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人物劇情(固有角色)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本文譯者小釘(Mranan@◇劍與魂的物語◇),如欲轉載請註明作者與出處。

齊力克
Kilik

年齡:23。
出身:不明。
   育於明帝國/真行山臨勝寺
身高:167cm。
體重:63kg。
生日:2月9日。
血型:A型。
武器:棍。
   「滅法棍」
流派:真行山臨勝寺棍法奧傳
家族:包括一同在臨勝寺被撫養的
   香蓮等人皆被自己殺害、
   師父‧劍聖


人向前探,跌撞著行走,步伐是痛苦的,有時甚至是錯誤的。
而在邁出向前那步之後,他可能會滑退,
但是只會退半步,永遠都不會退一整步。
--約翰‧史坦貝克《憤怒的葡萄》


  以武學修行而聞名的臨勝寺一夜之間從世界上消失了……。因邪惡之種而發狂,寺裏的居民們在腥風血雨中自相殘殺,只有一個人倖存了下來。第二天一早,一位老者發現了奄奄一息的齊力克,把他從死亡邊緣上救了下來。

  齊力克是個在襁褓中被遺棄在真行山中的孤兒。寺裏面的長老發現了他,把他像親生兒子一樣撫養長大。從年幼時開始,武術就成為他每天生活的一部分,齊力克也變得對棍法有著特殊的喜愛。
在他十六歲那年,他對這項武器的技巧就已經嫺熟,被選成了棍法奥義的繼承人。

  臨勝寺有三樣鎮寺之寳,其中的一樣便是滅法棍。成為奥義繼承人意味著這個無價之寶遲早會被傳到他手上。但遺憾的是,邪惡之種在傳承儀式的前一天晚上像雨點般降臨到了寺院中……!

  當齊力克醒來的時候,他發現自己身在那位老人的清居中。和滅法棍在一起,三寶之中配有飾帶的末法鏡也在他的肩膀上。末法鏡是香蓮的所有物,而香蓮是寺中和他一起長大的一個孤兒,就像他的姊姊一樣。

  邪惡之種的擴散將齊力克毀滅的衝動變得失去控制,當他恢復神志的時候,他已經戴上了末法鏡。他明白把他体內的邪氣淨化出去肯定是這個祕寶,而能給他戴上末法鏡的人就只能是香蓮。

  而他卻殺了她。

  是他奪走了香蓮的生命。如果她把末法鏡留在自己身上,就可以逃過此劫。可是,她把帶有鏡子的飾帶給了齊力克,在陷入狂亂之後失去了性命。為什麼她要犧牲自己來救齊力克呢?這樣活下去又有什麼意義,當所有身邊所愛的人們都已經死在了他自己的手上?經過了長時間的自責與悔恨之後,齊力克悟到他唯一能做的事便是毀掉自己身上的邪惡之源。

  「刀魂才是真正的元兇,」 老者說,好像正等待著齊力克自己得出這樣的結論。「你,還有具有吸魂之力的滅法棍,從那個命運中的夜晚開始便被邪氣所侵。末法鏡是那唯一能將正與邪保持平衡的東西。」

  而這位長期住在偏遠地方的老人,是臨勝寺的武術顧問。

  在導師的教導下,齊力克學到了臨勝寺棍法的秘訣,以及控制滅法棍和自己体內邪氣的技巧。時機成熟以後,齊力克踏上了去毀滅邪劍的道路。路途中,他遇見了香華和真喜志。

  他們終於到達了夜魔所在的堡壘,但卻被其大量的手下而包圍。多虧真喜志捨身的行動,齊力克和香華可以在無數波敵人之間殺出重圍去面對夜魔。他們挑戰了強大的敵人,一場惡戰之後香華手上的劍魂獲得了勝利--他們成功地毀滅了邪劍!

