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人物劇情(固有角色) (2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本文譯者神殿羊(korinaga@巴哈姆特電玩資訊站),如欲轉載請註明作者與出處。

蜥蜴人(艾昂‧卡爾各斯)
Lizardman (Aeon Calcos)

年齡:36。
   維持此姿態已歷七年。
出身:鄂圖曼土耳其帝國/斯巴達
身高:180cm。
體重:86kg。
生日:6月23日。
血型:無。
武器:手斧&小型盾,
   「忌恨斧&艾亞盾」
流派:捷阿雷斯流
家族:他的家鄉那有他的家人,
   但對他而言已不再重要。


光愈強,影愈深。
--歌德《鐵手騎士》


  在當時、在那個地方究竟發生什麼事?雖然回復了意識,但他卻毫無記憶。唯一記得的,就是從黑暗深淵中突然被推出的感覺。

  這是發生在奧斯特蘭堡一場激鬥的尾聲,當邪劍「刀魂」被靈劍「劍魂」一擊刺穿時,從靈劍放出的波動,搖醒了他長久沈眠的自我。

  清醒後察覺到的第一件事,就是已經成為怪物的自己。

  似真似假的記憶片段自腦海湧現。在那場惡夢裡,他供一名潛藏在黑暗神殿的邪惡大神官差使,而他自己,手刃了無數條無辜的生命。

  「不!我是人類啊!」

  從他醜陋的嘴型發出不是人類應有的低吼聲,粉碎了他的想法。他的記憶一片混亂,無法清醒的惡夢,讓人恐懼的現實正在侵襲他。

  還是說,他曾經是人類的記憶才是個夢?握在手中的劍和盾,將他從這戰慄的想法中守護住。他確實曾是人類沒錯。

   「我是艾昂‧卡爾各斯。是鍛冶之神赫淮斯托斯授予使命的神之使徒!」

  他開始尋找讓身體回復原狀的方法,他隱藏住自己被鱗片包覆的怪物之姿持續旅行著。他曾一度回到故鄉。

  但是當他站立在這片土地上時,他意會到自己已經不是家人焦急等待歸來的那個人了。要他在他們面前暴露出嚇人的身軀,從異形的嘴裡發出聽不懂的話語?他陷入絕望之中。

  「神啊,你降在我身上的命運也太過殘酷了吧!」仰望天空,一股自己沒查覺到的質疑正從心中升起。

  又持續一段長時間的旅行,他仍然找不到讓身體回復原狀的方法。

  也許,「那裡」會是唯一可以找到答案的地方。當他有這樣的想法時,代表他幾乎快要放棄了,因為那個地方一直是他刻意迴避的場所,那裡是他惡夢的元兇──昆佩特克神殿。

  那裡對他而言和監牢沒什麼不同。如果他回去了,恐怕會再次被奪去心志,再度成為如同傀儡的存在。不過這樣的不安,在他得面臨終其一生都是怪物模樣的想法前煙消雲散。

  去就去吧,也許到那可以知道些什麼,也許吧……。

  但是,當他懷抱著混雜焦慮和期待的心情前往,映在他眼前的,既非自由的曙光,也非困縛的黑暗。那座神殿已經崩壞,在他抵達時,已經沒有任何的可供尋找的線索留下。

  當最後的希望也破滅時,在他心底,某個微弱的,但也重要的什麼也跟著崩解掉。他無法阻止疑惑在他心中根生蔓延開來。

  為什麼神在信徒危難時不伸出援手?為什麼祂要保持沈默?

  不是了。他已經不再是信徒了。他的神就和他的家人一樣,已經不再需要成為醜惡存在的他了。受到詛咒,步向黑暗,他除了怪物以外什麼也不是。

  「神背棄了我。」埋藏在胸中絕望的感情,轉化為對遺棄自己的神明的憤怒。曾讓他心安的劍和盾,如今僅存卑劣背叛的象徵。他將武器扔進廢墟,棄之離去。

  要挑戰神,相應的力量是必要的。在他的記憶中,確實有那樣的東西存在,那是凌駕在神的力量上的究極武器──刀魂。

  他要用那把讓神也顧忌,因而命令他去破壞的那把刀魂,去斬殺那傢伙自己。這就是最大的復仇!無盡的怒火中,殘忍的衝動自異形身體深處湧上,他再也不怕自己將成為冷血怪獸。


歷代劇情
蜥蜴人@SC
蜥蜴人@SC3
蜥蜴人@SC4

soullegen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本文譯者神殿羊(korinaga@巴哈姆特電玩資訊站),如欲轉載請註明作者與出處。

