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譯者神殿羊(korinaga@◇劍與魂的物語◇),如欲轉載請註明作者與出處。

蘇菲緹雅‧亞歷山卓
Sophitia Alexandra

年齡:21歲。
出身:鄂圖曼土耳其帝國/雅典
身高:168cm。
體重:不明。
生日:3月12日。
血型:B型。
武器:短劍&小型盾。
   「ω劍&麋鹿盾」
流派:聖雅典娜流。
家族:父‧阿克羅斯
   母‧妮基
   妹‧卡珊卓
   弟‧路奇烏斯



刀魂 破壞的代價


  蘇菲緹雅,一名受鍛冶之神赫淮斯托斯之諭令,為破壞邪劍刀魂而旅行的雅典少女。雖然雅典如今已是鄂圖曼帝國統治下的城市,蘇菲緹雅依然喜愛遺留此地的古代文明及諸神壯大的神話。因此,即便她是個沒有任何武術經驗的麵包店女孩,仍舊膺選成為赫淮斯托斯的聖戰士。

  雖說尚是十八歲的少女之身,但為能回應眾神的期待,蘇菲緹雅還是克服了旅途上的重重困難。她和那些被流言所鼓惑而追尋刀魂的人們相逢、戰鬥,最後終於和目標對上了。

  「船長‧塞凡堤斯!我以諸神使者的身分請求你,捨棄那招來災禍的邪惡之劍,將它破壞吧!」

  「場面話還是省省吧…。受國家和神祇之情份束縛者,
    ……汝是為將血肉濺灑於吾等之身而來乎!?」

  「這個人…不,它不是人類,是劍在借其口說話?」

  一方是精神已遭邪劍完全取代的海盜王塞凡堤斯;另一方則是信仰神祇的庇佑與自身經歷而向此最強之敵挑戰的蘇菲緹雅。激烈交鋒的兩人,皆未注意到一股注視著戰況的銳利視線。

  即使擁有鍛冶之神赫淮斯托斯所打造的劍與盾,以及智慧暨勇氣女神雅典娜的加持,這個能自在揮舞兩把邪劍的海盜王依舊過份強大。不過,雖屈居守勢,但不愧是神祇鍛造的武器,能堅實地抵擋住邪劍那宛如暴風般的攻擊。蓄積氣力的蘇菲緹雅,貫注全身勁力,放出起死回生的一擊。

  「赫淮斯托斯!」
  竭力喊叫下所施放的一刀,並未擊中敵人的身軀。瞬時閃來的一把劍,與蘇菲緹雅的奧美加劍發生激烈碰撞。

  伴隨著無法分辨是慘叫還是金屬碰撞的聲響,其中一把刀魂碎裂了。飛散的碎片幾乎全刺入蘇菲緹雅體內。失去意識的蘇菲緹雅已感受不到任何痛楚,昏厥於地不省人事。此刻,從遠方傳來一陣女性的聲音及快速的腳步聲。


  當她清楚回復意識時,正身處於懷念的老家中,自己的床上。她不曉得是如何脫離戰場返回故鄉,不過,在混濁的記憶中,浮現一名黑髮的異國女子。

  (應該就是那個人救我的,必須向她道謝才行,可是……)