  末法鏡在這暴力的衝突中碎掉了。在那個時刻,齊力克發覺到自己沒有那樣祕寶也可以控制体內的邪氣。在長期的旅途中,他已經掌握了抑制他体內惡魔之力的方法。

  ……在那之後已經過去了四年。

  香華和齊力克用了一段時日尋找真喜志,但是卻無法找到那失蹤海盜的任何一絲消息。他們倆後來分開走了各自的道路--齊力克回到了師父那裏,好將中和與淨化邪氣的能力更加精進。

  一天,齊力克感覺到了一股邪息--和那禁忌的邪劍一樣的氣息。刀魂依然存在著!僅僅擊碎那把武器並沒有消滅它。「如果光靠蠻力不足以毀滅刀魂,可不可能把它的力量全部吸入滅法棍呢?」 齊力克尋思。「滅法棍可以吸收任何形態的能量,所以我應該可以憑借它把劍上所有的邪氣控制住。接著我可以試著慢慢去淨化它……」

  然後他意識到了自己計劃的不現實之處。自他開始訓練以來已經過了四年,可是他還是不能完全淨化自己體內的邪氣,驅走刀魂中巨大的邪氣的時間更會非常長久。但是那不重要了--為了向因他而失去性命的人們贖罪,齊力克願意作出這樣的犧牲……。

  他的心意已定。



備註:by 小釘(Mranan@◇劍與魂的物語◇)
   引用文出自《憤怒的葡萄》第十四章第一段,
   作者為經濟大蕭條開始時人們被迫遷徙的行為作出的分析。
歷代劇情
。齊力克@SC
齊力克@SC2
齊力克@SC3
。齊力克@SC4

soullegen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本文譯者小釘(Mranan@◇劍與魂的物語◇),如欲轉載請註明作者與出處。

塔琳姆
Talim

年齡:15。
出身:東南亞/祀風部落。
身高:144cm。
體重:42kg。
生日:6月15日。
血型:不明。
武器:叉刃拐×2,
   「羅卡‧魯哈&
    西‧薩利卡」
流派:祀風之奉納劍舞。
家族:父‧桑浦特、
   母‧娌蒂、
   祖母(大長老)‧卡拉娜、
   鳥‧阿倫


「大自然不創造沒有意義的東西」……
在自然中沒有怪誕的存在,沒有任何東西的形態
是為了填滿空虛的區域以及不必要的空間而出現。
--湯瑪斯‧布朗《一個醫生的宗教信仰》


  從西班牙宣佈菲律賓群島成爲它王朝的一部分的那一刻起,東南亞就被卷入了動亂的年代中。

  西方人全然不顧原有的文化和人民的心情,把他們的新文化引進了當地。外國人一開始還停留在海岸線一帶,但他們的影響直達山區只是個時間早晚的問題。

  一個部落的人民似乎感覺到了躲避外國人鐵蹄的需要,把自己隔絕在了被山谷深繞的小村落裏。部落裏敬拜著風神,人們將自己融於自然中生活。

  塔琳姆就是在這個時代下的一個巫醫家系中出生的。那個時候西方的影響變得愈發強大,人們對風神的信仰漸漸減弱,而她被當作最後一位風神的巫女撫養長大。

  一天,塔琳姆正在解讀風語--那是她自小便開始做的事。然而那天風的感覺有些奇怪。不像正常的風會輕柔的悄聲攜帶著遙遠都市的呢喃,那天的風被沾染上一股邪惡的氣息,似乎要吞噬它們所到之處的一切。惡毒的氣息混雜著遠方的尖叫,絕望以及瘋狂,在塔琳姆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事之前沖進了她的身體裏面。

  這件事發生在邪惡之種被擴散到世界上的那一天。

  塔琳姆癱倒在地上,昏迷了很多時日。當村裏的人們幾乎失去了所有希望的時候,她終於醒來了。塔琳姆的眼中滿是深深的哀傷,不明原因地哭了起來。

  到了塔琳姆十五歲那年,在她那曾經與世隔絕的村落裏面已經能夠經常看到往來的西方商人和探險家。一天,有個西方人把一個「活力護符」帶到了村莊裏。長者們看到那個不尋常的金屬碎片,表達了他們的憂慮:他們覺得那塊金屬不屬於他們的村子,而屬於一個另外的地方。他們也認為它的存在會對靠近它的人們有著邪惡的影響。

