咕……嘎啊啊啊啊啊……!!

  「是初啼!新生的生命帶來破壞之子的初啼啊!
   好,亞斯塔羅斯,去找出魔劍刀魂!」

  拾起側置在旁的大斧,亞斯塔羅斯受命離開神殿。


  「…昆佩特克那傢伙…根本是密謀刀魂吧…。夜魔也…以為我還在被他利用…」

  亞斯塔羅斯暗地裡露出狂妄的笑容。他也同樣在利用著教團與夜魔。現在只是裝裝樣子言聽計從、全力專注於刀魂罷了。

  待時機成熟,屆時再將邪劍……。

  巨人隱忍著的笑意,不久後轉為雄邁的高嚎。



備註:
  「亞茲‧斯圖薩‧兀羅烏斯」為教團自創的語言,意思就是形同新人種,
  進一步資料請見本篇 Fygul Cestemus語
歷代劇情
亞斯塔羅斯@SC
。亞斯塔羅斯@SC2
亞斯塔羅斯@SC3
亞斯塔羅斯@SC4

soullegen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本文譯者神殿羊(korinaga@ ◇劍與魂的物語◇),如欲轉載請註明作者與出處。

沃爾德
Voldo

年齡:50歲。
出身:拿坡里王國/帕勒摩
身高:183cm。
體重:84kg。
生日:8月25日。
血型:A型。
武器:拳劍×2,
   「恥&譴」
流派:自有流派。
家族:雙親、手足四人死於戰亂



妄執之金錢坑


  過去,曾有一名為了尋求謎之劍『刀魂』而不惜投入重金的南義大利富商‧貝爾齊,他蒐羅各式情報,並雇請探險家和海盜,甚至親自探索,想來要獲取傳說之劍只是早晚的問題。然而不幸地,義大利本土捲進大國之間的戰爭,貝爾齊成為其主顧國的目標,不僅大部分資產遭到沒收,連原本可以回去的家也失去了。

  「豈有此理……真是豈有此理……。我的人生,全都被……」

  因急轉直下的境遇而木然的貝爾齊,很快地下了決心。

  「和東洋交易所得之寶物、武器及工藝品……。此等尚未遭國家染指,刀魂探索過程中找到的物品亦如許,對吧。」

  「正是如此,貝爾齊大人」
  被視為貝爾齊得力助手的青年‧沃爾德,回覆主人的查問。

  「買下地中海的小島,將那做為不可侵之寶物庫。不管是國家還是誰都無法信任,我的財寶,我的生命之源,由自己的手來守護!」

  「遵命,貝爾齊大人」

  貝爾齊和沃爾德在購入的小島上挖掘深穴,將剩餘的財寶移往洞窟底處。

  至此經過十數年,貝爾齊也已逝世,僅剩沃爾德一人獨留深穴中。貝爾齊隱藏財寶的洞窟『金錢坑』流傳於世,不時會有以此為目標的獵者造訪。

  忠實的沃爾德,即使主人過世仍守護著使命。棲宿於狹窄又缺乏光線的洞穴,使得沃爾德的體形發生異變,視力亦跟著衰退。但他憑藉著黑暗中的聲音蠢動,以從亞洲買進的奇特短劍迫近侵入者,將他們在恐怖與錯亂中斬裂。就在這樣的一天--

  「至、至少在我死前請告訴我,這兒真有刀魂嗎……」

  「……」

  情報蒐集不全就前來金錢坑尋找傳說之劍,愚蠢的探索者的死期啊。不過,聽到那熟悉的單字,讓連人類思考都已失去的沃爾德也有了反應。

  (刀魂…為了貝爾齊大人,得找出來……)


攜帶怪劍的侵入者


  雖然踏上探索之旅,但沃爾德卻追丟了刀魂的蹤跡,只得抱憾返回金錢坑。

  (……! 水水水水水?)