雪華
Setsuka

年齡:24。
出身:不明(在日本成長)。
身高:167cm。
體重:52kg。
生日:不明。
血型:A型。
武器:藏於傘柄中的居合刀,
   「雨夜‧影打」
流派:神傳對馬流拔刀術。
家族:沒有親人,
   養育自己的恩師已故。
 
秘則為花,不秘則無以為花。
--世阿彌《風姿花傳》


  她並不是道地的日本子民,這從她的容貌明顯看得出來。雪白潔淨的肌膚、烏黑亮麗的秀髮、精緻雕琢的臉龐……以及,那雙如夜空般深邃碧藍的雙眸。正因為這樣與眾不同的外貌,雪華在年幼之時,便遭受旁人嫌惡和冷漠對待,連自己的雙親也不曉得地生活著。飽受刻薄言語的侵襲,她逐漸封閉自己的心,終於隻身一人離開家園。

  在街頭漫無目的地遊走,年幼的雪華遇到一名男子,這名男子收養了她,兩人一起生活著。在男子體貼細心的照顧下,慢慢打開少女閉鎖的心靈。她現在所用的名字,也是他取的──雪華,如綴飾著她那雪花般白皙的肌……美麗的名字,少女的臉龐,展露久違的笑容。

  男子從事的是近身護衛的工作,他所使用的戰鬥技藝──拔刀術,也傾囊相授給雪華。這是個防身之術,能讓她學習怎麼保護自己,為了獲得恩師讚譽的喜悅,她更加投入在修行中。
 
  如今,雪華已成長為一名美貌能震懾他人目光的豔麗女性,雖然依舊有人一如過往冷眼以待,但她已無所畏懼,不再為這種事困擾自己。

  樸實而令人滿意的生活中的某天,男子託付雪華送一封信件,信的送達地相當遙遠,以雪華的腳程,往返也需好幾個月的時間……。雪華神情透露著不安,男子微笑著對她說:「別擔心,這裡會一直等著你,安心的前去吧!」歷經長途旅程,雪華終於將信件送達到對方手中。那是位略帶年紀的武藝者,他在村莊中擁有一座道場。武藝者數度希望雪華能留在該處修行,但雪華拒絕了邀請並踏上歸程。

  在雪華歸來時,她被負傷臥地的男子嚇到。雪華一直追問受傷的原因,男子就是不肯透露任何理由,憑著推測,恐怕是在戰鬥中被擊敗。相當重的傷,恐怕再也無法持刀了……。雪華難掩悲憤之情,儘管男子一直擺出和以往沒什麼不同的神色。

  往後,強壓著自身的傷痛,男子給予雪華的磨練,是更加的嚴格,更高標準的要求,好讓雪華無從將注意力放在他身上。另一方面,男子也給予雪華過往未曾體驗的深切疼愛:以往平淡的生活裡是不會有什麼奢華享受,但男子卻為雪華買了一件稱頭合適的昂貴和服。生平第一次穿上這麼漂亮瀟灑的衣服,雪華臉頰泛起一陣微紅,見到雪華如此開心,男子也欣慰地笑瞇了眼……。這樣的男人,雪華感到對他的情感是更加的強烈。

  不是對雙親的孺慕之情,也不是對武術師父的敬仰之愛……。

  在她胸口擺盪的,那淡淡柔和的情感,直到稍晚幾年,恩師過逝之後,她才確認這段情愫的真正意涵。在參訪他的墓地時,雪華反思著師父臨終所說的話。「教導這些武藝給你,並不是要讓你用在復仇上……。」對他而言,那場命運之戰是他畢生最興奮難忘的時刻。「為劍而生,為劍而活的人,不會懷有悔恨。」這是他說的話。他只是希望讓她繼承他的戰技,才會教導她拔刀術,他希望雪華能不被任何事束縛,能自由自在的飛翔。而後,他才告訴了雪華,那個人的名字。奇怪的,她並未流下任何眼淚。她已經注意到了,自己的這份心情,意味著「戀愛」。復仇的枷鎖已套在身上,她不會去走恩師所希望的那種生活方式。因此,她將啟程,走上這條孤獨和哀戚的道路。至今一生,唯一的那個人,唯一的「羈絆」已不復在,這世上還有什麼會能讓人害怕……。