  塔琳姆馬上就認出存在於那金屬中的邪惡和她昏倒那天感覺到的邪氣是一樣的。「我必須把這塊碎片送還到它應在的地方去!」塔琳姆喊著。

  長者們試圖阻止塔琳姆帶著金屬碎片離開村落。他們害怕如果她被暴露在外面的塵世中,身為最後一個巫女的純真便會被污染掉。她的父母不這樣認爲。相反地,他們覺得經過對世界的遊歷,塔琳姆的純真和對自然的熱愛只會有增無減。帶著父母的祝福,年輕的女孩踏上了她的旅程。

  隨著她的村落慢慢地消失在山脈之後,塔琳姆感覺到了世界的其它地方也有同樣的邪氣在共鳴。她可以感到邪惡存在於穿越海洋與大洲的風中,在世界各地來回環繞。她知道如果邪惡的力量繼續隨風蔓延,所有的一切都將在不久後被疫病所侵蝕。

  塔琳姆推測到還有很多這樣的金屬碎片存在。就像她手上的這片一樣,無知的人們把它們帶到了世界各個角落。塔琳姆明白她不得不找到所有的碎片,並且找到他們應有的歸屬之處。

  儘管塔琳姆從來沒有踏出過自己的村落,她並不害怕--不管路途多麼漫長,她知道只要有風相伴,自己便會平安無恙。



備註:by 小釘(Mranan@◇劍與魂的物語◇)
   開頭的引用整段話出現在一個醫生的宗教信仰裏面第一部分第十五章開頭。
   Nature does nothing in vain是英文的現代文翻譯,
   原文是
Natura nihil agit frustra, is the only indis- putable axiom in philosophy.
「大自然不創造沒有意義的東西」,這是哲學裏面唯一不容爭執的公理。

   Natura nihil agit frustra是拉丁文,
   引用亞利士多德「形上學」觀念中的代表格言。

Natura nihil agit frustra, is the only indis -putable axiom in philosophy.
There are no grotesques in nature; not any thing framed
to fill up empty cantons, and unnecessary spaces.

歷代劇情
塔琳姆@SC2
塔琳姆@SC3
塔琳姆@SC4

soullegen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本文譯者神殿羊(korinaga@巴哈姆特電玩資訊站),如欲轉載請註明作者與出處。

柴香華
Chai Xianghua

年齡:20 。
出身:明帝國/北京。
身高:152cm。
體重:46kg。
生日:4月2日。
血型:B型。
武器:中華劍,
   (無名)
流派:母親傳授的劍法
家族:母親病故、
   母親告訴她父親已逝

 
自身之事皆無悔。
--宮本武藏《獨行道》


  時為倭寇侵擾所苦的東方大國‧明帝國,為了保護百姓及取回國家威信,意欲搜索傳言為英雄之劍的刀魂並將其納為國力的一部分。

  然而,三次的搜索隊皆無吉報傳回。第一、二搜索隊再也沒回來;而歸國的第三隊也是無功而返。即便是從禁衛軍中選拔出的第三陣也未能達成目的,這樣的結果令皇帝大感失望……。

  香華便是這第三隊的其中一員。她成長於軍人世家的柴家,並自母親那學習劍法。在母親過世後,她仍持續琢磨劍技,最後因此而成為禁衛軍。……之後她受擢引加入刀魂搜索任務,但以失敗告終。

  不悅的皇帝將她自禁衛軍解任,派去做些沒挑戰性的閒事。柴家的族人為此境遇嘆息,她倒相當看得開。

  事實上,在四年前,她就已經見過刀魂。然而,本當是英雄之劍的刀魂,其正體竟是無止境啃噬魂魄的邪劍。把這種劍帶回國可不只是災禍而已,像這樣的邪惡存在一定要消滅掉!

