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譯者征世(masayo@巴哈姆特電玩資訊站),如欲轉載請註明作者與出處。

艾蜜‧索雷爾
Amy Sorel

年齡:不明。
出身:法蘭西王國/盧昂
身高:不明。
體重:不明。
生日:不明。
血型:不明。
武器:西洋劍,
   「阿爾比昂」
流派:索雷爾西洋劍術
家族:養父‧拉菲爾、
   生父母不明。


聽見的樂聲雖好,但若聽不見,卻更美。
--濟慈《希臘古甕頌》


  夜晚恢復了平靜,攻城的軍隊已被擊潰,再也沒有任何東西能威脅到這份寂靜了。

  在陡峭的山峰間,已經為數不多的火把正不斷後退,剛剛那麼多蠢蠢欲動包圍住城堡的火焰之群,都已陸續被黑暗所吞沒而消逝,這其中到底喪失了多少性命,無人知曉。

  大量的魂魄,如同朦朧而搖晃的螢火般潰散,對於這份虛幻連一聲嘆息也沒有的,是以冷淡目光眺望著窗外的少女,似乎在尋找著什麼的視線,在黑暗的夜幕之上游移不定著。

  --儘管如此,他仍未歸來。

  他走了,離開了此地,少女知道那是為了她。因為對那個人來說,她的幸福比一切、對、世間的一切都還重要。那個人為了守護兩人間的羈絆而去尋找某樣東西了,絕對只是一時離開了她而已。

  即使如此……少女仍然無法安心。即使被豪華的日常用品所環繞,即使身上穿著裝飾美麗的衣服,仍難以代替他握住自己手的那份溫柔。

  艾蜜想起了,在流亡到此地之前、在西邊的土地上過的每個日子,以及他從漫長的旅行歸來那一日所發生的事情。

  背負著在旅程中所受的嚴重劍傷的他,一回到家立刻倒在地板上。一眼就可以看出,那並不是普通的傷,潰爛的傷跡發出異常的臭味,經過好幾天也沒有痊癒的跡象;而且,在擦拭傷口的時候、緊緊黏上她的手的液體的顏色……傷口流出的血的顏色,是極為接近黑色的不祥之色,證實了這其中的確有著異常。

  不久後當他能起身之時,那轉變已經完全侵蝕了他的身體。而且不幸地,在看護時碰上那血的她也……被自黑暗中滲出的影子所沾上、浸染上同樣的顏色了。邪劍刀魂的力量、被稱為邪化的現象……這些事,在聽過他的解釋後她便也理解了,兩人已經脫離了人類的領域了。

  從體內逐漸轉變為異常之物的感覺自記憶中甦醒,艾蜜悄悄皺了下眉。這種避開日光、暗中滿足每天晚上的乾渴的日子,其實也不錯,如果有他在身旁的話。她的確是這樣想的。

  「艾蜜,我將有一陣子不會回來,要做個乖孩子喔……。」

  他這麼說了--但,她冷靜地思考著,平常嚴守告誡的雛鳥,若是思念渴望著父母的溫暖的話,也會獨立飛翔吧?

  再一次,艾蜜將身子靠近窗邊,縱覽著被黑闇浸染的外面世界。

  --邪劍刀魂,他就是為了再度追求那份力量而離開的嗎?

  片塵不揚、一聲不響地悄悄離開了窗邊,以極為緩慢的步伐橫越沉浸在黑暗中的房間,垂下了頭的那張臉上沒有浮現出一絲感情。

  已徬徨過多少個夜晚呢?寒冷的夜風吹送來一羽蝴蝶,像是離開了天空的孤獨流星,像是從各種重擔下被釋放的靈魂。

  將一切祕藏在心裡,以誰也無法看透的表情,她靜靜地推開了門扉。



備註:by 征世(masayo@巴哈姆特電玩資訊站)
   引言部分採用的是穆旦(查良錚)的翻譯,原文是
Heard melodies are sweet, but those unheard
Are sweeter;
   參照引用句原文,穆旦的翻譯可能有偏失。
歷代劇情
艾蜜@SC3
艾蜜@SC4


創作者介紹

◆劍與魂的物語◆

soullegen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