  御劍平四郎。一名向各地劍士挑戰,為求能戰勝鐵砲方法的男人。這名流浪劍士正是雪華的目標。自從數年前,他為了尋找一名喚做夜魔的人而渡海離去,就再也沒有人在日本見過他。直接的追查線索沒了,不過,雪華心想,若是追查「夜魔」的行蹤,一定可以找到御劍本人。

  穿上恩師遺留的衣裳,攜帶一把暗藏刀器的油紙傘,雪華的身姿……正是一名身著美豔喪服的羅剎女。



歷代劇情
雪華@SC3
雪華@SC4

soullegen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本文譯者征世(masayo@巴哈姆特電玩資訊站),如欲轉載請註明作者與出處。

緹拉
Tira

年齡:17。
出身:不明。
身高:159cm。
體重:43kg。
生日:不明。
血型:AB型。
武器:環狀刃。
   「艾杰涅扼殺」
流派:輪舞暗殺術。
家族:天涯孤獨一身、
   現和共同目的的監視們同行

 
「先知!」我說:「凶兆!——仍是先知,不管是鳥還是惡魔!
是否是魔鬼送你,或是暴風雨拋你來到此岸……」
--艾倫坡《烏鴉》


  在動盪於陰謀與戰火中的歐洲,有個隱藏在陰影之下的秘密組織。他們不屬於任何的陣營,只是與各各權勢締結契約,而派出暗殺者排除要人……。持續著在表面世界看不到的活動,而在幕後影響著歐洲歷史的這個組織,被稱為「旅鳥」。

  緹拉是被組織所養育的暗殺者之一。她是被困在籠中的鳥,被奪去飛往未來的翅膀……。在她幼時的記憶中,她就已經逐漸習慣了奪去他人的生命。她不會感到悲傷、罪惡……什麼感覺都沒有。殺人變成規律的日常作息的結果,她已經無法不去追求定期殺人所帶給她的快感了。

  年輕的緹拉努力地增進自己的武藝,對她的工作表現出如同在享受般地雀躍模樣,但即使是她自己都不明瞭,她這些舉動,只不過是為了隱藏埋葬在她內心深處真正的感受而作的。

  當邪惡的種子降下之時,緹拉正在任務的中途。邪惡的力量焚毀了部隊指揮者的頭腦,令指揮系統崩潰,作戰因此而失敗了。緹拉忽然自地下世界之中被解放了,以她尚在搖晃著的羽翼飛向外面的世界。

  怎麼來到此地的,已經不記得了。

  她被這個平凡城市中的平凡家庭所收養,在「普通的」人群之中生活。與她所來自的地方不同,這裡沒有那些能夠滿足她慾望的事物,但這樣說不定也好,她自己在不知不覺中這樣想著。

  然而,她平靜的生活並沒有維持太久。

  扣下扳機的起因是一件簡單的小事,她放走了家中孩子作為寵物的鳥兒--她並不清楚自己為何這麼做,但那孩子放聲大哭,使得父母斥責了緹拉……

  當她發覺的時候,見慣了的物體--攤著四肢、躺在地上的一家人正圍繞著自己。

  自己從根本之處就與其他人不同,她無法融入他們之中。

  「果然,沒有這個不行啊……」

  緹拉這麼想著,茫然地凝視她被染成石榴石色的雙手。

  緹拉開始了漫無目標、隨意奪取他人性命的生活。

  在這些日子裡,強烈的情緒起伏,連她自己也無法控制。有時一點小事也能讓她感到心情沮喪,想排除一切的事物;忽然間她的心情又猛地好轉,無論做什麼事都能令她極為樂在其中。