  在沃爾德離開的期間,下了一場大豪雨。因管理者不在而浸水的金錢坑,諸多財寶庫和設備皆沈入水底。

  (要守住貝爾齊大人的寶物,要守住……要守住……)

  僅只遵從單一行動原理,沃爾德獨自持續地修復金錢坑。若為常人,身體早已損壞病死,早已在孤獨與黑暗的恐怖中發狂,但沃爾德卻在這種環境下待了三年。幾許財寶得以確保,若干通道和陷阱亦已修復,但大多數至今仍浸沒於水中。

  今日,沃爾德也在把積水倒往大海的行動中。在觸及地面的手裡,傳來自身以外的腳步聲。是久違的侵入者哪。

  (女性! 輕裝! 武器是劍!)

  沃爾德從腳步及呢喃聲判別侵入者的特徵。在這個時刻,自入口吹入深處的海風,能夠運送侵入者的喁喁細語。

  『……這裡……貝爾齊留下的……備忘……』

  那是貝爾齊和沃爾德將探索刀魂期間取得之情報記載下來的貝爾齊備忘錄。然而沃爾德早已忘記那個存在,因此接續採取的行動並無相干。

  (謀取財寶者……必將抹殺!)

  穿過僅有他才知曉的地道,沃爾德意圖對侵入者施以奇襲。金錢坑的內壁形同沃爾德的皮膚,即使是謹慎行進的侵入者,對沃爾德而言仍可謂『一覽無遺』。

  確認自己的存在並未被察覺後,沃爾德毫無聲響地襲向侵入者。然而,遭到反擊了。

   「……!」(……!)

  侵入者手中那把應是劍的東西,未等待持有者反應,自行改變型態,尖鋒朝向沃爾德伸長而去。

  「唔!這個洞穴的守衛嗎?」
  稍晚才注意到沃爾德存在的侵入者,慌忙地擺好架勢。對於沃爾德那適應窟穴的怪異姿態,那句聲音顯示出不小的動搖。不過,手中那個『傢伙』卻毫不表露情感,如蛇蜿蜒般地狙向沃爾德。

  一邊在洞穴飛降一邊持續著二人的爭戰。不,不如說是沃爾德與那奇妙之劍的戰鬥。熟知金錢坑的複雜地形、運用柔軟軀體閃避攻擊的沃爾德;以及應對其動作精準追擊在後,自在波盪起伏之劍。即使企圖進攻劍的持有者,擁有偏長距離的劍亦不允許其接近。

  (不行。已經要到倉庫了……)
  沃爾德感到焦急,但戰鬥卻意外且輕易地結束了。設置的陷阱起動運作,致使侵入者的劍轉朝向瞄準其主的飛矢,而中斷對沃爾德的迎擊。

  「對手只有守衛而已,回來哪劍啊!」

  用空出的手叩落飛矢的侵入者,意圖拉回朝向他方伸去的劍以守衛自身,然而在劍返回型態時發出的金屬音,也隱蔽了沃爾德的貼近。

  刀刃所及距離的一息,沃爾德把握良機揮出左右方的短劍。僅是一髮千鈞,沃爾德的刀刃被防禦住了。

  「實戰經驗不足嗎,不管是我還是劍……。下次再戰!」

  劍再度如蛇般伸展,纏繞著通往地面的繩梯,侵入者的氣息朝向無可觸及的頂方遠去。

  追趕在後的沃爾德來到地面時,聽到海面傳來風帆飄動的聲音。侵入者已撤退了。

  (今天,也守住這裡……)
  降到金錢坑最深處,跪在主人的棺柩前報告。接著--

  "沃爾德……"

  (……!!!! 貝爾齊大人?)

  數年以來,在棺木中沈眠的貝爾齊就再也沒發出的、讓人懷念的聲音。

  "做得好,守護住我的城堡。也正是那女人的氣味…喚醒我的。"

  (氣味……)

  "你感覺到了嗎? 那個女人的妖氣! 從那女人傳來的確實是刀魂的氣味。追上那女人的話,一定能得到刀魂啊。這一次,定要將那……"

  貝爾齊的聲音停止了。深俯低垂的沃爾德的頭,自毫無血氣的灰白色裡染出幾分朱紅。從臉龐滴落的那溫熱清澄的水珠,則是感動的淚流。

  (遵命……必定必定!)