  在故鄉的城鎮裡,並沒有人看到那般描述的人物。帶著遺憾的蘇菲緹雅再次回到麵包店的生活,而這一切,也成為遙遠過去的回憶。


命運的相逢 與一時的離別


  蘇菲緹雅二十一歲的某日,在和妹妹出門採買途中,突然一陣強烈暈眩襲來而不支倒地。驅上前來的妹妹,聽到了姊姊的囈語。

  「好多人的生命…在消失……  刀魂…」

  在消散的意識中所見到的,是被烈焰包覆的某處村落,及無以數計的屍骸。在那中心,佇立著一名持續狩獵殘存居民的蒼鎧戰士。

  戰士手中的劍,雖然形體已不相同,卻依舊發散出無法忘懷的邪氣。

  「剛才那是…夢嗎? 如果只是夢的話倒也還好……」
  甦醒的蘇菲緹雅,發覺自己又再次被送回家中。

  「啊啊,姊姊,是一個路過的人帶姊姊回來的唷,他是隔壁城鎮的鐵匠,看不出來力氣有那麼大,不愧是從事勞力工作的人呢」

  在清醒前連名字都沒留下就離去的恩人。蘇菲緹雅憑藉著妹妹的描述,找到了鄰鎮的青年‧羅迪翁。

  「那個……承蒙相助真是感謝萬分。因為沒什麼可以報答的……」

  「快、快別這麼說,跟那比起來,害你衣服被煤漬弄髒才真是不好意思,因為是鐵匠的關係……。所以,說來慚愧,我才該說聲抱歉」

  羅迪翁的純真與誠懇,讓蘇菲緹雅一見傾心。

  「不會,我覺得…鑄劍是件很棒的工作呢」

  羅迪翁也同然,對這名有著溫柔笑容又隱藏著堅毅的女孩怦然心動。

  這次會面成為一個契機,讓兩人彼此吸引。然後……。

  「蘇菲,結婚不是要到教堂報告嗎? 再往前就只有古代遺跡了唷」

  「真對不起,因為在大家面前還是蠻難以啟齒的。其實一開始,我就想向自古陪伴著我們的眾神報告。那位神祇也和你頗有淵源唷。」

  兩人正前往尤麗狄絲神殿遺跡。這座被認為並非出自人類之手、而是赫淮斯托斯親手建造的神殿,至今仍保有莊嚴的風貌。

  「原來如此,若是鍛冶之神赫淮斯托斯的話,確實平時便受祂關照。可是你怎麼會……」

  "蘇菲緹雅與吾,亦有些許緣份唷,羅迪翁"

  代替一旁婚約者回答的聲音,正是此座神殿之主‧赫淮斯托斯。神忽然從散射的光芒中顯現,蘇菲緹雅畢恭畢敬地跪了下來。

  "許久不見,蘇菲緹雅。此次尚有事相勞,一直等候兩位到臨。"

  「您說的有事是指……。啊!該不會是那時候的夢境……」

  和羅迪翁因緣際會的相逢當天所做的夢境,倏然在蘇菲緹雅的腦海中鮮明起來。

  "閣下過去受吾及雅典娜守護,所收受之信息僅為赫墨斯所得情報之部分矣。此非夢境也,乃興於異國之現實"

  「這麼說來,刀魂至今仍……?」

  "正是。因閣下之活躍,刀魂一時失去力量。然而另把半劍,已獲得新宿主而逐步取回力量中。今次,尚須借助閣下幫忙"

  驚愕地聽著兩人對話的羅迪翁,首次出了聲。
  「怎麼可以讓蘇菲去涉險! 如果一定要有人戰鬥的話……就讓我代替她吧!」

  這是蘇菲緹雅頭一次看到這麼激動的羅迪翁。赫淮斯托斯注視著這個人,略為思考後,開口說道:

  "吾以鍛冶神之身份宣告,羅迪翁,閣下乃鑄劍者,當全力盡閣下之職。將守護蘇菲緹雅之意志鑄入,此次便由閣下製作守護之武器"

  赫淮斯托斯的手指朝向羅迪翁射出一道光芒,落在羅迪翁腳邊的光影中出現了鐵塊。

  "若為赫淮斯托斯加持之鐵塊,當無材質不服之事。蘇菲緹雅,閣下願否隨同此人所造之武器,再度出擊?"

  兩人同時深深地點了頭。


  羅迪翁所全心打造的劍與盾牌,比過去的武器都讓蘇菲緹雅更得心應手。掌握住她的腕力及手形,羅迪翁竭盡所能地製成他的成果。

  「雖然已盡可能做到最好了,還是會感到不安哪。這把劍與盾,不管到哪都能守護住你吧……」

  對著懷抱掛念前來送行的羅迪翁,蘇菲緹雅爽朗地回應。

  「比起其他任何武器都還要讓人心安唷。帶著它,就像和你一起戰鬥一樣」

  帶著新的決心,蘇菲緹雅踏上旅程。在她前方,受邪惡種子侵襲的諸多土地,正盼望著淨化的時刻。



歷代劇情
。蘇菲緹雅@SE
蘇菲緹雅@SC
。蘇菲緹雅@SC2
蘇菲緹雅@SC3
蘇菲緹雅@SC4



Posted by soullegend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