  心靈變得越來越支離破碎……但,此時她連這個都不想去管。

  一天,持續流浪的緹拉偶然得知了有關夜魔屠殺的事蹟。有另一個跟她類似的人--她對這樣的想法感到心跳不已。

  追逐著蒼騎士的行蹤,她來到奧斯特蘭堡城,在那裡她遇到了一位持著巨大鐮刀的神秘男人。

  她所真正追求的是已被封印的刀魂本身,夜魔只不過是個傀儡而已……
  從男人口中得知這樣的事實,緹拉無法掩飾住她的失望。然而不久之後,她聞得蒼騎士再現的謠傳。循著屠殺的痕跡,她終於找到了夜魔。這體現著邪劍意識的存在,是超出緹拉所期待的、破滅與絕望的化身。

  「終於找到了,能夠將自己的全部奉獻給他的人……」

  跪在受詛咒的蒼騎士面前,她敞露出內心深處不可侵犯的領域,讓那黑暗的意識進入其中……

  現在這個邪劍忠誠的奴僕,開始暗中執行任務,跟隨著她的是大批為黑闇所染的群鴉。

  她已經被交付了兩個任務。

  靈劍貫穿了刀魂的本體,形成了封印。而她的第一件任務就是破壞靈劍令邪劍獲得解放。

  她的第二件任務是尋覓邪劍的新宿主。邪劍的力量正被靈劍所抑制著。刀魂所操控的僅是暫時的肉體,這過於不穩定的血肉不足以長久使用……。擁有足以使用刀魂的強勁意志力、又同時能夠輕易接受邪氣的肉體……為了尋找這究極的「素材」,緹拉伸展她黑色的羽翼,飛向廣闊的世界。

  符合她認可的人,其靈魂將為邪劍的火焰所燃燒。
  不符合認可的人,其性命將被狂喜的緹拉所享用。



歷代劇情
緹拉@SC3
緹拉@SC4

soullegen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本文譯者神殿羊(korinaga@巴哈姆特電玩資訊站),如欲轉載請註明作者與出處。

多喜
Taki

年齡:29。
出身:日本/封魔之里
身高:170cm。
體重:53kg。
生日:不明。
血型:A型。
武器:忍者刀×2,
   「裂鬼丸&滅鬼丸」
流派:夢想拔刀流
家族:雙親、手足皆病死,
   恩師‧斗鬼

 
唯有真正沈默者,才是真正行動之人
--祁克果《現代的批判》


  刀魂逐漸回復力量,對此多喜並不能置之不理,然而,現在她更憂慮的是斗鬼。

  這名擁有強大靈力的封魔眾首領,收集著邪劍的碎片,之中的意味並不難想像--這將可能造成第二把邪劍誕生。

  眼前的威脅不容忽視,多喜下了決定,她要擺脫那群追捕者。她故意洩漏關於邪劍碎片的情報,好轉移封魔一族的注意力,在成功驅散這些斗鬼的手下後,多喜直奔回日本。

  封魔眾--在這世間以收服妖魔鬼怪為業的忍者集團,熟練於戰技和封魔能力。集團的支配現在掌握在斗鬼手中。多喜從族人的動向中得知封魔之里正在內鬥,一支封魔派系察覺到首領的狂亂,計劃征伐他,多喜和這派人馬接觸,並以邪劍碎片的情報交換斗鬼的居住處。

  位在京城,一座聚集負向能量的寺廟--方廣寺,集結眾多的惡靈和妖魔。多喜認定,斗鬼企圖取用這些邪靈的力量。她潛行於暗夜中,一路避開斗鬼心腹的妨礙,抵達這座不祥的寺院,多喜感覺到地表吹拂著出自地底的妖氣。一刻也不容遲疑……

  踏入建造於寺院地下的大佛殿,多喜見到了斗鬼。

  這個身影,並不是多喜稱為師父的人。本該年邁的軀體被膨脹和強韌的肌肉包覆,看似披覆重型盔甲,皮膚隨著奔亂的血液變成暗紅色,熾熱發紅的雙眼充滿對鮮血的慾望,這已不是人類了,而是一隻兇暴嗜血的野獸。