  伴隨著誓言,沃爾德再次離開島嶼,為了那位比什麼都更加敬愛的主人。



歷代劇情
。沃爾德@SE
沃爾德@SC
。沃爾德@SC2
沃爾德@SC3
沃爾德@SC4

soullegen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本文譯者神殿羊(korinaga@ ◇劍與魂的物語◇),如欲轉載請註明作者與出處。

伊莎貝拉「艾薇」‧華倫泰
Isabella 'Ivy' Valentine

年齡:28。
出身:英格蘭王國/倫敦
身高:179cm。
體重:58kg。
生日:12月10日。
血型:不明。
武器:蛇腹劍,
   「艾薇劍」
流派:非鏈之連結
家族:雙親相繼病故。



華倫泰家族的沒落


  名門華倫泰家族的獨女‧伊莎貝拉,倍受雙親疼愛,在悉心照料下成長。

  但自某天開始,華倫泰伯爵就像變個人似地揮金如土。尊仰傳統、熱愛古文化的他,毫不吝惜地將家產變賣。無人勸阻之下,伯爵持續浪費於不明的用途,旋即猝死。擁有長久歷史之華倫泰一家至此沒落。

  「伊莎貝拉,不要怨恨你的父親,他一定是有什麼理由……」

  然而,就像追隨在後般,妻子亦跟著病倒,來日不多。
  「在走前,有件事一定得告訴妳。妳…並不是我們的親生女兒。真正的父母……不知是在……」

  「不對,不對!我是父親大人和母親大人的孩子啊! ……母親大人--!」

  一夕間失去了親人和家業,但艾薇並沒有多少時間沈浸悲傷中。為了清理將要抵押的屋子,她數日不停地整理所剩無幾的家產。就在這時,她發現了父親的日記。

  「父親大人在……鍊金術!?」

  鍊金術,正如其名,是為了生成金石以獲取無限財富之技術。

  「但是,父親大人的目的不在生財,而是打算用鍊金術來釐清這個叫『刀魂』的東西吧。 ……相信這是獲得不老不死秘法的關鍵……」

  艾薇開始自學起鍊金術,並非為了求取財富,亦非冀圖無限生命,只是不想讓父親之死無所意義罷了。僅是學習理論的話,倒不需花費大筆金額。

  同時,她也在調查刀魂之正體為何。過去探險家投入巨款所取得的情報,在當代已算是舊時資料,取得上容易許多。就這樣,艾薇總算抓到刀魂傳說的部分。

  「劍……?持有生命、吞食生命的強力之劍? …讓父親大人發狂的,竟是這種東西!?」

  不知是什麼,在艾薇的心中崩毀了。悲哀的父親啊…隨著傳說起舞而迷失自我又折磨著母親。即使如此,艾薇並不憎恨亡父。


妄執的蛇腹劍 艾薇劍


  「破壞刀魂…蹂躪殆盡…父親大人和母親大人的仇……將邪劍就此根絕!」
  立下誓言後,艾薇埋首研究鍊金術,意欲藉由從中積累的知識完成一把武器。

  天生的運動能力即已出色,作為貴族之女,艾薇亦接受了包含劍術等多樣教育。不過,力氣仍不及健壯的男性戰士,是故她選擇了比起力量更須要技術的鞭子。而因鞭子並不擅於接近戰,劍的要素亦當必要。

  歷經試誤的結果,設置精巧的蛇腹劍總算完成了,但其性能仍遠不及她所求的理想。在武器的研究過程中亦成為優秀戰士的艾薇,尚無法將蛇腹劍運用自如。

  再者,單純機械構造的劍,應無以對付擁有生命的魔劍。艾薇如此思考著,而更加專注在劍的改良上。

  生命的創造。在鍊金術中,這是和生成金銀同等重要的課題。她運用至今所得的知識,嘗試在蛇腹劍上賦予生命。竭盡思慮的實驗……然而,一切皆以失敗告終。

  焦躁的艾薇,決定朝研究過程中見識到的太古魔術著手。她避開他人耳目,將過去的老家作為儀式之場--主人發狂而死的謠言遭誇大扭曲地散播,廣大的土地皆無人接收,這倒是一幸。

