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譯者神殿羊(korinaga@◇劍與魂的物語◇),如欲轉載請註明作者與出處。

多喜
Taki

年齡:25。
出身:日本
身高:170cm。
體重:53kg。
生日:不明。
血型:A型。
武器:忍者刀,
   「裂鬼丸&滅鬼丸」
流派:夢想拔刀流
家族:雙親、手足皆病死,
   恩師‧斗鬼



孤高的妖魔獵人 多喜


  擁有與生具來的靈力、運用封魔之術及武器解決妖魔鬼怪的封魔一族,其中有位名為多喜的女忍者,在首領斗鬼的栽培下,以其稀世的能力執行任務。

  多喜一直以忠心回應著恩師斗鬼的信賴……直到接受到某個任務為止。

  一族的實力者‧八兵衛取走斗鬼擁有的靈刀『滅鬼丸』,連同女兒千惠一起消失蹤影。「搜出八兵衛,奪回滅鬼丸。那傢伙的生死毋須理會!」凡能運用的人員,斗鬼皆派去追擊八兵衛。多喜亦不例外,但對於抱持激烈殺氣之命令的恩師,她開始感到疑慮。

  多喜非常迅速地掌握住八兵衛的所在並與之接觸,然而八兵衛告訴多喜滅鬼丸所持有的恐怖力量,及受其擒獲而狂亂的斗鬼之野心。聽從八兵衛的心願,多喜隱匿讓渡來的滅鬼丸,並散佈「八兵衛親子已遭流浪劍士所害」的謠言。

  再度返回原先的封魔任務,但在與魔物的戰鬥中,到來一些變化。

  (怪哉,『裂鬼丸』當是切魔斬妖之刀,但如今是怎麼回事?僅止碰觸,就能消滅魔物……)

  多喜的愛刀‧裂鬼丸,是她親手打造的忍者刀,但她不記得它擁有這般力量。依賴不知何時會衰弱之力將是危險的,如此認為的多喜,為解開謎團而渡海遠行。


二名女戰士對二魔劍


  持有二把邪劍的海盜船長,正和一名舉著單手劍和盾牌的年輕女劍士交戰中。

  「赫淮斯托斯!」
  從女劍士的容貌想像不到能有這股靈氣。隨著她的高鳴,一把邪劍便遭擊破。然而女劍士亦受飛散而出的碎片侵襲而失去氣力。

  「良機!」
  多喜曾接近刀魂及其持有者--海盜王賽凡堤斯--以獲取情報,但賽凡堤斯的力量,對上多喜依是遊刃有餘。此刻知悉女劍士在向賽凡堤斯挑戰,多喜試圖予以暗助,然而兩人所放的鬥氣極其猛烈,致使無以近身。不過現在阻擋多喜接近的東西已不存在,迅速切入其間的多喜,馬上領會到對峙時那異樣的戰慄感。

  (真強……。失其一劍,尚且負傷,平凡妖怪無從比較。那個『猛怒託妖』和此傢伙相比亦不過幼童爾!)

  多喜曾苦戰封印的古代惡靈『猛怒託妖』,當時亦有股未曾感受過的戰慄在捉捕著她。任何妖怪獠牙皆能耐受的鎧甲出現無數龜裂,封印大量惡靈的術技亦全遭破解。在這般境況下,讓多喜仍能持續作戰的是其堅韌的精神力,以及…。

  (這個女人,為何不會畏懼本人? 為何表情完全沒變化?)

  那是無從解讀神色的東方人面孔,更別提多喜是幾經訓練使感情能不被察覺的忍者。面對不可理解的敵人,那股焦躁為他招來空隙。

  「滅!」

  多喜一擊刺裂厚實的胸膛,貫穿心臟。海盜王發出臨死的慘叫,而自他胸口拔出、那已有無數裂痕的裂鬼丸亦支離破碎。

  (封魔完了…非也,尚未?)