  鬼……。多喜腦海中浮現起這個自古相傳的妖怪之名。斗鬼站立在渦漩的靈氣和妖氣中心,吸噬著這股力量。但是,不管眼前的對手多麼強大恐怖,多喜決不讓它擊敗她。

  拔出愛刀裂鬼丸,多喜正要上前一搏時--

  『咕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寺院內迴響起一陣漫長而哀淒的哭號。

  「唔,猛怒託妖……!?」

  多喜感到一股氣息,這具經激烈死鬥而封入此地底下的巨大妖怪,因為斗鬼引起的邪氣渦漩而造成封印的崩解。現在,這股妖氣被吸入到由斗鬼釋放出的黑暗能源漩渦中。

  --多喜心中有所覺悟,左手已扶在繫於腰間的刀上。

  緊接著是一場艱困的死鬥。

  為了對抗半人半妖的絕大力量,多喜使用了斗鬼親身傳授給她的封魔技。諷刺的是,突破斗鬼牢固肉體的,正是他處心積慮想要佔有的滅鬼丸。

  望著倒下的斗鬼老朽而捲曲的身體,多喜拼命維持已經朦朧的意識,她耗盡力氣在抑制因邪惡能量而失控的滅鬼丸,同時也身負重傷。……然而,任務還沒結束。

  當她準備揮下最後一刀了結時,一句微弱的聲音傳來。

  「多喜……是妳嗎……」

  多喜震驚地注視老人的臉龐。他的雙唇微微顫動:「這兒好暗……稍盞燈來…吧……」

  他的聲音,感覺不到任何狂亂的跡象。多喜的胸口湧起強烈的思緒,她喚著恩師的名字。

  ……但是這些呼喊,永遠也無法傳達給斗鬼了。

  他雙眼瞪大,從口中吹徐出不明的氣體。多喜迅速斬擊,但刀身並未擊觸到任何東西,氣流無聲地飄向黑暗的彼方……

  --黎明將至,多喜準備離開這個國家。

  斗鬼成了一個即非魂魄亦非妖氣的存在體。多喜不知道它是否包含著封魔眾首領的意識,但只有一個地方,斗鬼會前去回復他的力量。除了刀魂,別無他處……。沒有時間療養傷勢,她不知道為何邪劍的力量削弱,但現在正是追擊的時機。

  忍者的命途短暫。

  今起反覆思考著這個真理的多喜,為了完成必竟之業,她化成疾馳黑暗之影。


歷代劇情
。多喜@SE
多喜@SC
多喜@SC2
多喜@SC3
多喜@SC4

soullegen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本文譯者征世(masayo@巴哈姆特電玩資訊站),如欲轉載請註明作者與出處。

齊格飛‧胥陶芬
Siegfried Schtauffen

年齡:23。
出身:神聖羅馬帝國/奧柏格阡堡
身高:168cm。
體重:50kg。
生日:2月6日。
血型:A型。
武器:雙手大劍,
   「鎮魂歌」
流派:自有流派
家族:母‧瑪格麗特、
   父‧腓特烈遭己弒殺

 
單槍匹馬的時候,強者更有力量。
--席勒《威廉泰爾》


  奪取強勁之魂、蒐集四散的邪劍碎片……如此不斷重複之下,縱橫於邪劍表面的裂痕一點、又一點地被治癒。
  
  夢魘的最終目的「刀魂的復活」,慢慢地,即將達成了。

  蒼色鎧甲的騎士,回到了他的根據地奧斯特蘭堡城,在過去曾沾染了無數鮮血的此地,正是邪劍取回真正力量最適合的舞台。

  在那裡,一名男人單獨前來。

  左手操著細身長劍的男人,為求取刀魂而來到這座廢城。在傾頹的禮拜堂相遇的兩人,不可避免地演出了死鬥,飛散的火花與鮮血、替著兩位決鬥者著上了色彩。


  激鬥的最終獲得勝利的是夢魘。被冑甲所包覆的惡夢走向目標,準備予其最後一擊,倒下的男人則像是在訴說什麼似地呢喃著……

  看著這一切、那從被封閉的兜甲黑色的陰影之中、透過縫細窺視外界的眼睛深處,棲宿著與殺戮者不同的、微弱的魂之光--那是被邪劍所憑依的男人‧齊格飛的意識;邪劍的意念嘲笑著他與惡夢對抗所作的努力。

  --真是微不足道的劍啊,脆弱、渺小,就跟人的心一樣。

  閉嘴……。不會再屈服於你了。贖罪……得贖罪……

  --人類的慾望深重真是超乎想像,在犯下了這一切後,你居然還想得到原諒?