  下此判斷的香華與旅伴齊力克一同和刀魂交戰,在渦旋著火焰的異空間中成功將邪劍破壞掉。然而,在戰鬥中守護她的不可思議力量、一同奮戰的那把劍,卻在香華等人自異空間歸來之時,遺失在虛空中。

  開創出自己的命運--。
  雖然遺失了母親留作紀念的劍,但那句遺言依然在香華心中存留著。她確信自己的決斷是正確的。

  某一天,一件令她失望的事發生了。皇帝興兵攻打位在自國邊境的城,表面上說是接獲叛亂的情報,但香華在不久後得知真正的理由。

  那是來自明國諜報部得到的確實情報,曾派遣去搜索刀魂的第二隊隊長的那個男人,據聞已經拿到刀魂,卻留在城內不打算回宮。對傳詔召回的使者不予理會,而城主也未對遣送他回國一事做出回應。至此,拒絕奉獻給皇帝、想將刀魂占為己有的意圖被確認無誤,大軍之下的結果是,城邑失陷,但還是沒發現劍的下落。

  再次,皇帝召回香華,派遣她前往已成廢墟的城。那是因為一般認為她是最接近刀魂的人,考慮到要在堆積如山的瓦礫中找出刀魂,別無他選,她的經驗和知識是必要的。

  自己確實已將邪劍破壞掉了,因此刀魂當然不會出現在那座城裡。
  要是當時就將事實呈報上去的話,也許今天就不會有這場戰爭了……。
  懷著深切悲傷來到戰場遺跡的香華,從少數倖存者的證詞及些許零星紀錄之中,發現到這個地方竟有著稱為刀魂碎片這種東西存在的事實。假使那真的就是邪劍的碎片,想必會有人注意到邪氣,這麼一來,為何拿到碎片的人會那麼猶豫是否要奉獻給皇帝的理由便獲得解釋。從她推測出碎片的大小,難以置信城主竟會企求那種東西,這麼說,那果然是不祥的刀魂的碎片嗎……?

  本應被破壞的刀魂,說不定現今還在肆虐著……!
  若這真是事實,就得找出所有碎片,徹底破壞到蕩然無存!
  另外,只將邪劍破壞到一半就心安的自己也要負起責任。一旦下定決定就馬上付諸行動的香華,在那個夜晚,脫離了她身負的單人任務。



歷代劇情
香華@SC
香華@SC2
香華@SC3
香華@SC4

soullegen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本文譯者神殿羊(korinaga@巴哈姆特電玩資訊站),如欲轉載請註明作者與出處。

夏雷德
Charade

年齡:不明。
出身:不明。
身高:一定周期的循環變動。
體重:一定周期的循環變動。
生日:不明。
血型:無。
武器:夏雷德,
   「夏雷德」
流派:心靈窺伺
家族:散落在世界中的刀魂碎片。
   以不同型態活動的個體
   已確認有兩起目擊案例,
   但無法證實是同一個體。

 
雖然一開始非常地渺小,
但不消多時就能變得比家族裡的任何人更為強大。
--雅各‧格林《為隱者所出之報章》


  這個男人的一生絕不光彩。雖然年少時具有強壯的力量,但這像個孩子渴望冒險的他,在成長的村外,現實卻嚴苛地等待他。在村內倍受讚揚的體格,在廣大的世界中卻不突出。但這個男人還是在這戰亂毀滅的年代生存了下來,並得到通往成功之鑰。那是一個旅行商人持有的一塊金屬碎片。看到這塊據稱可作為護身符的金屬,這個男人花掉他畢生積蓄,買下這名商人所有的金屬碎片。                                   