  每一夜裡,艾薇不斷地在繪於地板的魔法陣中,進行著非現世者的召喚儀式。吟誦咒文、搖動軀體的身姿,就像是在掙扎、像要從湧上迫來的「絕望」中逃離一般。

  直至某天,如同在回應她的企求,魔法陣中不知何物現身成形。那是另人畏懼的巨大異形之手,在呆然的艾薇面前,將劍一節一節地把弄著。

  "吾,授《盟約之十字》《滅亡之盾之座》《幸運之紫》於此劍……"

  眼前這隻手,不知是用何方法,確實有發出聲音。在聲音止住的同時,異形之手沈入魔法陣中,消失了。

  艾薇小心翼翼地步向魔法陣,望著那自身鳴鳴作響的劍節。這是在她所求之上的形體,艾薇劍業已完成。


黑色盟約 及 再次,血之宿命


  企盼的武器完成了,為了破壞刀魂,艾薇踏上旅程,開始探尋其所在。

  第一步是地中海上的小島。義大利富商貝爾齊在探索刀魂時所取得的情報備忘,正和財寶一同沈眠於墓穴深處。

  但在那裡,艾薇撞見一名當是財寶守衛者的怪異男子。細長的身軀擁有不下於艾薇劍的柔軟與敏銳,雙手握持的三叉短劍朝向侵入者艾薇襲來。

  地上戰鬥的話勝利猶望,但深穴之中,地利在另一方。再者,艾薇對使用這把劍的戰鬥經驗依然不足。

  若是刀魂本體也就罷了,將性命押在情報上可行不通。艾薇僅和守衛者交鋒數次後便撤退離去。

  之後,艾薇輾轉各地持續搜索著。獨自旅行的女性自然招來盜賊覬覦,但那些人全被當作成長的糧食以供養具有生命之劍。

  在小亞細亞的一處城鎮中,艾薇向一名蒐集情報正要離去的東洋少女搭話。少女帶著一把形似長槍的武器,據說也在尋找刀魂。

  憎惡而追討邪劍的艾薇,與相信其為救國之劍而尋求的少女,理所當然地發生衝突了。

  「什麼都不知道的話,還是快抽手吧。……大小姐」

  被當作小孩而盛怒攻向艾薇的少女,雖然也有著不錯的本事,但沸揚的熱血使她技巧駑鈍了。少女打算活用武器的長度,但艾薇可運用的空間更長。對上未知武器而驚愕的少女,敗北已成定局。

  背對著伏地垂喪的少女,艾薇走出城鎮。在她前方道路上,並列三個人影。那是握持斧頭的巨漢,像是蜥蜴和人類非自然合成的怪物,以及,在後方統領兩者的蒼鎧騎士。

  「劍之用感如何?《幸運之紫》啊」

  (!! 這個聲音,這番話是……)
  艾薇認得那個蒼騎士。不,是認得他那令人忌憚的巨大右手。

  「是你……讓這把劍居宿生命的嗎……?」

  「吾等期待閣下及劍加入共為同伴,此亦無損於閣下之目的當是…意下如何?」

  這名騎士對艾薇劍的完成有恩,艾薇並無理由拒絕。

  (就是這樣,做得很好,齊格飛。萬一某天你被誰擊敗了,這個女人可以非常漂亮地取而代之。再怎麼說,這女人是那傢伙的女兒…)

  沒有傳入艾薇耳中的"聲"。並非來自蒼騎士,而是一旁那巨大之劍所私下呼喊的聲響。

  迎向艾薇的蒼騎士及劍在盤算著什麼? 她的生父又會是? 要知道真相,也是之後的事了。



歷代劇情
艾薇@SC
。艾薇@SC2
艾薇@SC3
艾薇@SC4

soullegen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本文譯者神殿羊(korinaga@◇劍與魂的物語◇),如欲轉載請註明作者與出處。

多喜
Taki

年齡:25。
出身:日本
身高:170cm。
體重:53kg。
生日:不明。
血型:A型。
武器:忍者刀,
   「裂鬼丸&滅鬼丸」
流派:夢想拔刀流
家族:雙親、手足皆病死,
   恩師‧斗鬼