  不!但在反省罪孽之中踏出腳步,是人該走的道路!

  --即使是前方為黑暗所覆蓋的道路?在漫長的步途與疲憊的盡頭,所等著的只有「死亡」而已。

  因為有限....所以人才會依戀生時的喜悅。

  --聽到了嗎?在你手下為惡夢所吞噬的靈魂們所發出的苦悶哀嚎?

  我將永遠為我所作的感到愧疚……但聽著!

  --期望著死亡、為死亡所吸引,死亡的美麗,你的父親,也很了解它的魅力。

  啊啊……如果可以回到那時候的話……

  --已經腐朽了。他的身體拋棄在黑暗的深淵,在其中腐敗、沉澱,浸泡在絕望之中,就在你從他的肺中擠出最後一聲慘叫的時候!

  胡扯!那是幻覺!我所看到的,是帶著驕傲逝去者的勇姿!


  在精神世界深層蔓延著的戰鬥,使得蒼色鎧甲的騎士佇立而不動;在他身旁,已倒下的男子負傷的身體顫抖著--令他重傷的身體作出行動的,只能說是強烈的執著吧--他使出最後的力氣,給予面前敵人必死的一擊,劍的閃光準確的刺穿了刀魂的中心……

  「喔喔喔喔!!」

  夢魘發出不屬於人類的哀嚎聲,在其體內,受創而瘋狂的邪劍意念撕咬著齊格飛的意識,然而他以鋼鐵的意志對抗住逆捲的風暴。

  然後,時機到了。

  為邪惡的深紅所染的瞳眸被洗淨,生命的燈火再度被點燃。長期作為邪劍宿主的他,終於再度主導自己的身體。與急速減弱的邪氣相呼應似的,曙光般的光芒放射而出。

  全部終結的時候,齊格飛恍惚回想起自己的所為……那是無意識的行動……伴隨著光芒忽然出現的那柄劍……就像是被什麼所引導一般他伸手接下了劍,用它刺穿了身為邪劍核心的邪眼。

  那劍,正是被邪劍之力所囚困的靈劍‧劍魂。

  然而,這一擊亦無法徹底毀滅邪劍。

  刀魂的邪氣是被鎮住了,但貫穿其中的靈劍也如同失去力量般地沉默著。

  (這樣下去不行……)

  他勉強他那殘留著麻痺感的頭腦去思考。

  將所唾棄的蒼色鎧甲脫下,並將之粉碎後,齊格飛帶著邪劍和靈劍離開了受詛咒的此地。

  (我發誓,必將邪劍永遠封印,作為贖罪……)

  但染血的命運並沒有如此輕易地放過他,不時從記憶底層湧上來、當擁有那隻異形右腕時的感覺,耳朵深處則殘留著邪劍細語的回音,惡夢的殘渣依然折磨著他。由於對夢魘的仇恨而前來的狙擊者們,時時擋在他前方;每當他被迫與之兵刃相接時,深重的罪業總是苛責著他的精神。

  然而齊格飛還未能察知另一項不吉預兆的出現。

  的確,他還無從得知,那與邪惡的咆哮聲一起、即將甦醒的蒼之惡夢的事情……


補註:
  引用句《威廉泰爾》為桂冠出版社的譯本。

  和夜魔激鬥戰敗的男子是拉菲爾。


歷代劇情
。齊格飛@SE
夜魔/齊格飛/地獄火@SC
。夜魔(齊格飛)@SC2
齊格飛@SC3
齊格飛@SC4

soullegen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本文譯者神殿羊(korinaga@巴哈姆特電玩資訊站),如欲轉載請註明作者與出處。

夜魔
Nightmare

年齡:就刀魂而言,自太古即存在
出身:不明。
身高:168cm。
體重:96kg。
生日:不明。
血型:無。
武器:刀魂(雙手大劍型),
   「刀魂(幻影)」
流派:鎧甲上的記憶
家族:忠實追隨自己的緹拉