  夜晚,他利用油燈的微光,凝視著這塊入手的金屬碎片,回想起以前自一名旅行劍士那聽來的話

  凌駕所有武器之上的究極武器…刀魂。酒場裡的客人們沒人相信劍客所說的故事,但他相信了,他從劍士的雙眼中感受到什麼。於是他追上著這名劍士,期待能得到詳細的情報,這個劍士也以為能從這人身上知道什麼。但談話的結果是,劍士也沒知道多少,於是他們就不再多費唇舌分道揚飆。

  也許這個人聽到的傳說都只是個騙局,但這已充分激起他的興趣。他動身追尋刀魂,而世人都只把他當成是個做白日夢的怪人。

  現在他追尋的東西就在他手中,就在他眼前。他堅信,這個碎片絕對是刀魂的一部分。

  隨即不久,他便被一群盜賊殺害。因為他那過分保護這珍愛的碎片的個性,使城市間謠傳著他擁有極貴重價值的寶物。當然,他實際上並沒有什麼值得盜賊興趣的東西在。盜賊們照慣例,將死在他們手下的犧牲者屍體,丟入深谷後離去。

  他的執念強烈可見。被丟棄到深谷的屍骸中,手,仍緊握著碎片不放,堅決不讓碎片離手

  接下來數個月後,沒有人注意到,他手中握著的碎片跑哪去了,但它們肯定是全數消失。…只殘存一些不全的屍骸,但這些屍體上,留有一些像被爬行過的痕跡,這些痕跡也在一場大雨後消去。

  這個生物,或者稱不上生物、雖是無法肯定的東西,它確實是在走動著。…憑著自己的意志。

  與其說是經過思維的行動,反而更像是種本能。

  吸食死者血液而成形的姿態。
  為了再成完整個體而徘徊尋找同類的姿態。
  貪婪地吞嚥著擁有相同邪氣的碎片,確實在成長的姿態。
  能讀取潛藏在遭遇者內心深處的思考,做出相合反應的姿態

  那個尋找刀魂的男人手上擁有的碎片,無疑地,正是純正的物品…!



補註:
 1. 夏雷德確實曾是人類,但現在的夏雷德只是部分的皮囊,本體已死亡。
  活動的意志來自於刀魂碎片,因此和SC3的夜魔是同樣的構成體。
  「夏雷德」這具身體,只能說是這個意志所操控的「武器」而已。
 2. 引用句出自以格林童話著名的哥哥,在這本雜誌《為隱者所出之報章》中的譔文。
  原文指的是一尊泥偶(高崙),
  雖然一開始很小,但隨著一天一天的成長,卻愈來愈巨大,
  與夏雷德的劇情切合度讓人拍案,也是SC2中少數引用句選用合適的作品。
  這則民間傳說的趣味所在,是泥偶原本額上刻有「אמת(emeth,真理)」的小字,
  但由於變大後引起人們的顧忌,便將首字母 א 消掉,成為「מת(meth,死亡)」,
  於是泥偶就此潰散,變回原本泥土的型態。


soullegen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本文譯者神殿羊(korinaga@巴哈姆特電玩資訊站),如欲轉載請註明作者與出處。

洪潤星
Hong Yun Sung

年齡:18 。
出身:李氏朝鮮/智異山。
身高:176cm。
體重:72kg。
生日:4月16日。
血型:O型。
武器:中華刀,
   「白露」
流派:成家式大刀術 +
   生來的足癖。
家族:父親病故、
   母親失蹤、
   恩師‧成漢明

 
如果你相信我的存在,那麼我也會相信你存在。
--卡羅《愛麗絲鏡中世界》


  鄰國日本已統一後的數年,李氏朝鮮籠罩在一片緊張的不安中。當一個國家從混亂走向安定,這同時也意味著:它將向外擴張。

  由於朝鮮毗鄰日本,因而他們加強了防禦工事以應備日本隨時可能發動的侵略。由海軍提督李舜臣所組織統領的海岸警備隊,正是防禦的一環。因為名將傑出的名聲,許多有為青年加入了這個海岸警備隊,國家對這個組織的防禦力大為期許。