孤高的妖魔獵人 多喜


  擁有與生具來的靈力、運用封魔之術及武器解決妖魔鬼怪的封魔一族,其中有位名為多喜的女忍者,在首領斗鬼的栽培下,以其稀世的能力執行任務。

  多喜一直以忠心回應著恩師斗鬼的信賴……直到接受到某個任務為止。

  一族的實力者‧八兵衛取走斗鬼擁有的靈刀『滅鬼丸』,連同女兒千惠一起消失蹤影。「搜出八兵衛,奪回滅鬼丸。那傢伙的生死毋須理會!」凡能運用的人員,斗鬼皆派去追擊八兵衛。多喜亦不例外,但對於抱持激烈殺氣之命令的恩師,她開始感到疑慮。

  多喜非常迅速地掌握住八兵衛的所在並與之接觸,然而八兵衛告訴多喜滅鬼丸所持有的恐怖力量,及受其擒獲而狂亂的斗鬼之野心。聽從八兵衛的心願,多喜隱匿讓渡來的滅鬼丸,並散佈「八兵衛親子已遭流浪劍士所害」的謠言。

  再度返回原先的封魔任務,但在與魔物的戰鬥中,到來一些變化。

  (怪哉,『裂鬼丸』當是切魔斬妖之刀,但如今是怎麼回事?僅止碰觸,就能消滅魔物……)

  多喜的愛刀‧裂鬼丸,是她親手打造的忍者刀,但她不記得它擁有這般力量。依賴不知何時會衰弱之力將是危險的,如此認為的多喜,為解開謎團而渡海遠行。


二名女戰士對二魔劍


  持有二把邪劍的海盜船長,正和一名舉著單手劍和盾牌的年輕女劍士交戰中。

  「赫淮斯托斯!」
  從女劍士的容貌想像不到能有這股靈氣。隨著她的高鳴,一把邪劍便遭擊破。然而女劍士亦受飛散而出的碎片侵襲而失去氣力。

  「良機!」
  多喜曾接近刀魂及其持有者--海盜王賽凡堤斯--以獲取情報,但賽凡堤斯的力量,對上多喜依是遊刃有餘。此刻知悉女劍士在向賽凡堤斯挑戰,多喜試圖予以暗助,然而兩人所放的鬥氣極其猛烈,致使無以近身。不過現在阻擋多喜接近的東西已不存在,迅速切入其間的多喜,馬上領會到對峙時那異樣的戰慄感。

  (真強……。失其一劍,尚且負傷,平凡妖怪無從比較。那個『猛怒託妖』和此傢伙相比亦不過幼童爾!)

  多喜曾苦戰封印的古代惡靈『猛怒託妖』,當時亦有股未曾感受過的戰慄在捉捕著她。任何妖怪獠牙皆能耐受的鎧甲出現無數龜裂,封印大量惡靈的術技亦全遭破解。在這般境況下,讓多喜仍能持續作戰的是其堅韌的精神力,以及…。

  (這個女人,為何不會畏懼本人? 為何表情完全沒變化?)

  那是無從解讀神色的東方人面孔,更別提多喜是幾經訓練使感情能不被察覺的忍者。面對不可理解的敵人,那股焦躁為他招來空隙。

  「滅!」

  多喜一擊刺裂厚實的胸膛,貫穿心臟。海盜王發出臨死的慘叫,而自他胸口拔出、那已有無數裂痕的裂鬼丸亦支離破碎。

  (封魔完了…非也,尚未?)