 
光的支配有所時限,但夜的束縛是永無止境的
--諾瓦利斯《夜之頌歌》


  在邪劍被靈劍貫穿破壞的瞬間--

  沒有人注意到寄宿在刀魂裡的邪惡火焰從它的居所逃散而出。長久的殺戮歷史,這把劍凝塑出了不滅之魂。這個稱作「邪劍意志」的無形存在,打算附著的形體,是散落於地的鎧甲殘骸。而這具鎧甲,正是曾浴血歐洲、造成無數恐懼的蒼騎士「夜魔」所穿戴竹的鎧甲。

  邪惡的靈魂滲入損壞的鎧甲間……。但是,想要操縱沒有肉體的宿主並不非易事,移動都不可能了,徨論再去獵取靈魂。受限於失去了肉體,刀魂想成什麼事都力有未逮。現在它只能屈從命運,沈靜燃燒的火焰,邪劍的意志靜待機會到來。

  不久後,手持大鐮的男子來到附近。他察覺到在鎧甲周圍的邪惡之氣,並從中讀取先前發生過的事。

  烏雲厚實地籠罩全片天空,阻擋住從天而降的光芒。大氣潮溼沈重,似乎將有大雨來襲,邪劍的靈魂和這名持鐮的男子進行無語的對話……。也許是彼此正盤算對方,也可能是分享著奇妙的共同感--這是古往兩者曾有的因緣際會所能理解的。

  頃刻,男子承諾給予幫助。

  大鐮的男子行使一場古老的儀式,使用力量誦文扭曲了自然界的法則。邪劍不穩定的能量和靈魂在大地上渦旋,交織纏繞進駭人的鎧甲殘骸。亡靈怨恨憤慨的咆哮衝破雷鳴,搖曳閃動的黑影逐漸成型,邪劍的靈魂再度獲得原宿主之軀殼。包覆著返生者的鎧甲輝散出妖邪的光芒,毫無一絲傷痕留下,接著,從手部外滲出一把巨大的、彷彿邪劍樣式的異形巨劍。

  當「記憶」再度蝕刻進鎧甲裡,這個傳言已從世上消失的存在體,再次地具像化……。

  是什麼時候,蒼天的淚水落下?細碎地擊打在身上,宛若試著洗去他沾染的業障。

  「殘暴、狂亂都好,把全部生靈都趕往絕望的深淵吧……」

  持著大鐮的男子面無表情地低聲呢喃。

  
  再度以新的存在出現,刀魂現在是個獨立的個體。它的頭一個契機,似乎是得憑己之力來和世界接觸,不過,蒼騎士旋即以蹂躝無數絕望靈魂的使徒身分--這早以驚世駭俗地死與恐懼的色彩現身於世。

  對魂魄的飢渴,他攻擊所有遇到的人並啃食殆盡。單純為了破壞的衝動、無止盡的飢餓,夜魔進入狂暴狀態。受害者的心靈為無法掙脫的恐懼綑縛,直至苟延殘喘的最後一刻……然而這些靈魂死後亦不得安息,他們被囚禁在煉獄中,獻祭痛苦和悲鳴。

  「更多……再多……!」

  為了維持自身的實體,為了增強自己的力量,兇惡的蒼騎士要變得愈強大,愈發尋求豐潤的魂魄餵哺。

  此等行事目的最後的指示是,刀魂自身本體的解放。

  慘無人道的虐殺者,「蒼之惡夢」的恐怖名號,再度蔓延全歐。


歷代劇情
夜魔/齊格飛/地獄火@SC
。夜魔(齊格飛)@SC2
夜魔@SC3
夜魔@SC4

soullegen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本文譯者神殿羊(korinaga@巴哈姆特電玩資訊站),如欲轉載請註明作者與出處。

札薩拉梅爾
Zasalamel

年齡:因不斷轉生而不明。
出身:因不斷轉生而不明。
身高:180cm。
體重:77kg。
生日:本次轉生於5月5日。
血型:B型。
武器:死神鐮刀,
   「卡夫傑爾」
流派:自有流派
家族:亡故多時

