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譯者征世(masayo@ ◇劍與魂的物語◇),如欲轉載請註明作者與出處。

真喜志
Maxi

年齡:28。
出身:琉球王國/首里
身高:174cm。
體重:57kg。
生日:5月1日。
血型:O型。
武器:雙節棍
   「蘇龍集」
流派:七閃架裏破手
家族:雙親已故、
   親如家人的部下全數死於
   亞斯塔羅斯之手。


陌生人健步而行,伴隨他的
是一顆比風浪還要狂野的心
--亨利希‧海涅《海邊之夜》


  在可以俯瞰港口市街的山丘上,真喜志一個人站在那裡,除了偶爾將視線投向水平線外,他不發一言地任自海上來的風吹拂過身邊。這裡是位於印度東部的貿易港、臨海的異國墓地。

  絕對說不上是溫柔、但叫人無比懷念的海風刮過臉頰,真喜志想起了那些沉眠於此地的人──既是同伴、也是家人、一同活過了不可取代的歲月的人們。對不知明天會如何的海盜一行來說,逝於海上或許是死得其所也說不定,但他們卻是在異形怪物們的手下被殘忍地殺害,這是怎樣的憾恨啊。

  仇由我來報--復仇的誓言,正是對他們的憑弔;一度功敗垂成的復仇行動,這一次必定要確實雪恨。他的參拜在重新立下的決心中結束,但,真喜志卻停在原地無法離去,有某個念頭令他留了下來。為了什麼?為了等待,為了等待誰的到來,但是……到底是誰?

  自己也搞不清楚,內心在掛念著的是什麼,無論怎樣一再思索也找不出答案。也該放棄離開了吧……正苦笑著開始這麼想的時候,背後傳來了聲音。

  「真喜志……?」

  隨著心臟一震,有什麼東西湧了上來,在呼喚自己名字的聲音引導下,沉澱在忘卻之淵的記憶如氣泡般地浮上……啊啊,原來如此。

  映入回過頭的真喜志眼中的,是一男一女的兩人,是在漫長的旅途中同甘共苦的重要同伴們。為何自己直到剛才都沒想起他們呢?他自己也搞不清楚原因。齊力克為了再會的握手而伸出了右手,增加了精悍感的臉上溢滿了天真的喜悅之色。

  「嗨!齊力克……香華。」

  笑容浮上嘴角,為了回應朋友,真喜志伸出了手,然後……那隻手忽然停了下來。

  在指間與指間接觸吋前,他察覺到某種說不上來的怪異感,像是有某種眼睛看不到的電流通過般。然而在那一瞬間之後,呆然地注視著朋友臉上所浮現的詫異表情,他明白了。齊力克所戴的項鍊,雖然和真喜志所知的原本型態不同,但的確是那可以抑制持有者體內邪氣的寶具「末法鏡」沒錯。而如今,埋在他體內、賜予萎縮的四肢行動力量的則是──邪氣之源˙刀魂的碎片啊!

  真喜志邊努力維持住笑容邊收回了手,從那表情看來齊力克他們也察覺到了那份異變吧,或許是注意到了雖然微弱、但卻正從真喜志身上散發出的邪氣也說不定……。因震驚而瞠目的齊力克告訴真喜志,或許可以使用末法鏡的力量將邪氣導正、予以淨化。

  「不行……這東西……深埋在我體內,取不出來的。」

  而且,如果沒有這東西的話,我的身體就……他往後退了一步,風勢增強了,雲層飛快地流動著,短暫、但強烈的雨似乎將要到來。

  「對不起……不能和你們一起走了……」 背對著呼喚自己的聲音,他離開了墓園。


  真喜志並沒有回到市街上,而是走進了樹林躲避陣雨,此時有訪客來到了沉思著的他的面前。

  「找我……有什麼事嗎?」

  在說話的同時,他以擅長的武器擺出了架勢,並且揮出帶有威嚇意味的一擊,但,不請自來的訪客往後飛跳躲過了這銳利的一擊。

  「唉呀,你是這麼打招呼的呀。」

  帶點狼狽的聲音的主人,是周身漂著詭異之氣的少女。那是只有墮入黑闇中的人才擁有的、黑色的邪惡之氣……沒錯,正是和那些異形怪物相同的、為邪惡所浸染的存在。

  「別那麼無情嘛!我和你,不是像同伴一樣的關係嗎?擁有這麼好聞的氣味,你在哪裡我都能馬上知道喔。」

  面對以揶揄語氣說出這番話的少女,真喜志釋放出無言的殺氣。但少女連目光都未顯露出不安的神色,抿嘴笑了起來,並突然瞇起了眼睛。

  「我知道喔,有關你在追查的泥巴人偶的事情。」

  在大雨中嗚咽鳴泣的常綠樹林裡,有如身處一個比平常更加黑暗的棚帳內,而且在此還有一個有如皮影戲般鮮明剪裁出的黑闇之塊──邪劍的使徒,妖媚地細語著:他所追尋的仇敵已獲得了更強大的力量,以他現在的力量是沒有希望打倒那樣的怪物的;若說還有希望,那麼只剩一個辦法,就是刀魂──除了將邪劍的力量弄到手之外,沒有其他辦法了吧……

  畫破雨聲,波浪打到岸上的聲音隱約可聞。殺氣劍拔弩張,雙方都處於對方的攻擊範圍之內,兩者若是交手,一定會有其中一方倒下。

  (好強!真的好強……!)

  邪劍的使者‧緹拉雖在表面上保持平靜,但內心卻幾乎要雀躍了起來。這男人是個比想像中還棒的貨色!真想要啊。向他暗示了刀魂的存在是個賭注,報仇之後的這個男人,接著必定會企圖送葬她的主人˙邪劍本身吧。體內寄宿著邪劍的碎片卻能保持神志清醒的存在,是個危險因子,但是,真想要啊。正是因為那份危險、那強勁的靈魂,令他成了更加充滿魅力的祭品。

  真喜志雖然沉默地發出殺意,但那副表情不必詢問便說明了一切。成功引誘了獵物而感到滿足的少女,用舌頭舔了舔嘴唇,最後將那受詛咒之地的名字吐出了口。

  「來奧斯特蘭堡吧!你的仇人和刀魂,都已經全部在那裡了!來吧!快來吧!盼望復仇的男人!期待與你再度相會!」

  伴隨著滿溢興奮的高笑,嘶啞的鳥鳴聲遠去。不知什麼時候雨已經停了,但漆黑而不祥的雨雲依然覆蓋著天空,遮蔽了天賜的陽光。

  --決心已定。

  (抱歉了,齊力克、香華。)

  即使得切斷與朋友的羈絆,也要追求力量。即使早已知道,等待著自己的是卑鄙的的陷阱。即使內心明白,在旅途的終點,必定踏入不屬於人類的領域。

  (好暗啊……)

  他忽然發現,綿延往森林深處的道路,像是被好幾層重疊著的影子舞台布幕所封閉一般,非常黑暗,甚至與黑夜沒有什麼兩樣。但是,非前進不可。踏出的每一步都如此沉重,伴隨著像是吱嘎作響的疼痛,但是,他毫不躊躇。破碎的浪花之音,消失在背後的遠方。



歷代劇情
。真喜志@SC
。真喜志@SC2
真喜志@SC3
真喜志@SC4

創作者介紹

◆劍與魂的物語◆

soullegen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就愛劍魂
  • 阿勒 = ="!!
    怎麼這麼快
    難道大大又在逃避課業...
  • 看第一行。
    這個站的文章不全然是我翻譯的,
    也有其他朋友幫忙啊~

    soullegend 於 2009/05/23 01:50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