  在海岸警備隊,李舜臣旗下,一個有聲譽的警備隊員--黃星京,就曾在成式道場學習武技。有另個少年也在這裡修練了十來年,在這少年的眼中,比他年長十四歲的黃星京,是憧憬仰慕的英雄。

  隨著時間的流逝,少年也成長成一名血氣方剛的青年。提起「洪潤星」這號人物,已成為在道場不論同儕或是前輩都知曉的名字。道場主‧成漢明看重他的潛力,親自指導他技能。黃星京,這個他兒時所崇拜的英雄,如今潤星自認能超越他。為了加強自己的技巧,年輕熱血的潤星期待著能和黃--這名兩度受拔擢去搜索救國之劍的男人來場勝負,這真是所謂初生之犢不畏虎。

  年長者們雖苦笑著,但仍期許潤星的未來。大概認為雖然他感性粗野,但也是個有純淨之心的男人吧。

  某一天,遠行的黃星京將歸來的消息傳回成式道場,洪潤星認為這是一個良機,現在的他身心都處在最佳狀態,他要讓黃認可自己,說不定還能證明自己超越了黃!

  旅居世界、見識過大世面的黃,並沒有回應潤星的挑戰。既然未能達成搜索救國之劍的任務,那麼即刻返回海軍以防備鄰國的侵略,是理所當然的事。

  然而,理解到黃不把他看在眼裡的潤星,對此大為不滿。師父的女兒‧成美那見他成天繃著臉,便遞給了他一把刀。「你到底還要生悶氣多久?看著照在刀上的身影好好想想吧!……真是的,像個小孩子似的。」

  這把成家代代相傳的刀,傳言能映射出持刀者最深層的心。

  當晚,潤星獨自端詳著刀身上的影像,思索著自己到底在幹什麼。

  原本浮現的迷惘,現在都消失了。

  的確,祖國正遭逢危機,還將內鬥當作第一優先要務,真是愚蠢至極。既然如此……

  ……對了,如果能把那個人都找不到的救國之劍拿到手,就能讓他知道我的存在。
  然後在拯救國家後,再去超越他。

  既能展現自己的實力,又能拯救國家,實為一石二鳥之計。他為自己的計策大鳴得意。
  既然下定決心,就別耽擱太久,他即刻收拾行囊,留下一封給師父的信後,便偷溜出道場。當他聽聞到四年前曾與黃一場激戰的琉球海盜,正在前往歐洲的南航路上行進,他毫不猶豫地選擇了相同的路線。

  在之後的旅程中,潤星知道了救國之劍那糟透了的真相而苦惱、他確實在接近一把邪劍。此時,鄰國日本圖謀侵犯祖國的消息也一直傳來。

  ……苦思過後,潤星做出了決斷。

  只要能向黃證明自己的實力、又能擊敗威脅祖國的日本……管它刀魂是不是邪劍呢!



補註:
  曾經和黃激戰的琉球海盜,指的是SC1時的真喜志,
  結局是黃成功抵禦海盜侵犯,但自身也損失慘重。



歷代劇情
洪潤星@SC2
洪潤星@SC3
洪潤星@SC4

soullegen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本文譯者神殿羊(korinaga@巴哈姆特電玩資訊站),如欲轉載請註明作者與出處。

卡珊卓‧亞歷山卓
Cassandra Alexandra

年齡:21。
出身:鄂圖曼土耳其帝國/雅典
身高:164cm。
體重:最近沒量不能說。
生日:7月20日。
血型:B型。
武器:短劍&小型盾,
   「ω劍&尼米亞盾」
流派:聖雅典娜流
家族:父‧亞克羅斯、
   母‧妮基、
   弟‧路齊斯、
   姊‧蘇菲緹雅,
   與鐵匠羅迪翁結婚並育有
   碧拉、帕楚克羅斯姊弟。