  塞凡堤斯的身軀,開始傾漏邪氣出來。

  「失去統御的邪氣發生暴走。…只得抽身了嗎?…」

  多喜抱住一息尚存的女劍士,脫走而去。


新魔劍的誕生


  在治療女劍士傷勢的過程中,多喜取集其體內的刀魂碎片,帶回日本。

  「如此強大之劍的金屬……,卻打不進裂鬼丸嗎?」
  多喜擁有優異的鍛冶技術,然而無論使用何種手段,都無法將裂鬼丸和邪劍碎片融合在一起。

  「裂鬼丸,只得普通地鑄成了吧? 那麼,……斗鬼大人的使者們,你們的目標是劍、還是我的性命?」

  空無一人的鍛冶場內浮現數具人影。在沈默中襲來的刺客們,將多喜擒伏。

  「招出滅鬼丸的所在,否則連妳的小命也……」

  「還在想瞞不瞞得住,目標果然是那個啊,且來查驗一下。」
  壓倒的劣勢下,多喜漠然輕喃著。語未畢,扶匐的地板開啟一個大洞。運用地板下的空間翻身,多喜自刺客手中脫逃。在多喜真正開始反擊下,刺客們連一絲逃亡機會都沒有便被盡悉處份掉。

  「八兵衛所言……得再確認嗎…」

  取回隱藏在遠處的滅鬼丸,多喜重新嘗試融合刀魂的碎片--不須經火熔融便化為一體,並開始散發不下於刀魂的邪氣。反射性地將滅鬼丸收入刀鞘貼上封咒,但在看不到鞘身的符咒之處,依然有邪氣透漏出來。多喜擺好架勢,凝聚精神。

  「臨!兵!鬪!者!皆!陣!裂!在!前! 喝啊!!」

  總算鎮壓住滅鬼丸的邪氣,但多喜亦耗盡精神。然而,現場有三名忍者飛身躍入,不同於先前僅是小卒子而已--此次是身為斗鬼心腹的激,及其直屬部下,努鬼和蛾鬼。疲累不堪的多喜,這次被擁有舉世無雙之強大力量的努鬼壓制住,無從脫身。

  「真不像話吶,多喜姐呀,想把大家耍得團團轉,但其實全是照著這兒的劇本走喲。雖然妳是挺厲害的,但也只能請妳消失啦。」

  對於意圖查看滅鬼丸的激,多喜加以制止。

  「不能大意啊多喜姐,要小心是不是仿貌品……」滅鬼丸出鞘的那一瞬間,黑色的衝擊迸發射出。激的右腕不知飛逝何處,讓他失聲慘叫。

  趁著努鬼與蛾鬼尚處驚慌之際,多喜乘隙脫逃,隨著滅鬼丸消失進黑闇中。

  「過強之力…這種刀絕不能落入他人之手,斗鬼尤甚。」

  表明和斗鬼對立後,多喜成為一名叛忍。以將失去右腕之恨歸咎多喜的激為首,諸多強敵奉命追來。在多喜避風頭的期間,再度獲得關於西方邪劍的情報。

  「如此說來,當時僅剩其一的刀魂依舊殘存…。滅鬼丸與刀魂,若讓兩者相擊……」

  不過,在她注視著滅鬼丸時,另種想法油然而生。

  「此等程度之力,若能運用自如……唔!?」 一股她經驗過的妖氣。「原來如此,這兒是……。吸食邪氣後破壞封印了嗎,猛怒託妖!」

  直達日本的邪惡種子,將被封印的猛怒託妖等諸多妖怪活性化。

  「目的地恐怕是方廣寺大佛殿…」

  那是依據豐臣秀吉政策所建立、負之靈力狂亂奔走的寺院。多喜決定在那裡與越發強大的猛怒託妖對決。然而……。

  「猛怒託妖解開封印了……。多喜不會置之不理,可以想見其去處是…」察知多喜的動向,斗鬼和其屬下的集團朝往方廣寺前進。

  敵人又復敵人,多喜能否突破逆境、完成使命……。



歷代劇情
。多喜@SE
多喜@SC
多喜@SC2
多喜@SC3
多喜@SC4

創作者介紹

◆劍與魂的物語◆

soullegen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就愛劍魂
  • 這次的好快...
    我還想說什麼時候會看到下一部
    結果居然就看到SC的多喜了
  • 因為最近無心念書……
    翻譯劍魂劇情已經變成我逃避課業壓力的消遣了(默)

    soullegend 於 2009/03/23 14:59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