  塞凡堤斯的身軀,開始傾漏邪氣出來。

  「失去統御的邪氣發生暴走。…只得抽身了嗎?…」

  多喜抱住一息尚存的女劍士,脫走而去。


新魔劍的誕生


  在治療女劍士傷勢的過程中,多喜取集其體內的刀魂碎片,帶回日本。

  「如此強大之劍的金屬……,卻打不進裂鬼丸嗎?」
  多喜擁有優異的鍛冶技術,然而無論使用何種手段,都無法將裂鬼丸和邪劍碎片融合在一起。

  「裂鬼丸,只得普通地鑄成了吧? 那麼,……斗鬼大人的使者們,你們的目標是劍、還是我的性命?」

  空無一人的鍛冶場內浮現數具人影。在沈默中襲來的刺客們,將多喜擒伏。

  「招出滅鬼丸的所在,否則連妳的小命也……」

  「還在想瞞不瞞得住,目標果然是那個啊,且來查驗一下。」
  壓倒的劣勢下,多喜漠然輕喃著。語未畢,扶匐的地板開啟一個大洞。運用地板下的空間翻身,多喜自刺客手中脫逃。在多喜真正開始反擊下,刺客們連一絲逃亡機會都沒有便被盡悉處份掉。

  「八兵衛所言……得再確認嗎…」

  取回隱藏在遠處的滅鬼丸,多喜重新嘗試融合刀魂的碎片--不須經火熔融便化為一體,並開始散發不下於刀魂的邪氣。反射性地將滅鬼丸收入刀鞘貼上封咒,但在看不到鞘身的符咒之處,依然有邪氣透漏出來。多喜擺好架勢,凝聚精神。

  「臨!兵!鬪!者!皆!陣!裂!在!前! 喝啊!!」

  總算鎮壓住滅鬼丸的邪氣,但多喜亦耗盡精神。然而,現場有三名忍者飛身躍入,不同於先前僅是小卒子而已--此次是身為斗鬼心腹的激,及其直屬部下,努鬼和蛾鬼。疲累不堪的多喜,這次被擁有舉世無雙之強大力量的努鬼壓制住,無從脫身。

  「真不像話吶,多喜姐呀,想把大家耍得團團轉,但其實全是照著這兒的劇本走喲。雖然妳是挺厲害的,但也只能請妳消失啦。」

  對於意圖查看滅鬼丸的激,多喜加以制止。

  「不能大意啊多喜姐,要小心是不是仿貌品……」滅鬼丸出鞘的那一瞬間,黑色的衝擊迸發射出。激的右腕不知飛逝何處,讓他失聲慘叫。

  趁著努鬼與蛾鬼尚處驚慌之際,多喜乘隙脫逃,隨著滅鬼丸消失進黑闇中。

  「過強之力…這種刀絕不能落入他人之手,斗鬼尤甚。」

  表明和斗鬼對立後,多喜成為一名叛忍。以將失去右腕之恨歸咎多喜的激為首,諸多強敵奉命追來。在多喜避風頭的期間,再度獲得關於西方邪劍的情報。

  「如此說來,當時僅剩其一的刀魂依舊殘存…。滅鬼丸與刀魂,若讓兩者相擊……」

  不過,在她注視著滅鬼丸時,另種想法油然而生。

  「此等程度之力,若能運用自如……唔!?」 一股她經驗過的妖氣。「原來如此,這兒是……。吸食邪氣後破壞封印了嗎,猛怒託妖!」

  直達日本的邪惡種子,將被封印的猛怒託妖等諸多妖怪活性化。

  「目的地恐怕是方廣寺大佛殿…」

  那是依據豐臣秀吉政策所建立、負之靈力狂亂奔走的寺院。多喜決定在那裡與越發強大的猛怒託妖對決。然而……。

  「猛怒託妖解開封印了……。多喜不會置之不理,可以想見其去處是…」察知多喜的動向,斗鬼和其屬下的集團朝往方廣寺前進。

  敵人又復敵人,多喜能否突破逆境、完成使命……。



歷代劇情
。多喜@SE
多喜@SC
多喜@SC2
多喜@SC3
多喜@SC4

soullegen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本文譯者神殿羊(korinaga@◇劍與魂的物語◇),如欲轉載請註明作者與出處。

蜥蜴人(艾昂‧卡爾各斯)
Lizardman (Aeon Calcos)

年齡:3。
出身:不明
身高:180cm。
體重:86kg。
生日:不明。
血型:不明。
武器:短劍&小型盾,
   「Ξ劍&獵鷹盾」
流派:居爾庫斯
   (捷阿雷斯流)
家族:不明。但有很多同伴。



