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譯者神殿羊(korinaga@巴哈姆特電玩資訊站),如欲轉載請註明作者與出處。

洛克‧亞當斯
Rock Adams

年齡:42。
出身:英格蘭王國/倫敦,
   在新大陸成長。
身高:176cm。
體重:85kg。
生日:12月14日。
血型:不明。
武器:巨釘錘,
   「突擊」
流派:自有流派
家族:雙親行蹤不明、
   養子‧邦古(日前成人)

 
安靜無怨怖,是名為智者。
--釋迦牟尼《法句經》


  數年前,洛克自邪教集團的手中平安救出被綁架的邦古。那場戰鬥的代價是洛克心愛的斧頭毀壞,但他並不後悔。

  重獲自由的兩人,並未立即返回新大陸。越洋遠行是相當辛苦的一件事,洛克認為這對年幼的邦古而言負荷太大,他決定等到邦古成年後再重返家園。

      他們沿著海岸線北上,最後落腳在北歐定居。那裡有著嚴寒的冬天,以及與新大陸大相徑庭的自然風貌。

  大自然是最好的老師,蘊藏著無限的智慧,懷抱著虔誠的心接觸,就一定可以學到東西。除此之外,如果有必要的話,還會給予嚴正的教訓。洛克期望邦古能在這森羅萬象中學習並鍛鍊自己。

  然而面對嚴酷的大自然,卻常伴隨著相當的危險。幼童的身體並不能承受凜烈的寒風或激烈的暴風雨。這段時期,洛克總會扶持著邦古度過。

  偶爾他們也會和在地的獵人和漁夫交流,這麼的生活就在那兒持續下去。

  什麼是堅固可信的,什麼又是脆弱危險的。生活中最重要的一課,就是要辨別事物的本質,並不是單靠眼睛看就足夠。

  在一個暴風雪的夜晚,邦古在跨過積雪的山谷途中踩到薄冰,冰層破裂而身陷縫隙中,度過一整晚無法取暖的黑夜。夜盡天明,被洛克救出來的邦古神情憔悴,但雙眼的光采並未消褪。

  大自然,很可怕吧?洛克問著邦古。邦古語帶靦腆地答道:「嗯,是很可怕。但是,也不能這樣就討厭它……」

  聽到邦古這番回答,洛克心底明白,那個時刻就快到了。

  邦古選擇了一項先前尚未完成的行動作為成年禮──「單獨游過大洋」。對於邦古的獨行,洛克百感交集,對他而言,邦古已經是被他稱為「我的孩子」這樣的人了。

  ……又一次,要只剩自己孤獨一人。洛克閉上眼睛沈思。

  邦古回到自己的出生地,而我……。

  在看著邦古的成長期間,曾經些些許許思考過,自己真正的故鄉,並不是眼前這片遼闊大海對岸的廣大褐色平原,而是現在在他腳下這塊大陸的某處。連繫他和雙親的唯一線索就是「刀魂」。他曾為了尋找刀魂的所在而旅行,但結果是功敗垂成……。

  想到這裡,洛克輕輕地搖了搖頭。

  現在已和邦古分別了,當年的未竟之憾是否會再次重現?……不。

  ──我也是,要成為讓邦古誇耀的男人。

  為了「證明」,他也給了自己一個功課。先前探索刀魂卻半途而廢,要是有朝一日完成了,他就能挺起胸膛地宣稱自己是邦古的父親。

  自己和以前不一樣了,已經不是還在尋找刀魂時,對自己身分不安而動搖的自己了。歷經北國嚴苛的生活,洛克也同樣成長。這一趟,是為了確認自己的力量和意志而行。

  另外……。現在,自己也有該回去的地方了。

  少年的身影飛過心頭,洛克看了眼前汪洋最後一眼,便靜靜轉身離去。



補註:
  本篇引用句出自《法句經》第十九章「法住品」第258條,
  譯文出自了參法師之文言版譯本,
  全句原意為:
   人不會因為講得多就代表他是智者,
   唯有心境平和、無怨恨、無恐懼,才能稱作智者。

  洛克在SC3劇情用了許多SE、SC時的設定。
  所謂「相繫洛克和雙親的唯一線索『刀魂』」指的是作為航海貿易的亞當斯夫婦,
  在一次運送刀魂的途中遭受大海盜塞凡堤斯襲擊身亡,
  因此洛克認為藉由刀魂能找出自己的父母。

  「曾在探索刀魂半途而廢、對自己身分感到不安而動搖」一事,
  是在SE時洛克與蘇菲緹雅的交戰時,
  蘇菲緹雅說道:「你的刀刃在迷惑,是在守護什麼嗎?」讓洛克想到自己的身世。
歷代劇情
。洛克@SE
。洛克@SC
。洛克@SC2
洛克@SC3
洛克@SC4

創作者介紹

◆劍與魂的物語◆

soullegen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