 
我坐於此,按我形象造人,創造和我同類的種族:
去受苦,去哭泣,去享樂,去歡笑,
也和我一樣--永不理睬你。
--歌德《普羅米修斯》


  早在七年前,蘇菲緹雅--卡珊卓所思念的姊姊--隨著一名神秘的東洋女子歸來。在她回來後,蘇菲緹雅解釋著,遠古奧林帕斯的鍛冶之神赫淮斯托斯曾給予她神諭,要她找出刀魂並破壞掉它。

  這番言語是如此奇異,以致沒人肯相信她,除了卡珊卓。她知道蘇菲緹雅不是那種會說謊的人,而她也親眼目睹東洋女子在蘇菲緹雅破壞其中一把邪劍時所受的傷口中,取出了「邪劍的碎片」。因而在數年後,當蘇菲緹雅在結婚前又再次失蹤,卡珊卓並不感到意外,她確信姊姊一定是又為了刀魂這個理由離去的了。

  也許是因為掛念著家人,蘇菲緹雅在幾年後回來了。當她述說著淨化了被刀魂邪惡汙染的大陸時,臉上散發著安穩祥和的光采。

  不久後,她和一名鐵匠結婚,並育有一對子女,共築幸福的家庭。

  一天,在雅典的一座小麵包坊裡,在這裡工作的卡珊卓完成了一些差事後,來到了蘇菲緹雅的家。她望著兩個孩子的睡容,戲笑道:「皮拉,還有帕楚克羅斯,仔細聽好囉,要是你們不抓緊媽媽的話,也許她又會溜去執行神的旨意唷!」蘇菲緹雅微笑地輕撫著兩個幼童的頭,告訴卡珊卓,自己已聽不到神的聲音了。

  在卡珊卓的姊夫工作完回家時,熟睡的兩個孩子忽然從床上跳起來搶著迎接他們的爸爸,他手中正拿著一塊不知名的金屬碎片。受到了這片金屬碎片的吸引,從父親手中奪走碎片,彼此拼死爭奪的孩子們……。他們為了這塊碎片爭吵的樣子超乎常軌,就好像是要搶回一個原本就屬於他們的東西似的。

  卡珊卓馬上察覺。是的,這是刀魂的碎片……!
  從孩童的行為理解到含意的蘇菲緹雅,不禁崩潰地悲泣著。卡珊卓迅速地從孩童手中奪回金屬碎片並對姊姊叫喊道:「這到底算什麼?姊姊!怎麼能有這種事!堅強點,你還想再當一次聽到神的聲音執意出走的聖戰士嗎?」
  懷著滿腔盛怒,卡珊卓從姊姊家離去,奔往赫淮斯托斯的神殿。

  「為什麼又想把我姊姊卷進來?!神都來這套嗎!回答我!」她對著這座神殿尖叫,聲音在這杳無人煙的孤寂聖域迴響著。卡珊卓因叫喊而筋疲力竭地坐倒在地上,此時,她眼簾映著一副武器,這是蘇菲緹雅和丈夫在結婚時奉獻給赫淮斯托斯,受到鍛冶之神加護的劍。儘管在風雨間暴露了四年,仍未失去其光芒。

  卡珊卓將刀魂的碎片拿近這把劍,就好像非常懼怕這個聖器似的,碎片發出哭泣般的聲音

  還沒結束。但是,怎樣也不能再讓姊姊離家而去了。
  我要親自消滅刀魂!雖然什麼赫淮斯托斯神的並不能信任,但是眼前能擊退邪惡力量的,就只有這個了…! 

  當東方天空透出光芒的時刻,這座被寂靜包覆著神殿,已不見卡珊卓的身影。
  然而,奉獻出的那把武器,已自神殿中消逝無蹤。


補註:
  引用句出自歌德的《普羅米修斯》一詩,譯者為小釘(Mranan@巴哈姆特電玩資訊站)
  詩句中普羅米修斯所言對象指的是天神宙斯。
Hier sitz’ ich, forme Menschen
Nach meinem Bilde,
Ein Geschlecht, das mir gleich sey,
Zu leiden, zu weinen,
Zu genießen und zu freuen sich,
Und dein nicht zu achten,
Wie ich!