聖戰士艾昂的起程


  艾昂‧卡爾各斯,希臘斯巴達出身的鄂圖曼土耳其帝國騎士,傳言其劍技在廣大的帝國中亦是首屈一指,乃戰士中的戰士也。

  在希臘成為羅馬共和國的屬地後,隨著羅馬帝國、東羅馬帝國的變遷,直至十五世紀半帝國首都陷落而歸附於土耳其帝國領下,已有一百三十年之久。希臘人傳頌著的諸神傳說,被納入羅馬神話裡,在不久後,人們也改向信奉基督教。鄂圖曼土耳其視基督教與猶太教為「啟典之民」,施以若干限制,但這同樣是種保護。在那樣的變化中,希臘人對其先祖遺留下來的文化感到自豪,而尊崇自古流傳的神話的人們亦所在多矣。

  "聽來,崇高之戰士,艾昂‧卡爾各斯"

  在離住處一小段距離的森林中,獨自砥礪劍技的艾昂,在當下聽聞到不明的聲音。「並非尋常者……是什麼人?」

  像在回覆艾昂般,耀眼的光芒應聲而出,光影緩緩成型,化為巨大男子的樣貌。
  "既能聽及吾聲,當知赫淮斯托斯之名。閣下身為武人,謂阿雷斯猶可哉"

  軍神阿雷斯就不用說了,對於赫淮斯托斯,艾昂亦不可能不知曉。自古即在故鄉生根、對眾神的敬畏之心,讓他自然地屈膝跪地。赫淮斯托斯向此般艾昂告知「人造邪劍」的存在。

  "……以奧林帕斯使者之勢討滅邪劍刀魂,閣下正當合適。此一使命,願否擔當?"

  沒有拒絕或應諾的選擇。身為一名騎士,身為斯巴達的子民,對於斷送災厄之源的使命,不消說自是熱血沸騰。再者,關乎土耳其帝國的大型戰爭已是十餘年前的事了,在國內無一戰事徵兆的安定中,傾力習武的艾昂就顯得無用武之地。

  「艾昂‧卡爾各斯,必不負眾神期待!」

  "喏。雖是勞煩,望請移步尤麗狄絲神殿,以授吾所鑄之至高劍盾。閣下之事,亦將傳示阿雷斯……"

  激動興奮之情包覆艾昂。鍛冶之神所打造的武器和……戰神的加護! 艾昂順道返回軍中,請領長假而去。


艾昂的挫折與再生


  沙塵奔亂飛舞。在一望無際、只能見到沙土的大地上,艾昂的苦難之旅依舊持續著。
  (不但跟丟了刀魂的足跡,現在連路都找不著了…。吾之守護神‧軍神阿雷斯啊,我被遺棄了嗎…)

  風暴之空覆蓋住太陽、星辰和雲層,要確認自身方位,艾昂已無技可施。
  (喪命並……不可怕,但未達使命卻是遺憾…。)
  全身的感覺飄向遠方,意識也被黑暗包縛起來。

  甦醒時,艾昂正躺於一處幽暗的房內。一群結束交易歸來的商人見到倒地的艾昂,將他送來此處綠洲旁的集落。沈眠數日後,平時有在鍛鍊的身體很快就有了回復的跡象。他隨即計畫要再次踏上旅程……

  「盜賊來了!大家快逃啊!」
  「喂!騎士先生,那些傢伙的目的是水,從這裡出去比較安全!」
  綠洲之民在察覺盜賊的襲來後開始準備撤離,但艾昂卻是違逆忠言。尚顯虛弱的艾昂單身迎擊盜賊團,儘管有些許疏忽,仍以一人之姿擊敗十數名的盜賊。返回綠洲的人民,各各對他讚譽有加。

  「真是撿到個好傢伙哪,一定是阿拉派遣下來的唄!」
  艾昂帶著苦笑地聽著,他定下一個決心。
  (為了報答恩情,我所能做的只有授與他們自衛的力量。請原諒我暫時止住腳步呀,赫淮斯托斯,我一定會將刀魂……)