 
啊啊痛苦!痛苦!「時間」蠶食生命!
--波特萊爾《惡之華‧仇敵》


  壽命終盡,藉由其他肉體重生,永存世間的人類。他是名真正的「魔法師」,漂流在悠久的時間洪荒裡。

  札薩拉梅爾,原是出身守護靈劍一族的男人。

  「此股力量,我等我輩絕不得使用。」
  這個嚴格戒律的作用在於防制有人將靈劍的力量用於私利上。然而年輕聰慧、文武雙全的札薩拉梅爾卻是不服,並非是他不相信告誡,而是他認為,假若部族發生危難,為何要將自身的命運交付給那些比自己還弱的人?

  為了打破這陳腐可笑的戒律,札薩拉梅爾打算親自拾取這把劍,但他的企圖被察覺了。腕臂被擊碎,札薩拉梅爾被逐出部族。

  戰士的生涯終結,札薩拉梅爾受到絕望地打擊,於後,他進入追索古代知識的人生,他所尋覓的,正是轉生之術--這個眾人企求、失傳已久的秘術,最終被他找到了。經過長期修行,他習得這項能力,從此成為跨越時代的生命體。

  ……然而,付出的沈痛代價卻是始料未及。那就是每當「死亡」之時,墜入地獄的虛無感,和肉體潰為塵土的苦痛……因為歪曲了眾神定下的因果律,和劃裂時間的枷鎖,使得他得去承擔如此行為造成的身體負荷。

  札薩拉梅爾得到了永生,卻是以永不得安息換來的。

  歷經好幾世代的返生,起初,札薩拉梅爾尚能忍受死亡時的煎熬。他想著,和重生時的喜悅相比,這點苦難不算什麼。然而隨著時間推移,重生的喜悅漸次消減,死亡的痛苦卻日益增大。時間是無窮的。在頭幾次的人生,他達成了大部分生時的願望,生存的熱忱因此消失怠盡,但是他卻永遠也無法從輪迴的圓環裡逃脫出來。

  在無數人生中的某次,他取得刀魂,並期待藉此斬斷受現世束縛的生命。

  ……於是,他成了這把邪劍的下僕。在他的身體槁朽、生命終盡時,邪劍就伴隨在側,但他總是返回生者的世界。

  他把期待轉向靈劍。刀魂缺乏奪走他生命的能力,若是更強大的力量,也許就能……腦海閃過的念頭,他決定返回故鄉,尋求靈劍。

  然而,當他重返家園時,部落早已消失不在。究竟是天災抑是人禍,已無從察知,所有事物杳無形跡地失去蹤影。劍魂也是,消失了。

  今回轉生成為札薩拉梅爾,藉由邪惡之種(Evil Sperm)和夜魔引發的虐殺事件追蹤到刀魂的所在,同時也得知靈劍的出現。這是個能同時獲得邪劍和靈劍的大好機會!但是邪劍已失去大半力量並遭到封印,而靈劍也因受到邪氣浸蝕而力量衰減。

  為了復甦邪劍,他將自己的力量借予此把因封印而衰弱不堪的邪劍--復活「蒼騎士」。為了助長夜魔和使邪劍力量大增,札薩拉梅爾得動搖齊格飛的精神意念--他是邪劍和靈劍的持有者。札薩拉梅爾探尋到夜魔屠殺下的倖存者,並將矛頭指向齊格飛。他們引發的強烈憎恨和敵意,足以摧毀齊格飛的意志。

  邪強的力量愈強,那麼靈劍也將能重獲能量。他從族人殘存的傳承中得知這個訊息。

  時候差不多了……。

  現在,他已送出了獻祭,札薩拉梅爾決定離去。

  當邪劍的強大力量燃燒成地獄火,而靈劍擴張的純清之力也將達極限而足以匹敵時,他會再度出現。當兩者相反的力量衝擊到最高潮時,他能否利用這股極大的能量,讓自己得到「真正的死亡」呢?……


補註:
  引言是法國詩人查理士‧波特萊爾的詩句,
  本文採用的是杜國清先生翻譯的版本(《惡之華》,純文學出版社,1977)。
歷代劇情
札薩拉梅爾@SC3
札薩拉梅爾@SC4

soullegen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