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譯者神殿羊(korinaga@ ◇劍與魂的物語◇),如欲轉載請註明作者與出處。

沃爾德
Voldo

年齡:50歲。
出身:拿坡里王國/帕勒摩
身高:183cm。
體重:84kg。
生日:8月25日。
血型:A型。
武器:拳劍×2,
   「恥&譴」
流派:自有流派。
家族:雙親、手足四人死於戰亂



妄執之金錢坑


  過去,曾有一名為了尋求謎之劍『刀魂』而不惜投入重金的南義大利富商‧貝爾齊,他蒐羅各式情報,並雇請探險家和海盜,甚至親自探索,想來要獲取傳說之劍只是早晚的問題。然而不幸地,義大利本土捲進大國之間的戰爭,貝爾齊成為其主顧國的目標,不僅大部分資產遭到沒收,連原本可以回去的家也失去了。

  「豈有此理……真是豈有此理……。我的人生,全都被……」

  因急轉直下的境遇而木然的貝爾齊,很快地下了決心。

  「和東洋交易所得之寶物、武器及工藝品……。此等尚未遭國家染指,刀魂探索過程中找到的物品亦如許,對吧。」

  「正是如此,貝爾齊大人」
  被視為貝爾齊得力助手的青年‧沃爾德,回覆主人的查問。

  「買下地中海的小島,將那做為不可侵之寶物庫。不管是國家還是誰都無法信任,我的財寶,我的生命之源,由自己的手來守護!」

  「遵命,貝爾齊大人」

  貝爾齊和沃爾德在購入的小島上挖掘深穴,將剩餘的財寶移往洞窟底處。

  至此經過十數年,貝爾齊也已逝世,僅剩沃爾德一人獨留深穴中。貝爾齊隱藏財寶的洞窟『金錢坑』流傳於世,不時會有以此為目標的獵者造訪。

  忠實的沃爾德,即使主人過世仍守護著使命。棲宿於狹窄又缺乏光線的洞穴,使得沃爾德的體形發生異變,視力亦跟著衰退。但他憑藉著黑暗中的聲音蠢動,以從亞洲買進的奇特短劍迫近侵入者,將他們在恐怖與錯亂中斬裂。就在這樣的一天--

  「至、至少在我死前請告訴我,這兒真有刀魂嗎……」

  「……」

  情報蒐集不全就前來金錢坑尋找傳說之劍,愚蠢的探索者的死期啊。不過,聽到那熟悉的單字,讓連人類思考都已失去的沃爾德也有了反應。

  (刀魂…為了貝爾齊大人,得找出來……)


攜帶怪劍的侵入者


  雖然踏上探索之旅,但沃爾德卻追丟了刀魂的蹤跡,只得抱憾返回金錢坑。

  (……! 水水水水水?)

  在沃爾德離開的期間,下了一場大豪雨。因管理者不在而浸水的金錢坑,諸多財寶庫和設備皆沈入水底。

  (要守住貝爾齊大人的寶物,要守住……要守住……)

  僅只遵從單一行動原理,沃爾德獨自持續地修復金錢坑。若為常人,身體早已損壞病死,早已在孤獨與黑暗的恐怖中發狂,但沃爾德卻在這種環境下待了三年。幾許財寶得以確保,若干通道和陷阱亦已修復,但大多數至今仍浸沒於水中。

  今日,沃爾德也在把積水倒往大海的行動中。在觸及地面的手裡,傳來自身以外的腳步聲。是久違的侵入者哪。

  (女性! 輕裝! 武器是劍!)

  沃爾德從腳步及呢喃聲判別侵入者的特徵。在這個時刻,自入口吹入深處的海風,能夠運送侵入者的喁喁細語。

  『……這裡……貝爾齊留下的……備忘……』

  那是貝爾齊和沃爾德將探索刀魂期間取得之情報記載下來的貝爾齊備忘錄。然而沃爾德早已忘記那個存在,因此接續採取的行動並無相干。

  (謀取財寶者……必將抹殺!)

  穿過僅有他才知曉的地道,沃爾德意圖對侵入者施以奇襲。金錢坑的內壁形同沃爾德的皮膚,即使是謹慎行進的侵入者,對沃爾德而言仍可謂『一覽無遺』。

  確認自己的存在並未被察覺後,沃爾德毫無聲響地襲向侵入者。然而,遭到反擊了。

   「……!」(……!)

  侵入者手中那把應是劍的東西,未等待持有者反應,自行改變型態,尖鋒朝向沃爾德伸長而去。

  「唔!這個洞穴的守衛嗎?」
  稍晚才注意到沃爾德存在的侵入者,慌忙地擺好架勢。對於沃爾德那適應窟穴的怪異姿態,那句聲音顯示出不小的動搖。不過,手中那個『傢伙』卻毫不表露情感,如蛇蜿蜒般地狙向沃爾德。

  一邊在洞穴飛降一邊持續著二人的爭戰。不,不如說是沃爾德與那奇妙之劍的戰鬥。熟知金錢坑的複雜地形、運用柔軟軀體閃避攻擊的沃爾德;以及應對其動作精準追擊在後,自在波盪起伏之劍。即使企圖進攻劍的持有者,擁有偏長距離的劍亦不允許其接近。

  (不行。已經要到倉庫了……)
  沃爾德感到焦急,但戰鬥卻意外且輕易地結束了。設置的陷阱起動運作,致使侵入者的劍轉朝向瞄準其主的飛矢,而中斷對沃爾德的迎擊。

  「對手只有守衛而已,回來哪劍啊!」

  用空出的手叩落飛矢的侵入者,意圖拉回朝向他方伸去的劍以守衛自身,然而在劍返回型態時發出的金屬音,也隱蔽了沃爾德的貼近。

  刀刃所及距離的一息,沃爾德把握良機揮出左右方的短劍。僅是一髮千鈞,沃爾德的刀刃被防禦住了。

  「實戰經驗不足嗎,不管是我還是劍……。下次再戰!」

  劍再度如蛇般伸展,纏繞著通往地面的繩梯,侵入者的氣息朝向無可觸及的頂方遠去。

  追趕在後的沃爾德來到地面時,聽到海面傳來風帆飄動的聲音。侵入者已撤退了。

  (今天,也守住這裡……)
  降到金錢坑最深處,跪在主人的棺柩前報告。接著--

  "沃爾德……"

  (……!!!! 貝爾齊大人?)

  數年以來,在棺木中沈眠的貝爾齊就再也沒發出的、讓人懷念的聲音。

  "做得好,守護住我的城堡。也正是那女人的氣味…喚醒我的。"

  (氣味……)

  "你感覺到了嗎? 那個女人的妖氣! 從那女人傳來的確實是刀魂的氣味。追上那女人的話,一定能得到刀魂啊。這一次,定要將那……"

  貝爾齊的聲音停止了。深俯低垂的沃爾德的頭,自毫無血氣的灰白色裡染出幾分朱紅。從臉龐滴落的那溫熱清澄的水珠,則是感動的淚流。

  (遵命……必定必定!)

  伴隨著誓言,沃爾德再次離開島嶼,為了那位比什麼都更加敬愛的主人。



歷代劇情
。沃爾德@SE
沃爾德@SC
。沃爾德@SC2
沃爾德@SC3
沃爾德@SC4

創作者介紹

◆劍與魂的物語◆

soullegen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就愛劍魂
  • 哦哦~
    這次是沃爾德嗎?
    我還想說可能是美娜...
    不過這次一樣精彩~~
    期待下一篇~~
  • 確實和Ivy劇情最直接相關的角色就是這兩人哪:P

    soullegend 於 2009/05/16 12:4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