歷代劇情
卡珊卓@SC2
卡珊卓@SC3
卡珊卓@SC4

soullegen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本文譯者神殿羊(korinaga@巴哈姆特電玩資訊站),如欲轉載請註明作者與出處。

多喜
Taki

年齡:29 。
出身:日本/封魔之里。
身高:170cm。
體重:53kg。
生日:不明。
血型:A型。
武器:忍者刀×2,
   「裂鬼丸&滅鬼丸」
流派:夢想拔刀流。
家族:雙親、手足皆病死,
   恩師‧斗鬼

 
別以為『機會』會敲兩次門。
--尚福爾《格言與考察》


  由於對曾經和愛刀‧裂鬼丸產生共鳴的邪劍刀魂感到興趣,多喜在世界各地旅行。

  她是以魔物退治為業的封魔忍者的一員,不僅以封魔的能力見長,還能鍛造自己的武器,在封魔忍者中能力可謂屈指可數。當年能和握有刀魂、精神被邪劍奪取的大海盜賽凡堤斯對峙,並將其擊敗,正是多喜的實力。

  結束長久旅行的多喜,試圖將拿到手的邪劍碎片融進妖刀滅鬼丸中,然而滅鬼丸卻受到強大的邪氣激發,變為多喜也難以駕馭的一把劍。就在多喜看出自己的恩師、同時也是封魔眾首領的斗鬼被妖刀魅惑的模樣,她認定將滅鬼丸交給斗鬼是危險的,就這樣,多喜變成了叛忍。

  成為被過去同伴追殺之身的多喜,為了讓持有強力邪氣的刀魂能和滅鬼丸相鬥共滅,再度啟程追尋刀魂。但就在她好不容易要找到刀魂時,邪劍的主人夜魔已敗在一對男女手中。

  持有滅鬼丸的多喜重新計劃著,如今刀魂已被破壞,那該如何破壞這把妖刀呢……。不過,從以前開始就隱約萌發在心底、一股想操控滅鬼丸的想法,正逐漸滋長著……。

  在旅途中多少會再使用到滅鬼丸,因此,要能完全制御住滅鬼丸,就更須要鍛鍊精神力。就在即將掌握住操控滅鬼丸能力的時候,一群封魔忍者出現在多喜面前。

  他們和過去的追兵不同,並非不由分說便出手攻擊。像是有著什麼計謀似的,打算生擒她的樣子。不過多喜對這樣的陷阱並不放在眼裡,他們皆在滅鬼丸前倒下。

  「雖說是首領的命令,但要千辛萬苦地刻意來到異國,究竟是……。嗯……?」

  調查追兵的屍體,多喜從中找出一塊金屬片。雖然相當地微弱,但這金屬片散發的邪氣肯定是刀魂沒錯。邪劍並未被完全消滅,像這種被擊碎四散的碎片還正存在著。

  多喜馬上理解,為何這次的追兵不打算殺害而意圖生擒她的理由:斗鬼正在收集刀魂的情報。恐怕就像這塊碎片一樣,肯定已有些許碎片被帶回封魔之里了。

  她知道持有刀魂的人類會變成什麼模樣,要是斗鬼拿到刀魂的話……!身為封魔眾首領的斗鬼本領已相當高強了,要是再接收刀魂所灌注的狂亂的話,恐將變成空前強大的妖怪。多喜不能放任這樣的災禍發生在她的故鄉,於是她前往日本。

  在歸國途中,多喜察覺到邪劍的氣息再度擴大,她明白那是握有的碎片邪氣活性化的緣故,不稍考慮便隨即將碎片封印。

  究竟該先封印曾是恩師的手中之碎片,還是該先封印可能復活的邪劍本體呢……!

  不管怎樣,時間並非無限。




歷代劇情
。多喜@SE
多喜@SC
多喜@SC2
多喜@SC3
多喜@SC4

soullegen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