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譯者神殿羊(korinaga@◇劍與魂的物語◇),如欲轉載請註明作者與出處。

夜魔
Nightmare

齊格飛‧胥陶芬
Siegfried Schtauffen

年齡:不明。
出身:不明。
身高:168cm。
體重:95kg。
生日:不明。
血型:不明。
武器:刀魂,
   「刀魂」
流派:刀魂的記憶?
家族:不明。
 
年齡:19。
出身:神聖羅馬帝國。
身高:165cm。
體重:50kg。
生日:不明。
血型:A型。
武器:雙手大劍,
   「鎮魂歌」
流派:自有流派。
家族:母‧瑪格麗特、
   父‧腓特烈遭己弒殺。



夜魔 惡夢的青騎士


  源自西班牙西北部的傳言,轉瞬間擴及歐洲全土,即便是神聖羅馬帝國德意志地方的一座山中小村亦不例外。

  「豈只是警備隊啊,就算是哪來的騎士團也一樣,那傢伙一個人就能殺回去了。聽說連那個砲彈哪,都可以用一把超大的劍反彈咧!逃回來的傢伙都說『像惡夢一樣』,就給他起了個外號叫"夜魔"囉」

  在村中僅有的一家酒館中,正談論著三年前關於南方空中出現怪異光柱事件的傳言。畢竟最近也沒啥了不得的話題……。

  「所以連女人和小孩都不放過唷?那現在是不是該帶著全家逃走比較好呀……」

  「哈哈哈,謠言啦!不就是謠言罷了…」

  然而,這寂靜的夜裡,有著一輪不同於以往,過份美麗的滿月,以及……立於山崖淋沐著月光的蒼鎧騎士!

  「…父親……就快了……」

  今夜,又一樁慘劇發生。


齊格飛 達成,然後…


  時刻到來。吸食無數性命的刀魂,如今化為壯年騎士之姿。

  「喔喔!終於…爸爸……父親大人!」
  齊格飛取下頭盔露出臉龐,抱向那名騎士。

  「我所愛的孩子…齊克呀…」
  凝視著兒子的雙眼,騎士推開他的肩膀,拔出自己佩帶的劍。

  「用這把劍,刺穿我吧」

  「……!?」

  才不加思索要接下劍的齊格飛,慌忙地抽回雙手。然而,父親伸出的手仍無所動靜。

  「現在,你所見到的這具身形不過是個假象。就再一次地,反省自身行徑吧」

  活於騎士道、戰於騎士道的父親‧腓特烈,在他的注視下,兒子不禁迴避了目光。

  「再者……雖然不大好受,但還是給我接受現實! …殺害我的人…齊克,就是你!」

  如爆發般甦醒,真實的記憶…。



  身為騎士的父親,應皇帝傳喚離家數年,母親則因生活所迫而較少留意孩子。這樣的情況下,齊格飛結識了一些狐群狗黨,並在不久後成為盜賊集團的首領。

  某一天,盜賊團襲擊了一個在遠征中戰敗撤退的騎士團。疲憊又遭受奇襲的騎士團,是盜賊美好的餌食。以自豪的雙手大劍朝騎士團長發動最後一擊的齊格飛,為勝利帶來歡呼。像要為盜賊團的勝利添綴色彩般,月光自雲間傾瀉而下。

  被雙手大劍貫穿的騎士面孔,在月光輝灑中明晰。那是永遠也忘不掉的,父親腓特烈的臉龐!

  (不可能這樣但這確實是父親是我殺的嗎父親被殺了嗎是我幹的嗎!)

  即使體力和劍術和成年人並駕齊驅,齊格飛的精神依舊不夠成熟。弒父的沈重罪名,超出他的極限。

  (騙人的騙人的這都是騙人的不是我不可能是我殺了父親的那會是誰是你嗎還是你是那傢伙殺了父親一定是這樣沒錯!)

  面對現實的話,他的精神必定崩毀。作為防衛,唯有堅信「父親不知遭何人所弒」才得以支撐下去。



  齊格飛拼命忍受著封印的記憶。毋論事情善惡,三年來他持續經歷著這恐怖的體驗,這段歲月也鍛鍊了他的精神。抑制住雙手的顫抖,他握住了父親遞來的劍。

  「也請……代我向瑪格麗特問好……」

  邊聽著這番話語,齊格飛將劍突入。



  「我是否能有所補償……」

  決定展開漫長贖罪之旅的齊格飛,首先回到自己的老家。才正打算敲門,卻停住動作。他聽到了門扉對側傳來的祈禱。

  「主啊…懇請眷顧我的兒子。即使見不到面也沒關係,只要他能平安無事就好……」

  在門前游移的手垂了下來。

  (現在的我…沒有和母親相見的資格。不過,至少為了父親……)
  他對著門喃喃自語。

  「…媽媽,我…有遇見爸爸唷」

  在祈禱聲停住前,他背門離去。

  (得快點,在媽媽發現前)

  離開城鎮時還是少年的齊格飛,如今已成長為青年,再度踏上的旅程。




Inferno

地獄火
Inferno

年齡:不明。
出身:不明。
身高:無法計測。
體重:無法計測。
生日:不明。
血型:無。



地獄火 魔劍的企圖


  「太好了……終於將復仇之劍…」

  容貌仍帶著些許稚氣的少年齊格飛,現在在他腳邊的,是一具燃燒殆盡的屍體,以及插在地上的巨大之劍。

  (該死的人類…摧毀吾之半身,擊敗吾之宿主,現在還要……)

  "劍"的視線稍稍一瞥,落在那有著和年紀不相應的異常目光的少年。

  「就用這把劍,來對殺父仇人……」

  (正是,拾起吾吧。那股執念是很難捨棄的)

  齊格飛走近他所渴求的劍,在握住劍的那一瞬間,膨脹的邪念灌注進他的精神。"劍"藉此過程解讀他內心深處的想法,低聲呢喃著一個計劃。

  (殺吧!盡情殺戳吧!只要能給吾更多靈魂,即能讓汝之父親復活)

  「沒錯……。若能奉上大量靈魂給刀魂的話……一定能讓爸爸回到人世來!」

  齊格飛的身軀所無法負載的邪念湓溢而出,成為一道光柱飛向天際。



  盾是必要的……。"劍"如是思考著。並非意指武器的盾,而是為了防範人類接連對自己興戰,所成立為組織的盾!

  ”劍”所著眼的,是為了尋求它而前來的--如同蜥蜴的群體,及持有大斧的巨人。暫且不論目的為何,"劍"相當屬意他們宿有的邪念及戰鬥能力。

  接著,它又發現到一號可稱之為逸材的人物,那是流有前任宿主塞凡堤斯之血的女兒。以宿主的資質而言更勝過齊格飛。帶她隨行的話,既可期待成長為邪惡之人,在齊格飛被誰擊敗時還可作備胎用。

  對這執意要破壞刀魂的女人,"劍"安排她與夜魔一同行動。

  (來好好整備蓄積吾等力量的條件,只要能再次燃起熊熊烈火的話…)

  覆於塞凡堤斯屍身上的火焰是"劍"之力的一部分。其實"劍"也不過是作為移轉原本力量的媒介罷了。

  (吾乃滅絕一切之地獄業火……不,吾就是地獄!)

  地獄火‧刀魂的念頭,無人得悉。



歷代劇情
。齊格飛@SE
夜魔/齊格飛/地獄火@SC
。夜魔(齊格飛)@SC2
齊格飛@SC3夜魔@SC3
齊格飛@SC4夜魔@SC4

創作者介紹

◆劍與魂的物語◆

soullegen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