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譯者小釘(Mranan@◇劍與魂的物語◇),如欲轉載請註明作者與出處。

塔琳姆
Talim

年齡:15。
出身:東南亞/祀風部落。
身高:144cm。
體重:42kg。
生日:6月15日。
血型:不明。
武器:叉刃拐×2,
   「羅卡‧魯哈&
    西‧薩利卡」
流派:祀風之奉納劍舞。
家族:父‧桑浦特、
   母‧娌蒂、
   祖母(大長老)‧卡拉娜、
   鳥‧阿倫


假若我是一朵隨你飄飛的雲彩……
--雪萊《西風頌》


  自從離開了風之村落,塔琳姆就開始跟蹤散佈在世界各地的邪惡碎片的氣息。儘管有生以來第一次進入外面的世界讓她有些緊張,她還是繼續著自己的旅程,並且收集了幾塊殘片,最後得知了釋放邪氣的是一把名叫刀魂的劍。

  感覺到了另一股邪惡的能量來源,塔琳姆隨之旅行到了某個地方的山區。陡峭的溪谷還有建築於奔流河水中的巨大水車群吸引了她的目光。好像被風的低語所指引著一樣,她來到了一個小小的水磨坊邊,那裏面住了一群小孩子。得知其中的一個孩子生了病之後,塔琳姆走了進去。孩子周圍的空氣中充滿了邪惡的波動。塔琳姆意識到是那個生病的孩子自己在發出邪惡的氣息。塔琳姆問那個孩子,發生了什麼事讓他變成這樣,但是那個身為孩子頭領的男孩臉上只是浮出悲哀的笑容。塔琳姆無法丟下他離去,所以她決定治療那個少年。

  當她已經習慣在磨坊中的生活的時候,一個年輕人前來到訪了。他是一個很有活力的年輕人,腰間佩帶著一把長刀,名叫洪潤星。他聲明自己正在收集有關刀魂的情報。

  聽到了這番話,塔琳姆警告了洪潤星那把劍的危險性。那個年輕人似乎在她強硬的態度下屈服了,決定在磨坊住下來,耐心地等待可以得到信息的契機。一開始他的存在讓塔琳姆抱有戒心,但是她感覺到洪潤星並無惡意,逐漸地接受了他。

  少年的症狀越來越糟糕了。經過仔細考慮之後,塔琳姆想出了通過自己的身體將邪惡能量隨流動的風排散到空中的方法。

  治療持續了好幾天。被釋放的邪氣一點一點被淨化在大氣中,但是殘留在塔琳姆体內的污垢卻像泥沙一樣沉積起來,噬食著她作爲巫女的純淨之心。她解讀風的能力越來越差了……

  這是她第一次經歷到如此的痛苦,其巨大也遠遠超出她的想象。她正在失去一樣一直伴隨她左右的能力,而它的重要性無法用言語來表達。看到她沉浸在悲傷之中,一旁的年輕人對她開了口。

  「有些事情是你怎樣都無法避免的啊。當這種事情發生的時候,你只能盡你的全力去面對它!」他的話語基本上沒有什麼實質作用,不過聽到他這樣說,塔琳姆或多或少增添了些勇氣。

  儘管她已經盡了全力去治療,那個少年的狀況還是惡化了下去。他日夜持續高燒,照這樣下去堅持不了多久。塔琳姆想了想是不是要一次性將少年体內全部的邪氣轉化到風中去,那樣做便超出了「治療」的範圍,而是個大規模的淨化儀式。帶著她現在體內的汚垢來進行這種儀式是非常危險的,儘管如此,她還是知道自己非做不可。

  但是,那個少年直接地拒絕了她的提議。

  「太痛苦了……不只是這樣的身體,還有我對你們所造成的負擔也是……我只想一了百了。」少年道出了他的苦悶。潤星阻止了塔琳姆和其他孩子去和他爭辯,走上前去說服他。

  經過兩人漫長的對話之後,潤星嘴角揚了揚,說道:
  「我好好說了一頓那個小搗蛋鬼,剩下的就靠你了。」
  塔琳姆輕輕地抱起了少年那虛弱的身體。
  「無論我有多痛苦,我都不會放棄。所以,我也不想讓你關閉你自己未來的道路……」

  那大概是個奇跡吧。當儀式完成的時候,沒有任何一絲邪氣殘留在他們兩人的身體內。在塔琳姆打開心扉,將自己的存在與天際那安詳的風重疊的刹那間,一股力量吹過了他們倆的身體,驅走了邪惡。

  也就是在那一瞬間,她看到了:在遙遠的西方,風也吹不到的地方,出現了一道閃亮的光。澎湃的水面,蔚藍的天空,一把孤零零的劍--那是個美麗又短暫的幻覺,就像是經過無盡星霜洗禮而形成的水晶。

  「真美啊……」塔琳姆輕嘆。不知為何,塔琳姆覺得她的心中熱了起來。

  照料過那男孩,確定他恢復良好之後,耳邊回響著孩子們多聲的感謝,塔琳姆又踏上了新的旅程。

  在西方,有什麼東西在等待她。

  每當清風拂過,她的心都會為這種預感而靜靜地搖曳。



備註:
   引用句為網路通行翻譯,譯者來源不明。
   原句為
If I were a swift cloud to fly with thee
   桂冠‧楊熙齡譯為「如果我是隨著你飛翔的雲塊」
   光復‧查良錚譯為「假如我是能和你飛跑的雲霧」
歷代劇情
塔琳姆@SC2
塔琳姆@SC3
塔琳姆@SC4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ullegend 的頭像
soullegend

◆劍與魂的物語◆

soullegen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