  他並不知道,赫淮斯托斯還另行派遣二十三名聖戰士,其中有位雅典出身的麵包店女孩,現今正迫近刀魂。就連軍神阿雷斯也在觀注她的戰姿--當然,也觀注著刀魂--這件事他同樣渾然不覺……。

  在艾昂擊退盜賊、開始於集落中指導劍術後的一星期內的某個夜晚,一道光柱在西北方天空昇起。艾昂認為那是要他再度起程的天啟。

  「大家使劍的程度也足以擊敗盜賊了。雖說別離總讓人感到惋惜,但得先去破壞刀魂……」

  就在此時,艾昂的耳裡一陣喧囂傳來,循著出聲方向奔去,眼中所見是異樣的情景。那些穩健氣質的村民們,連老人、女孩都開始相互殘殺。意圖阻止的艾昂也遭到襲擊。雖說曾教導他們劍術,但村人並非他的敵人,只不過艾昂很快地就有其他的敵人要戰鬥了。

  自天空傾注而下的光群,已在不自覺間染入身軀,將艾昂心中凶暴的殺意膨脹擴大。艾昂的精神,在與那股殺意的殊死決戰中……敗陣了。

  (身、身為騎士…我並不想…殺他們啊 ……殺…殺吧!殺啊殺殺殺!)

  崇高的騎士--艾昂‧卡爾各斯之傳說,至此終結。


邪惡的戰士 蜥蜴人誕生


  這裡是離沙漠不遠處的商業都市。在交易繁盛的城鎮中,情報的消費也相當快速。數月前風行的「光柱」傳聞,也全然潛藏進喧鬧裡。而輾轉活躍於商人口中的則是……

  一夕之間人跡泯絕的綠洲集落,以及在那兒佇足的商隊至今音訊全無。另外,還有人見到一名看來相當彷徨的男子,手上持有沾染血跡的劍和盾。

  平靜地聽著人們談論流言的男子,將頭巾隱蓋住臉龐走出城外。這個男人來到人煙杳至的荒野,進入隱藏在岩壁後的石室。

  他們是希圖淨化世界--意即以破壞一切為目的的教團「清流正道之守護者」的信徒。這個教團離開了歷史表象的舞台,潛伏於地下為『淨化』作準備。他們將得到的情報,遞向教團本部的大神官昆佩特克。

  「最近大量地傳來同類型的報告……這肯定是大淨化將至的證據沒錯。把那些傢伙通通給我抓過來!」昆佩特克一聲令下,信徒們受命飛向各地。數個月後,雖然失去眾多成員,但仍是有不少前往沙漠的信眾歸還,隨同由數具粗大鎖鍊綁縳、發出野獸叫喊的狂戰士。

  「真是絕妙的素材……。如果我意想的合成實驗能成功的話,這些傢伙想必能成為優秀的奴僕吧。」

  昆佩特克所說的「實驗」,意指人類與動物的合成。無損狂戰士的力量和動作,加以爬蟲類皮膚與生命力的生物創造! 而它已經完成了。

  昆佩特克傲視著跪在自己面前整然並列的異形之兵‧蜥蜴人,低聲咕噥著。
  「幹得好哇。雖然不能以人話溝通,但只要能理解我的命令並忠實遵從就夠了。戰鬥能力也高,在亞斯塔羅斯完成的時候,會是個好助手吧……」

  瞭解昆佩特克的話語,蜥蜴人為教團執行了許多破壞與虐殺的任務。不久後,他們被賦予了一個使命--協助新生的人造戰士‧亞斯塔羅斯,找出傳說之劍刀魂。

  (刀魂……? 在哪聽過…)

  因出類拔萃的戰鬥能力而成為同伴間頭目存在的一隻蜥蜴人,稍稍轉動了一下細長的瞳孔,但很快就拿起劍和盾牌出去。

  想不起來也罷,聽從昆佩特克大人的命令,將那東西拿到手就好。

  曾是聖戰士的艾昂,今為大神官忠實的奴僕。



歷代劇情
蜥蜴人@SC
蜥蜴人@SC3
蜥蜴人@SC4

soullegen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