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譯者小釘(Mranan@◇劍與魂的物語◇),如欲轉載請註明作者與出處。

齊力克
Kilik

年齡:23。
出身:不明。
   育於明帝國/真行山臨勝寺
身高:167cm。
體重:63kg。
生日:2月9日。
血型:A型。
武器:棍。
   「滅法棍」
流派:真行山臨勝寺棍法奧傳
家族:包括一同在臨勝寺被撫養的
   香蓮等人皆被自己殺害、
   師父‧劍聖


人向前探,跌撞著行走,步伐是痛苦的,有時甚至是錯誤的。
而在邁出向前那步之後,他可能會滑退,
但是只會退半步,永遠都不會退一整步。
--約翰‧史坦貝克《憤怒的葡萄》


  以武學修行而聞名的臨勝寺一夜之間從世界上消失了……。因邪惡之種而發狂,寺裏的居民們在腥風血雨中自相殘殺,只有一個人倖存了下來。第二天一早,一位老者發現了奄奄一息的齊力克,把他從死亡邊緣上救了下來。

  齊力克是個在襁褓中被遺棄在真行山中的孤兒。寺裏面的長老發現了他,把他像親生兒子一樣撫養長大。從年幼時開始,武術就成為他每天生活的一部分,齊力克也變得對棍法有著特殊的喜愛。
在他十六歲那年,他對這項武器的技巧就已經嫺熟,被選成了棍法奥義的繼承人。

  臨勝寺有三樣鎮寺之寳,其中的一樣便是滅法棍。成為奥義繼承人意味著這個無價之寶遲早會被傳到他手上。但遺憾的是,邪惡之種在傳承儀式的前一天晚上像雨點般降臨到了寺院中……!

  當齊力克醒來的時候,他發現自己身在那位老人的清居中。和滅法棍在一起,三寶之中配有飾帶的末法鏡也在他的肩膀上。末法鏡是香蓮的所有物,而香蓮是寺中和他一起長大的一個孤兒,就像他的姊姊一樣。

  邪惡之種的擴散將齊力克毀滅的衝動變得失去控制,當他恢復神志的時候,他已經戴上了末法鏡。他明白把他体內的邪氣淨化出去肯定是這個祕寶,而能給他戴上末法鏡的人就只能是香蓮。

  而他卻殺了她。

  是他奪走了香蓮的生命。如果她把末法鏡留在自己身上,就可以逃過此劫。可是,她把帶有鏡子的飾帶給了齊力克,在陷入狂亂之後失去了性命。為什麼她要犧牲自己來救齊力克呢?這樣活下去又有什麼意義,當所有身邊所愛的人們都已經死在了他自己的手上?經過了長時間的自責與悔恨之後,齊力克悟到他唯一能做的事便是毀掉自己身上的邪惡之源。

  「刀魂才是真正的元兇,」 老者說,好像正等待著齊力克自己得出這樣的結論。「你,還有具有吸魂之力的滅法棍,從那個命運中的夜晚開始便被邪氣所侵。末法鏡是那唯一能將正與邪保持平衡的東西。」

  而這位長期住在偏遠地方的老人,是臨勝寺的武術顧問。

  在導師的教導下,齊力克學到了臨勝寺棍法的秘訣,以及控制滅法棍和自己体內邪氣的技巧。時機成熟以後,齊力克踏上了去毀滅邪劍的道路。路途中,他遇見了香華和真喜志。

  他們終於到達了夜魔所在的堡壘,但卻被其大量的手下而包圍。多虧真喜志捨身的行動,齊力克和香華可以在無數波敵人之間殺出重圍去面對夜魔。他們挑戰了強大的敵人,一場惡戰之後香華手上的劍魂獲得了勝利--他們成功地毀滅了邪劍!

  末法鏡在這暴力的衝突中碎掉了。在那個時刻,齊力克發覺到自己沒有那樣祕寶也可以控制体內的邪氣。在長期的旅途中,他已經掌握了抑制他体內惡魔之力的方法。

  ……在那之後已經過去了四年。

  香華和齊力克用了一段時日尋找真喜志,但是卻無法找到那失蹤海盜的任何一絲消息。他們倆後來分開走了各自的道路--齊力克回到了師父那裏,好將中和與淨化邪氣的能力更加精進。

  一天,齊力克感覺到了一股邪息--和那禁忌的邪劍一樣的氣息。刀魂依然存在著!僅僅擊碎那把武器並沒有消滅它。「如果光靠蠻力不足以毀滅刀魂,可不可能把它的力量全部吸入滅法棍呢?」 齊力克尋思。「滅法棍可以吸收任何形態的能量,所以我應該可以憑借它把劍上所有的邪氣控制住。接著我可以試著慢慢去淨化它……」

  然後他意識到了自己計劃的不現實之處。自他開始訓練以來已經過了四年,可是他還是不能完全淨化自己體內的邪氣,驅走刀魂中巨大的邪氣的時間更會非常長久。但是那不重要了--為了向因他而失去性命的人們贖罪,齊力克願意作出這樣的犧牲……。

  他的心意已定。



備註:by 小釘(Mranan@◇劍與魂的物語◇)
   引用文出自《憤怒的葡萄》第十四章第一段,
   作者為經濟大蕭條開始時人們被迫遷徙的行為作出的分析。
歷代劇情
。齊力克@SC
齊力克@SC2
齊力克@SC3
。齊力克@SC4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ullegend 的頭像
soullegend

◆劍與魂的物語◆

soullegen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